国际要闻 南韩孤独死亡人数骤增 临终...

南韩孤独死亡人数骤增 临终最怕「遗体变垃圾」

【新三才综合报道】在一个丧礼往往要持续3天,宾客动辄好几百人的文化里,宋仁植最近的后事办得真够寒伧。只有一人致唁,而且是一位素未谋面的关心者。

朴姓吊客在首尔圣爱医院太平间遗体冷藏柜前的几子上摆水果、鱼干和人造花,燃香,鞠躬,一脸不耐的太平间主任迭迭催他赶快完事打包走人。

47岁的宋仁植7月去世,死后3天,遗体才在租住的小房间里发现,已经开始腐化。

他有此将就式丧礼,已算幸运。愈来愈多南韩人孤零零地死去,没有亲人相认。

「纽约时报」报导,南韩孤独死亡者从2011年682人剧增到去年1008人,足窥南韩人悠久珍视的传统家庭结构变迁之巨。南韩人大多从最近数十年的旺盛经济中受益,但经济与人口动荡也对家庭造成压力。

一位金姓基督教牧师说,在动荡中落后者愈来愈孤独,因为他们眼看着他们的小区毁于都更。金牧师在首尔山顶那些日益萎缩的贫民区工作,「贫民和老人走投无路」他说。

经济合作开发组织OECD10月公布34个成员国的年度评鉴报告『生活如何?』,在「遭遇困境时有无亲戚或朋友可依」这一项,南韩垫底。南韩最缺社会支持的是50岁以上老人。

金牧师说:「一个任令贫民与无靠者孤独死去而且后事无着的社会,是一个『心』正在死去的社会。」他主持的组织为孤死者完成简单的丧事。「他们临终最怕的就是遗体变垃圾。」

南韩以丧礼规模为丧家社会地位的尺度,看多少人上门吊唁,逗留多久。亲戚、朋友、同事对框在新鲜白菊花中的死者遗像鞠躬。吊客在现场席地而坐,有的过夜,丧家款以饮食,他们往往带来现金奠仪,帮丧家因应开销,花圈系着写了送花者大名的丝带,从灵堂绵延而出。

但南韩穷人办不起如此排场,有的甚至无力认领亲人遗体。特别是独居老人或街友。低收入阶级负担不起丧事,不敢出面认领。

南韩社会老化的速度在全球排前几名,65岁以上的人口目前占13.1%,在1980年是3.8%。

10月发表的【2015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评鉴25大经济体的退休所得,南韩排第24名,只赢印度。

去年,55至79岁的南韩人只有45%领养老金,平均月领431美元,是最起码生活成本的82%。

南韩的老人家庭约30%的月入掉在绝对贫穷线以下,但必须举证家人不愿或无力奉养他们,才能享受国家补助。许多人不愿举证,因为他们多年未与亲人联络,觉得没脸开口。

 

(新三才记者金主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香香)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