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國大選】川普在佛州談克...

【美國大選】川普在佛州談克林頓機器與媒體的墮落

分享

【新三才編譯報導】10月13日,在美國大選日只剩26天時,川普抵達佛羅里達州,在後援會上發表了一篇演說,點明希拉里•克林頓所屬的政治團體已無法解決當今美國衰退的困境,也對她所受到性騷擾的指控提出回擊。

以下為川普在該篇演說中有關於克林頓機器與媒體的部份摘錄:

  *   *   *   *   *

哇!這麼多人!謝謝!非常謝謝大家!來到這個可愛的佛羅里達州真好!

我們這次的(競選)行動,是要把一個失敗的、腐敗的政權給換掉,把眼前一個完全腐敗掉的政治團體給換掉,換上一個由美國人民所掌握的新政府。

眼前這個腐敗的政治團體已經沉淪到了沒有什麼事情是不敢作的,也沒有什麼謊言是不敢說的地步,一切只為了保住他們的特權與威望。

這個華府政治團體、幕後金援的企業、媒體公司,三者互為犄角,都有一個共同的理由:保護既得利益,並加以擴大。

譬如,一個貿易協議的通過為例,背後就涉及了許多國家、許多企業和遊說者所掌握的數万億美元的流動。在這些華府政治團體和利益相關人士的眼中是沒有局外人,而川普陣營是他們前所未見的,也讓他們真正感受到威脅。

試圖阻擋川普陣營的,都是和華府政治團體沆瀣一氣的。他們當權了,制定出災難性的貿易交易法案、涉及人數眾多的非法移民政策、以及讓我國財富枯竭的經濟與外交政策。這些政策毀了我們國內的工廠和工作,讓它們逃往海外的墨西哥、中國和世界各地。根據剛公佈的資料,我們國內生產總值(GDP)剛剛超出1%,而且預期會往下滑。美國的工人數目已經降到20年前的水平,而他們比以前更辛苦地在工作。

我可以告訴你:這是一個全球性的權力組織,他們制定的經濟決策,剝奪了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剝奪了美國的財富,而把這些錢放到少數幾個大企業和一些政治團體的口袋裡。

看看這個腐敗的政治團體對我們的城市做了什麼,看看底特律、看看密歇根州的弗林特、還有賓州,俄亥俄州,北卡羅來納州的許多鄉村城鎮,工作機會離去了,財富都被挪到他們的口袋裏了。除非換我當上總統,否則這些失去的東西再也要不回來了。

在這個政治權力組織的中心,就是「克林頓機器」(Clinton machine)。我們在《維基解密》的文件中看到了第一手資料,希拉里•克林頓秘密地與國際銀行會晤,圖謀破壞美國的優勢,以便圖利這些全球金融強權、她的好友和她金主的企業。

老實說,她是應該被關起來的。

就像在電子郵件中所顯示的,「克林頓機器」與媒體的聯繫非常緊密。聽好!希拉里•克林頓甚至於在她與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進行辯論之前,就已經取得了辯論的提問和答案。

希拉里•克林頓還獲得了對《紐約時報》是否可以刊登有關於她的報導的決定權。

但是,他們絕對不會這樣對待我。

電子郵件還顯示了,記者們直接與希拉里陣營合作,要幫助她贏得這場大選。

新聞媒體,正是「克林頓機器」佈下的最強大的武器。

這一點,讓我們看清一件事:我們國家的媒體,已經不再是新聞業者了。他們是隸屬於一個特殊利益的政治團體,和遊說者或幕後金主的企業別無兩樣了,其政治議程並不適合你我,而是為他們自己在安排的。

他們的政治議程是不計任何代價,不在乎多少條生命,就是要設法讓希拉里•克林頓當選。

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戰爭,一場沒有任何越界顧忌的戰爭。但是,相信我,這是我們為自己國家爭取生存,也是我們最後一次的機會。記住,把11月8日這一天騰出來(去投票)!

這次選舉將決定我們是一個自由的國家,還是一個只具有民主假象,實際上是由少數特殊利益集團所操控的系統。現實上,幾乎全世界已經都知道,他們夥同金主的企業及媒體,來加強對於這個國家的控制。任何挑戰他們的人,都會被說成是性別歧視者、種族主義者、仇外主義者、道德墮落者。

他們會攻擊你,誹謗你,設法摧毀你的事業和家庭,破壞你的聲譽,你的一切。他們會說謊,說謊,再說謊,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

有據可查的是,當權的政治集團已經在國務院和「克林頓基金會」大規模地掩蓋了希拉里•克林頓廣泛的犯罪證據,以保持克林頓們的權力。

在歷史上,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竟有如此大膽遮掩罪證的,包括被銷毀的33,000封電子郵件,13支手機(有些被錘壞的),還有筆記本電腦,以及一些證據盒子被遺失等等離奇事例。

這種能夠對我們國家犯下如此罪行的人,是一樣能夠做出任何(不法)事情的人。所以,我先來談談克林頓機器和《紐約時報》以及其他媒體在昨晚所拋出的誹謗,作為他們惡毒攻擊我的一個實例。

這個攻擊不是巧合,所有的攻擊都在同一時刻發出,就是在《維基解密》揭露了克林頓機器涉入國際腐敗多達2,000封電子郵件的同時。

這些攻擊中,說我對女性的不當行為與惡毒言語,完全不是事實。

克林頓夫婦知道,他們都很清楚。這些都是編出來的。他們是徹頭徹尾的在說謊。你看看他們這些人,看看他們的過去,你就會明白的。

這些謊言都取自過去一些不實的報導。而媒體也不想去作一些最基本的求證。

六個月前,《紐約時報》寫了一個長篇故事攻擊我,後來,這篇報導被證實為虛構故事,而《紐約時報》卻用了頭版、正中央、配上彩色圖片的方式大辣辣地刊出,這讓他們非常尷尬,這將是我們準備對他們提告的一部分。

現在,同樣是那兩位報導失實的作家,他們早該被《紐約時報》炒魷魚的人,竟然再編造另一個假的故事。說是30多年前,發生在飛機上的故事,可是沒有證人,什麼也沒有。

接著,《時人雜誌》(People Magazine)的一位作家,她曾經在我和梅拉尼亞(Melania)結婚周年時寫了一篇關於我們夫妻的故事。那個故事是美好的。它過去是挺美的。但是,昨天晚上,在12年後,我們聽到了與12年前不同的版本,說我在採訪中對她做出了不當的行為。

我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為什麼這一段沒有出現在20年前或12年前呢?為什麼它過去沒有出現在任何報導之中呢?那時,我可是《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當紅的電視明星之一,那件事足以使它成為當年的熱門新聞之一,為什麼那時沒有出現過呢?再想想吧,當時梅拉尼亞正懷孕,我們在慶祝結婚周年,她說,我對她不軌,順便說一下,那個地區是一個公共區域,人來人往的地方。

你好好看看。看看她,看看她說的話。你再來告訴我,你的想法。

這些人是可怕的。他們是很可怕的,很可怕的騙子。耐人尋味的是,它就發生在距離我們非常重要的大選前26天,這是不是很奇妙呢?

順便再說一句,那次的採訪是在一個每個人都可以看到的房間。它有玻璃牆。它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Mar-A-Lago。你能相信嗎?為什麼這個,她沒有寫在故事裡,那可是年度大新聞呢!

其他媒體也一樣不誠實,也跟著多次報導了這個女人的故事。他們都很興奮。但是,在看到我們給他們發的證據之後,他們都拒絕更正。也沒有任何報導。

說白了,《紐約時報》現在正在拚命地為其財務欠佳在努力。如果你想知道新聞真相,在幾年內,它可能不會有了。

我不會允許這個競選行動被克林頓機器轉移成為在談論他們所發出的誹謗和謊言,而是要選民繼續來關注美國人民面臨的問題。

我也要盡可能地說清楚,這些攻擊是由希拉里•克林頓和他們的媒體聯盟製作出來的。希拉里唯一要做的就是新聞,沒有了新聞,她絕對是零。

腐敗的政治團體知道我們是他們的一個巨大的威脅。他們也知道,如果讓我們贏了,他們的力量就會消失。我們政府上空的烏雲可以被清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光明的未來。但這一切都取決於我們是否繼續讓這些腐敗媒體來決定我們的未來,還是讓美國人民決定我們的未來。

 

譯者︰八月(譯)
出處︰NPR 網站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