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武漢肺炎前線】郵輪公司面...

【武漢肺炎前線】郵輪公司面臨武漢肺炎爆發的法律風暴

分享

【新三才首發】乘客、機組人員和投資者發動起訴世界前三大郵輪公司,指控其對武漢肺炎爆發的處理不當。

[延伸閱讀推薦:【武漢肺炎前線】精華回顧系列]

[延伸閱讀推薦:三才新語:武漢肺炎精選系列評論]

嘉年華公司、皇家加勒比海和挪威人郵輪公司合計佔全球郵輪業收入的近70%,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法律風暴,此前船上的武漢肺炎爆發導致數千人患病,許多人死亡。

起訴這幾家郵輪經營者的人包括一名失去丈夫的美國婦女、一群遭受經濟打擊的投資者以及一名後來確診武漢肺炎的保加利亞船員。

自嘉年華公司的「鑽石公主號」郵輪於2月初在日本橫濱港被隔離以來,已有43艘郵輪上的3,000多人確診武漢肺炎。

但是大多數郵輪的行程一直持續到2月和3月初,只有當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於3月14日發布禁航命令時,該行業才暫停新航次。該機構援引了人們對郵輪高傳輸率以及有跡象表明,下船的乘客正在該疾病傳播至遠離水域的社區。

根據船舶追踪網站Cruise-Mapper的數據,迄今為止,至少有69名郵輪乘客死於武漢肺炎。批評人士稱,船上的危機反映了一種行業文化,這種文化優先考慮「利潤高於生命」,並通常無視乘客和船員的安全。

美國德克薩斯州的蘇珊·多瑞蒂(Susan Dorety)起​​訴嘉年華(Carnival)的公主郵輪公司(Princess Cruise Lines),罪名是她的丈夫邁克爾(Michael)於三月下旬死於武漢肺炎。這位68歲的退休消防員在這對夫婦慶祝40週年的旅行中,在「大公主號」上感染了該病。

蘇珊說,當他們夫妻倆於2月21日在加州登上「大公主號」時,心情非常歡喜。「我們充滿信心,如果有問題,他們不會讓我們繼續前進。」

但是蘇珊所不知道的是,該船上一次前往墨西哥的航行中至少有一名乘客曾在船上尋求呼吸道疾病的護理。根據法院文件,「大公主號」郵輪出發四天後,Princess Cruise Lines向所有在舊金山下船的乘客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告知他們可能感染該病毒。

但是,儘管有62名乘客和上次旅行的船員留在了船上,船公司卻未通知船上的人員。

後來一名前乘客於3月4日在醫院死亡-這是加州首例因武漢肺炎死亡的消息。五天後,這艘船提前返回舊金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派遣直升機過來提供了病毒測試套件。

而她先生邁克爾則確診後於3月20日在醫院死亡。

蘇珊的律師魯斯蒂·哈丁(Rusty Hardin)說,鑑於日本「鑽石公主號」當時的疫情爆發,「大公主號」的行為「令人髮指」。他說:「他們之前已經意識到了危險。」「這家郵輪公司把金錢置於乘客福祉之上,而就是這使邁克爾喪命。」

之後,「大公主號」確診了100多名患者,而死於武漢肺炎的第二名乘客家庭也起訴公主郵輪公司過失。

同時,澳大利亞警方在3月下旬允許乘客在悉尼下船後,對該公司的另一艘船「紅寶石公主號」 展開了刑事調查,更加劇了這一系列案件。

嘉年華擁有的郵輪公司Costa Costas也面臨著法律訴訟,Costa Luminosa船上的乘客聲稱儘管知道某些乘客有武漢肺炎症狀,但該船仍在航行。

邁克爾逝世前後,另一艘郵輪在法國西北部的聖納澤爾(St Nazaire),為首航做準備。該國已經在應對重大疫情,該船有1,400名船員。來自保加利亞的船員亞歷山德拉·內德爾切娃(Alexandra Nedeltcheva)就在其中。

她說儘管法國當時的確診數量已經有所增加,她的上司仍拒絕允許船員戴著口罩或加強船上的衛生措施。直到3月25日,所有船員被隔離,最後她和200多名機組人員都確診了武漢肺炎。

內德爾切娃現在已在美國對皇家加勒比(Royal Caribbean)發起了集體訴訟。她說她知道她不會找回工作,但是希望訴訟可以「為子孫後代改變一些東西」。她說:「對他們(郵輪公司)來說,小船員的安全並不重要。他們不把我們當作普通人對待。我認為這是不能接受的。」

第三大郵輪公司挪威人(Norwegian)則是面臨著來自投資者的法律訴訟。媒體報導稱挪威人公司指示其銷售人員為了業績而低估該病的嚴重性。訴訟稱該公司的「錯誤作為和不作為,以及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值的急劇下降」使投資者遭受了「重大損失和損害」。

法律專家說,這場危機凸顯了對該行業進行更多監督的必要性。大多數郵輪公司都在加勒比海避稅天堂註冊,這使它們可以規避歐洲和美國的勞工和環境法律。

海事律師詹姆斯·沃克(James Walker)表示,郵輪運營商從未見過「如此規模的訴訟」。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