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中共《國家安全法》威脅香港...

中共《國家安全法》威脅香港學術自由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中共人大在5月28日批准了一項針對香港的《國家安全法》,該法繞開香港地方立法機關,將顛覆、分裂國家,外國干涉和恐怖主義定為犯罪。中共官方媒體稱,新法律尚未起草,但可能在下個月生效。中共在香港引入新的安全法計劃引起了當地學者擔心將導致政府干預研究,限制參與國際合作並加強自我審查。

針對此一《國家安全法》,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都表示,這違反了1984年中英兩國在2047年之前保護該城市自治的協定。由於這項新法律,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5月29日表示,他將採取步驟,終止美國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例如免徵從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徵收的關稅。

這項《國家安全法》立法是在香港大規模街頭抗議活動一年之後訂定的。該抗議活動始於2019年6月,當時香港政府提出了修訂《逃犯條例》。該法案後來被撤回,但抗議活動仍在繼續,其中包括在幾個大學校園中學生與警察之間的暴力衝突。較小規模的街頭抗議活動仍在定期進行。

儘管尚未披露國家安全法的具體細節,但中共傾向於在起草和應用其法律時使用最模糊、最廣泛的術語,這意味著對大量問題的研究可能會成為香港學者的禁忌。立法將使海外學者對與香港同行進行研究合作的成效和意願產生寒蟬效應。

一些學者擔心法律可能允許中共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干涉獨立研究。「香港的學術界非常擔心可能的變化,」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大學行政人員說,他們擔心國家安全法可能被用來限制敏感研究的發表,例如有關武漢病毒的研究。大陸的科學家需要政府批准才能發表有關大流行起源的研究。一位香港科學雜誌編輯委員會成員也要求匿名,因為他們需要獲得新聞界的發言權,他們表示擔心外國研究經費或國際合作,尤其是與美國的合作,可能被定義為外國干預並受法律限制。這個法令使華裔美國科學家感到不安。

一些學者認為,新法律對研究的最大影響之一將是自我審查制度風險的提高。研究人員已經對發表評論或發表可能使中共感到不安的研究保持警惕,例如,可能影響金融市場穩定的工作、大型疫苗試驗的負面結果。香港中文大學醫學系副院長謝克哈爾·馬德胡卡·庫姆塔(Shekhar Madhukar Kumta)說,根據新法律,無論是否有違反法律的風險,更多的研究人員可能會對此感到擔憂。

一位在香港大學學習科學和道德的外國研究員因擔心自己的言論會危害他們的工作簽證而要求匿名,他說他們在香港生活時不再能批評中央政府的科學技術實踐,並擔心安全法可能會為此類批評帶來監禁的風險。他們說:「甚至科學都可以政治化。」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37條,香港的大學管理人員和學者絕對不可能繼續居住在象牙塔中,如此才能保證了教育機構的學術自由。由於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將大學視為意識形態工程和控制的主要場所,香港人對中共干預香港的教育問題感到不安。中共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確實使圍繞這一問題的「政治正確性」起到強制性,並對香港的大學和學術自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2013年中共內部的機密指令明確指出不可談論的主題,除了台灣、西藏和天安門(Taiwan, Tibet and Tiananmen)這三個Ts外,還列出了七個「不可言論」。這七個是:普世價值、言論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新自由主義和司法獨立。

而香港大學的學者將不得不考慮,與中國以外的學者和科學家一起從事學術和科學的工作將有可能被判處很長的刑期–除非該主題與金融科技或國際仲裁一樣無爭議性。

國際化一直是大學取得成功的關鍵,過去香港大學因國際排名而感到非常自豪。國際化的關鍵部分在於與世界各地學者的研究合作。由於該法律將適用於香港的任何人,因此海外學者可能也會給予香港同行以廣泛的支持。但香港許多持外國護照的學者會做什麼?以在中國被捕的加拿大人為例,他們被華為、北京、渥太華和華盛頓之間的交火所困,這些外國學者可能會認為立即離開香港是最明智的選擇。對香港大學的損害將是災難性的。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