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媒:中共強摘中國人器官獲...

美媒:中共強摘中國人器官獲利

分享

【新三才首發】據美國《福克斯新聞》報導,幾十年來,中國共產黨聲稱其依靠被處決的囚犯來進行其器官移植貿易,且聲稱現在所有的人體器官都嚴格地死於死後的「自願」捐助者,但人權活動家和國際領導人仍在收集證據,證明飽受困境的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社區(又稱東突厥斯坦)可能是繼長期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爭議後最新的另一個爭議,中共批准的一長串「受害者」都因其心臟,肺部,肝臟,腎臟和其他重要身體部位而被殺害,有時甚至還活著從他們的體內摘除。

本月早些時候,兩個維吾爾族組織-東突厥斯坦民族覺醒運動和東突厥斯坦流亡政府-向國際刑事法院投訴中共領導人,指控最高領導人對維吾爾族人犯下了種族滅絕罪,包括從主要是穆斯林突厥族裔群體偷竊器官,並敦促進行調查。

此舉是在今年早些時候由總部設在倫敦的由七人組成的中國法庭完成的定罪報告之後舉行的,該法庭由著名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杰弗裡·尼斯·QC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擔任主席,他也是負責確保對塞爾維亞領導人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SlobodanMilošević)在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犯有戰爭罪指控會受到制裁。

法庭以「毫無疑問的不確定性」斷定,「在中國,從良心犯中摘取器官的做法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 雖然據說大多數受害者是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這是一個偏向佛教的宗教和群體,但越來越多的人擔心維吾爾族人正成為一個更大的目標。

「通過集中在單一的被關押人群(法輪功修煉者),中共從本質上已經從我所謂的「活摘1.0」(針對法輪功修煉者)演變為「活摘2.0」。」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向《福克斯新聞》表示,他是「結束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的聯合創始人,也是2017年諾貝爾獎提名人。「目前的系統——有系統地選擇健康的年輕人進行活體器官摘除,將器官運送到工業規模的醫院以及移植到國內外接受者——更快,更有效,並且更好地隱藏在世界的監督之外。 」

根據在國外尋求避難的多個倖存者和家人的說法,大約四年前,中共官員開始對新疆的那些人進行詳盡的體檢,包括超聲和血液樣本檢查。但是,立即有人懷疑該數據被用於確定誰擁有最健康的器官以便進行所謂的「捐贈」。
古特曼說:「這種選擇純粹針對特定種族:因為新疆一半以上的漢族人口都免於接受這樣的醫學檢查。」

維吾爾族古拉格倖存者奧默·巴卡里(Omer Bakari)在倫敦的維吾爾族世界維吾爾人大會上為《福克斯新聞》提供的證詞中說,他在2017年3月下旬於Pichan的警察局接受了第一輪強迫血液和尿液檢查,並進行了眼睛和全身檢查。第二個月他在醫院接受了第二次檢查,然後被「扔」進了卡爾邁監獄,在這裡他被鞭打毆打,並和社區中的其他人關在一起,這些人都在格子籠中被「像肉一樣吊著」。他懷疑自己正在接受檢查,可能會被摘除器官。

同樣,現年46歲的古爾巴哈爾·耶利洛娃(Gulbahar Jelilova)表示,她在前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為出口業務接貨時,於2017年5月被中國當局扣押。

她聲稱自己隨後被迫作出虛假的供認,稱她已將錢轉移到了一個她從未聽說過的土耳其公司,並作證說在整個15個月的監禁期間中,所有婦女都被發放了阻止月經週期的藥片,並且她很早就被脫光衣服進行身體檢查。

加拿大人權律師戴維·馬塔斯(David Matas)對非法摘取器官問題進行了廣泛研究,他強調說,在新疆喀什機場,甚至有各種語言的標誌,表明將器官運送到飛機以出口到國外的路線。一張2018年9月發布的照片顯示了該「優先通道」。

關於維吾爾族穆斯林可能成為襲擊目標的另一可能就是,有報導表明,許多前往中國搶救生命器官的人來自富裕的中東國家。因此,對「清真」器官的需求——不受豬肉等飲食選擇影響的身體以及與伊斯蘭教徒保持飲食習慣的人的需求——是存在的。

古特曼斷言,雖然沒有關於「清真器官」的廣告,但有幾項證據跟該說法有關,其中包括記載寫著「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中央醫院的中東國家器官遊客」的文件。

他繼續說:「過去幾年,天津中央醫院的外國人入口會禮貌地詢問您是否要使用英語或阿拉伯語。」「最近,至少有一家中國醫院向全世界公開宣稱,它擁有一個非常漂亮的穆斯林祈禱室和一家清真餐廳。」

專家們說,最重要的市場是國內市場,而器官購買者則來自世界各地。
馬塔斯說:「最大的客戶是有錢人或有政治聯繫的當地華人。」「而最大的外國客戶是日本人、南韓人和沙特人。」

東突厥斯坦政府總理沙利赫·休達亞(Salih Hudayar)指出:「維吾爾族囚犯也已被轉移到韓國邊境附近的黑龍江省;眾所周知,韓國是器官大市場。」

但是,鑑於新疆的廣泛鎮壓,對於外部調查人員而言,要深入了解是極具挑戰的事。

據估計,有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族人「消失」在集中營中,中共稱之為「再教育營地」,是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必要國家安全工具。此外,受害者的屍體會被迅速處置——通常告訴家人,他們原本健康的親人突然死亡,並在觀察和掩埋屍體時受到當局的密切監督。

儘管如此,中共仍一再否認使用不道德的器官移植做法,並堅稱其在2015年已經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

然而,2019年11月在BMC醫學倫理雜誌上發表的一項調查指責中國「系統地偽造和操縱官方器官移植數據集」,以掩蓋自願捐贈者登記的數量與發生移植手術的數量相比的情況。

活動人士將其稱為「醫學上的種族滅絕」,據估計,這種快速的器官移植貿易每年為中共的私人口袋賺進至少10億美元。

總部位於美國的「中國器官摘取研究中心」說:「自2000年以來,每年平均有1到2所中國肝病醫院可以與整個美國的移植數量相當。」該機構聲稱已對中國200多家醫院進行了梳理。研究結果包括其收入、床位數、病床利用率、外科專業知識、培訓計劃,以及國家資金等。「雖然中共官員聲稱中國每年只進行約10,000例移植手術,但光是少數幾家醫院就可以輕鬆超過這一年度數字。根據中共當局規定的最低處理能力要求,這164家獲批准的移植醫院每年可能進行70,000例移植手術」。

中共當局醫療部門誇耀中國進行了世界上最多的移植手術,超過了美國每年進行的4萬例移植手術,但其「自願」性質的情況仍然模糊不清。

「大多數中國人按照其傳統都不願捐贈器官,因此我們認為強迫器官摘取仍在繼續。我們高度懷疑東突厥斯坦正在發生這種情況,因為許多受害者的屍體在集中地死亡。甚至營地和監獄都未將屍體歸還其家人。」休達亞表示。「在屍體歸還家屬的情況下,在屍體的某些部位,例如腎臟,都有可見的縫線。」

他還強調說,成千上萬的維吾爾人「被秘密轉移到河南等中國省份的監獄中,那裡有五家知名的中國醫院,研究人員涉嫌參與器官摘取工作」。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委員加里·鮑爾(Gary Bauer)表示:「鑑於其在宗教自由方面的記錄,我們沒有理由相信中共的否認說法。」「(中共)當局缺乏透明度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不幸的是,這種野蠻行徑的大多數受害者都因此喪生,因此他們無法為自己的苦難發聲。」

但是,儘管國際社會對可能的活摘器官和維吾爾族人表示了嚴重關切,但尚無任何國家或國際機構實際進行正式的調查和起訴程序。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