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三才新語:美國終結與共產主...

三才新語:美國終結與共產主義中國的「盲目交往」

分享

【新三才首發】在美國命令中共關閉休士頓領事館的第二天,美國國務卿邁克·龐佩奧(Mike Pompeo)於2020年7月23日在南加州的尼克森圖書館發表了關於「共產主義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重要演說。

在尼克森圖書館講話時,龐佩奧宣布終結「與中國盲目交往的舊慣例」。自從尼克森總統於1972年訪問中國並啟動與中國共產黨的夥伴關係以來,這是幾十年來的頭一次,美國政府公開承認中國共產黨的危險本質,中共的罪行會危害美國以及世界各國。

龐佩奧接著說:「我們向中國公民張開雙臂,卻只看到中共一貫的在利用著我們自由開放的社會。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堅信其破敗的極權主義思想。」也許這是龐佩奧針對中共最尖銳的批評。

龐佩奧呼籲美國各界要扭轉⾧達幾十年的政策,這種政策只會讓中國共產黨受益,對任何人卻都沒有好處。它侵蝕自由世界的價值,它利用極權手段對它的人民進行洗腦與控制,劫持異議人士並加以判刑關押。在⾧達幾十年,歷經數位美國總統的任期中,美國傾全力讓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與世界融合。中共卻利用這樣的機會,透過強勢貿易並挾著 14 億人口的市場誘惑,用各種手段把共產黨的細胞散佈到全世界。

龐佩奧還說:「共產黨總是撒謊,但是最大的謊言是中國共產黨說他代表中國14億的人民說話,而中共卻監視與壓迫人民使人民不敢說出真相。恰恰相反,中共懼怕中國人民的誠實言論更甚於任何被他視為敵人的外國,除了懼怕失去對權力的控制之外,他們沒有理由這麼做。」

這是川普政府針對中國的一系列演講和行動的一部分。

龐佩奧呼籲世界各國政府與美國合作,與美國一起捍衛西方民主和普世價值,他說:「如果我們現在對中共屈膝,我們的子孫可能會受到中共的蹂躪,中共的行為對自由的世界是主要的威脅。」

龐佩奧的演講全文:

謝謝! 謝謝你們! 謝謝州⾧您非常大方的的介紹。的確是這樣,當您走進那個體育館,說出「龐佩奧」的名字時,現場就會響起一陣歡與呼群眾的低聲交談。我有一位兄弟,馬克,他曾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籃球運動員。

我們是否歡迎一下藍鷹榮譽衛隊(The Blue Eagles Honor Guard)和資深飛行員凱拉·海史密斯(Kayla Highsmith),她那精彩的國歌表演的如何呢? (現場響起掌聲。)

也要感謝勞瑞牧師那令人感動的祈禱,我還要感謝修伊特和尼克森基金會的邀請讓我來這個重要的美國機構演講。很高興能由空軍人員演唱,由海軍陸戰隊介紹,他們讓陸軍戰士來到海軍的房子前面。(現場響起笑聲)一切都很美好。

很榮幸來到約巴·林達(Yorba Linda)這個地方,尼克森總統的父親在這裡蓋了這間房屋,尼克森也在這裡出生長大。

對於促成今天這場盛會的尼克森中心董事會和工作人員而言,在當下的時空環境,使我和我的團隊今天能夠在此與會是一件困難的事,我在此感謝你們。

我們很幸運在今天的來賓中有一些特別的人物,包括我認識的克里斯·尼克森(Chris Nixon)。

我也要感謝翠西雅·尼克森(Tricia Nixon)和朱莉葉·尼克森·艾森豪( Julie Nixon Eisenhower)對這次盛會的支援。

我要嘉勉幾位勇敢的中國異議人士,他們經過長途旅行來到此地參加今天的盛會。

對於所有其他尊貴的客人(響起掌聲),對於所有其他尊貴的客人(因掌聲響起再說第二次),感謝您的光臨。對於那些在篷架下的人,您一定已經付出了額外的費用。

也感謝那些正在觀看直播的觀眾。

最後,正如州長所說,我在聖塔安娜出生,離這裡不遠。我的姐姐和她的丈夫也在今天的聽眾當中。謝謝大家的光臨。我敢打賭,您從沒想過我會站在這裡。

今天我的講話是我在一系列中國演講中的第四次講話,我請了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瑞(Chris Wray)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Barr)與我一起發言。

我們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目標,一個真正的使命。就是去說明美國與中國關係的不同面向,說明過去數十年來所建構的這種關係已經出現巨大的失衡,以及中國共產黨為其霸權所構建的謀劃。

我們的目標是要明確指出,川普總統的中國政策是明確的,是要解決中共對美國人的威脅,並且我們已建立確保這些自由的戰略。

歐布萊恩大使談到了意識形態。聯邦調查局局⾧瑞談到了間諜活動。司法部⾧巴爾談到了經濟。

而我今天現在的目標是要將這些全部說給美國人民了解,並詳細說明中國對我國經濟與自由的威脅手段,乃至於對全球自由民主國家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自從季辛吉博士秘密訪問中國以來,到明年就已經有半個世紀了,而 2022 年就是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 50 週年。世界已經與當時大不相同了。

我們曾經以為與中國締約接觸將會創造一個彼此禮讓的光明承諾與友好合作的未來。

但是今天我們仍然戴著口罩,看著感染武漢肺炎大流行的人數持續增加,就因為中共對世界的承諾沒有兌現。我們每天早上都在閱讀著香港和新疆被中共鎮壓的新聞。

我們看到中國濫用貿易行為導致大量美國人失業,並給整個美國的經濟帶來了沉重打擊,包括南加州這裡。而且我們正在看著一支更具威脅性的中國軍隊越來越強大。

我會回答從加州到我的家鄉堪薩斯州,以及其他地區的美國人心中的疑問:
從與中國交往至今 50 年,美國人民現在必須展現什麼?
我們的總統所曾經提出的中國將朝向自由與民主發展的理論是否正確?
這是中國對雙贏局面的定義嗎?
實際上,從國務卿的角度來看,美國更安全嗎?我們是否有更大的可能為我們自己實現和平,並且為我們的後代子孫保有和平?

你看,我們必須承認一個艱難的事實。我們必須承認一個將指導我們在未來幾十年中發展的艱難事實,如果我們要擁有一個自由的21世紀,而不是習近平所夢想的中國世紀,那麼與中國盲目交往的舊模式就不能如此簡單地因循了事。我們決不能繼續,也絕不能重返老路。

正如川普總統已經明確指出的那樣,我們需要一項保護美國經濟乃至我們生活方式的戰略。 自由世界必須戰勝這一個新暴政。

現在,在我似乎企欲拆除尼克森總統所留下來的遺物之前,我想明確地說,他做了當時他認為最適合美國人民的事情,而且他很可能是對的。

正如我們大家所知道的那樣,尼克森是對中國很有研究的傑出學者,冷靜的勇士,對中國人民充滿尊敬。

尼克森總統認識到中國太重要了,以至於無法忽視它,即使中國由於自身殘暴的共產主義以致當年是很疲弱的。基於此點,尼克森總統應該享有巨大的榮譽。

1967 年,尼克森在一篇非常著名的外交事務文章中解釋了他的未來戰略。 他的話是這樣說的:「從長遠來看,我們根本無法永遠把中國排除在國際大家庭之外,在中國改變之前,世界不會安全。 因此,我們的目標是在我們做得到的範圍內,我們必須掌控事件狀況。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引發改變。」

我認為這是整篇文章中的關鍵詞:「引發改變」。

因此,在歷史性的北京之行中,尼克森總統開啟了我們與中國交往的戰略。他目的崇高地尋求一個更自由,更安全的世界,並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兌現這一承諾。

隨著時間的流逝,美國決策者越來越以為隨著中國變得更加繁榮,它將會開放,它會讓國內變得更加自由,理所當然對別國的威脅會越來越小,它將會變得更加友善。我肯定這一切(推測)似乎都將是順理成章的。

但是那個必然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一直在進行的這種與中國交流接觸並沒有帶來尼克森總統希望引發的中國內部變化。

事實是,我們的對中政策以及其他自由國家的對中政策反而使中國衰落的經濟復甦了,更看到北京咬住了養育它的國際雙手。

我們向中國公民張開雙臂,卻只是看到中國共產黨利用我們自由開放的社會。中國派遣宣傳人員參加了我們的新聞發布會、研究中心、高中、大學,甚至參加了 PTA 會議。

我們將台灣的朋友邊緣化,(幸好)後來台灣蓬勃的發展成為繁榮的民主國家。

我們給予中國共產黨和其政權本身特殊的經濟待遇,竟然看到中共堅持不可對其侵犯人權的行為發聲,並且變成是它許可西方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代價(條件)。

前一天,歐布萊恩大使舉了幾個例子,像萬豪酒店、美國航空、達美航空,和聯合航空都從其公司的網站上刪除了有關台灣的訊息,以免激怒北京。

在距離此地不遠的好萊塢,美國創作自由的中心以及自封為社會正義仲裁者的組織,都在進行自我審查,刪除所有甚至只是很輕微的對中國不利的參考內容。

企業默許中國共產黨的行為也在世界各地發生。

這種企業忠誠度如何維持?奉承中共會得到獎勵嗎?我引述司法部⾧巴爾的話,他在上週的一次演講中說:「中國統治者的最終野心不是與美國進行貿易,他是要劫掠美國。」

中國剽竊了我們寶貴的知識財產和商業機密,導致美國各地數百萬個就業機會消失。它從美國吸走了供應鏈,然後找監獄裡的奴隸勞力來加工產製產品。它使世界上主要的國際貿易海上航道變得不安全。

尼克森總統曾經說過,他擔心將全世界向中共開放會創造一個「科學怪人」,如今這就是了。

現在,有善念的人可以辯論為什麼自由國家允許這些年來這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也許是我們對中國致命的共產主義太天真,或者我們在冷戰後取得勝利而得意忘形,或者是對資本主義沒信心,或者被北京所說的「和平崛起」所欺騙。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今天的中國在國內越來越專制,對世界其他地區的自由充滿挑釁敵意。

川普總統說:夠了。

我不認為在現場走道兩邊會有很多人對我今天提出的事實提出異議。 但是即使到現在,也有人堅持認為,為了對話的緣故,我們應該保留對話的模式。

現在,要明確地說,我們會繼續討論。 但是這幾天的對話是不同的。幾週前,我去了檀香山與楊潔篪會談。

不過還是同樣的老故事,話很多,但實際上沒有任何要改變作為的提議。

楊的承諾就像中共在他之前做出的許多承諾一樣,都是空洞的。我想,他的期望是我會屈服於他們的要求,因為坦白說,這是許多前任政府所做的。但我沒有,川普總統也不會。

正如歐布萊恩大使解釋的很好那樣,我們必須記住,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那個已經徹底失敗的極權主義思想的真實信徒。

正是這種意識形態,正是這種意識形態反映了他數十年來對全球共產主義中國霸權的渴望。 美國再也不能忽視我們兩國之間政治和意識形態根本上的差異,就像中共從來沒有忽視它們一樣。

我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任職,以及後來擔任中央情報局局⾧的經驗,加上我現在擔任美國國務卿兩年多的經驗,使我理解到真正的問題所在。

而唯一的方法-真正改變共產主義中國的唯一方法,不是根據中國領導人的言論行事,而是根據他們的所做所為來作回應。您將會看到美國政策對此結論做出回應。雷根總統曾說,他是以「信任但要核實」的基礎與蘇聯打交道的。而對於中共,我說我們必須採取 「不信任並且要核實」。(響起掌聲。)

我們是世界上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像尼克森總統所希望的那樣,促使中國發生變化。我們必須以更具創造性和果斷性的方式促使中國進行變革,因為北京的行動威脅著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繁榮。

我們必須開始改變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伙伴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我們必須告訴夥伴實話。我們不能把這個偽裝成正常國家的中國像其他任何國家一樣看待。

我們知道,與中國進行貿易不像與一個正常而能夠遵守法律的國家那樣。北京在國際上威脅說,協議只是個建議,它將協議視為建議,它將國際間的協議作為主導它在全球地位的管道。

但是,通過堅持公平條款,就像我們的貿易代表在獲得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所做的那樣,我們可以迫使中國考慮其對於知慧財產權的盜竊和損害美國工人的政策。

我們也知道,與擁有中國共產黨支持的公司做生意和跟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不同。他們不回答獨立董事會的問題,而且其中許多是由國家贊助的,因此無需追求利潤。

華為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們不再假裝華為只是一家讓您可以和朋友聊天的無辜的電信公司。我們視華為是真正的國家安全威脅,因此我們採取了相對應的行動。

我們也知道,如果我們的公司在中國投資,這些公司可能會有意或無意地支持共產黨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因此,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已批准並將那些危害和濫用世界人民最基本權利的中國領導人和實體列入黑名單。多家機構已就此共同進行商業諮詢,以確保我們企業的 CEO 了解其供應鏈在中國境內如何因應。

我們也知道,我們也知道並非所有的中國留學生和工人都只是來這裡賺錢和學習一些知識的普通學生和工人。他們當中有太多人來這裡竊取我們的智慧財產並將其帶回中國。

司法部和其他機構已對這些罪行進行了嚴厲的懲罰。

我們知道,解放軍也不是正常的軍隊。其目的是維護中國共產黨精英的絕對統治,擴展大中國帝國,而不是在保護中國人民。

因此,美國國防部加大了工作力度,擴大在中國東海,南海以及貫穿台灣海峽的航行自由演練。

我們還建立了一支太空部隊,以阻止中國對這一最後邊界的侵略。

因此,坦率地說,我們在美國國務院制定了一套與中國打交道的新政策,推動川普總統實現公正與互惠的目標,以改寫幾十年來不斷加劇的失衡。

就在本週,我們宣布關閉在休斯頓的中國領事館,因為它是間諜和盜竊智慧財產的中心基地。(響起掌聲)

兩週前,我們在南中國海伸張了八年來一直被中國藐視的國際法。

我們呼籲中國節制其核武能量以符合當今時代的戰略現實。

國務院在世界各地,各個層面都與我們的中國對手進行了交流,只是簡單的要求公平與互惠。

但是我們的方法不只是要變得強硬。那不可能達到我們想要的結果。我們還必須與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中國人民互動並賦予他們權力,他們與中國共產黨是完全不同的。

這要從面對面的交流開始。(響起掌聲)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遇到了有才華和勤奮的中國人,有男有女。

我遇到了逃離新疆集中營的維吾爾族人和哈薩克族人。我已經與香港的民主領袖進行了交談,從禪宗紅衣主教到黎智英。兩天前,我在倫敦會見了香港自由戰士羅冠聰。

上個月在我的辦公室裡,我聽到了天安門廣場倖存者的故事,其中之一今天就在這裡。

王丹是一名重要的人士,他從未停止為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王先生,可以請您站起來以便我們看到您嗎?(響起掌聲)

今天與我們同在的還有中國民主運動之父魏京生。他為了他的主張被關在中國的勞改營中度過了幾十年的時間。魏先生,你能站起來嗎? (響起掌聲。)

我在冷戰時期投身軍隊服役並⾧大。從中我學到一件事,共產黨人幾乎總是撒謊。他們告訴我們的最大謊言就是,他們說自己代表的是中國 14 的億人民,但是這 14 億的人民卻是被中共監視,壓迫而害怕說出真話。

恰恰相反,中共比任何敵人都更畏懼中國人民的誠實言論,除了保護他們的權杖之外,他們沒有理由(懼怕人民說真話)。

試想一下,如果我們能夠從武漢的醫生那裡聽到他們的訊息,並且允許他們對新病毒的爆發發出警報,那麼當下世界的狀況將會有多好,更不用說中國內部了。

幾十年來,我們的領導人一直忽視,低估勇敢的中國異議人士的警語,他們曾警告我們關於我們所面對的政權的本質。

我們不能再忽略它了,他們與任何人一樣知道我們是永遠無法回到以前的狀況了。

但是改變中共的舉動並不單單是中國人民的使命。自由國家必須努力捍衛自由,這是最簡單的事情。

但是我有信心我們可以做到。我有信心,因為我們以前做過,我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有信心,因為中共正在重複一些蘇聯犯下的同樣錯誤,疏遠潛在的盟友,破壞國內外的信任,拒絕財產權,拒絕可預測(遵循)的法治。

我有信仰。 我之所以有信心,是因為我看到其他國家之間的覺醒,他們知道不能像美國之前所做的那樣回到過去。我從布魯塞爾,悉尼到河內都聽說過這樣的話。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們可以捍衛自由,因為自由本身俱有甜美的吸引力。

看看中共加強對香港這個傲人城市的控制,致使香港人熱衷於移民海外。而他們揮舞著的是美國國旗。

是的,確實有差異。 與蘇聯不同,中國已融入全球經濟很深。但是,北京依賴我們更甚於我們依賴他們。(響起掌聲。)

有一個觀念說,我們生活在一個不可避免的時代,某些世間亂局已經被預先設定好,中國共產黨在未來具有無比優勢。我拒絕這樣的觀念。

並不是因為美國正處於衰退中所以我們的方法就注定會失敗。正如我今年早些時候在德國慕尼黑說的那樣,自由世界仍持續在贏得勝利。我們只需要相信它認知它,並為此感到自豪。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仍然希望進入開放的社會。他們來到這裡學習,來到這裡工作,來到這裡為家人謀生,他們並不想去中國定居。

是時候了。今天很高興來到這裡。時機是完美的。現在是自由國家採取行動的時候了。並非每個國家都將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中國,也不必。但每個國家都必須對如何保護自己的主權,如何保護自己的經濟繁榮以及如何保護自己的理想不受中國共產黨的干涉而有所了解。

但是我呼籲每個國家的領導者從美國已經完成的(基礎)開始做起,簡單地堅持互惠原則,堅持中國共產黨必須透明和負責。這是一群統治者,並不是大家必須跟你中共都姓黨。

這些簡單而強大的標準將取得很大的成就。我們讓中共制定交易條款的太⾧時間了,但是不能再這樣做。自由國家必須定下基調,我們必須遵循相同的原則。

我們必須在地上劃出共同的界線,而這個界線不能被中共的討價還價或他們的哄騙或誘惑沖掉。實際上這就是美國最近所做的事情,因為我們一勞永逸地拒絕了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非法主張。因為我們已敦促各國不要成為被竊取公民個資的國家,以免其公民的私人資訊落入中國共產黨手裡。我們通過制定標準來達成這一點。

現在這確實很困難,對於一些小國家來說很難,他們害怕被落下。因此,其中一些國家根本沒有能力,沒有勇氣此刻與我們站在一起。

的確,我們與北約的盟友並未就其對香港的立場站出來,因為他們擔心北京會限制其進入中國市場。 這種懦弱膽怯會導致歷史性的失敗,我們無法重複。

我們不能重複過去幾年的錯誤。出自中國的挑戰需要民主國家的力量和努力,這些民主國家包括歐洲、非洲、南美,尤其是印度太平洋地區。

而且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行動,那麼中共最終將侵蝕我們的自由,並顛覆我們社會努力建立的立基於規則的秩序。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的子孫可能會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操控擺佈,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是當今自由世界中的主要挑戰。

除非我們允許,否則習近平總書記註定不會永遠在中國內外施行其暴政。

這與圍堵無關,不要誤認。這是我們從未遇到過的,新而複雜的挑戰。舊蘇聯已經從自由世界隔絕了。共產主義中國卻已經在我們的國境之內。

因此,我們不能獨自面對這一挑戰。聯合國,北約,G7 集團國家,G20 國家集團,如果我們勇敢而清楚明確地面對它,我們這些國家聯合起來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力量,無疑足以應付這一挑戰。

也許是時候讓理念相同國家組成一個新的團體,一個新的民主國家聯盟。

我們有工具。我知道我們可以做到。現在我們需要的是意志。借用聖經經文,我想問「你們心靈雖然願意,肉體卻是軟弱的。」嗎?

如果自由世界不做改變 – 沒有去改變,那麼共產主義中國一定會改變我們。不能再從回老路,因為這樣他們會很舒適或者很方便(竊取我們的利益)。

確保我們的自由存在於中國共產黨之外(以免受到它的蹂躪)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使命,而美國完全有能力領導它,因為我們的建國原則為我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

正如我上週在費城站立時所看到的那樣,注視著那間獨立大廳(Independence Hall),我們的國家建立在所有人都享有不可剝奪的特定權利的前提之下。

確保這些權利是我們政府的工作。這是一個簡單而有力的真理。它使我們成為全世界人民的自由燈塔,包括中國人在內。

的確,尼克森總統在 1967 年所寫道的話「除非中國改變,否則世界是不安全的」是正確的。 現在我們應該重視他說的話了。

今天的危險已經明確了。
今天,覺醒正在發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須作出回應。
我們永遠不能回到過去。
願上帝保佑你們每個人。
願上帝保佑中國人民。
願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人民。
謝謝大家!

(編譯:郭慕法)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