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中共疫苗外交陷困境

中共疫苗外交陷困境

分享

【新三才首發】2020年5月,在武漢肺炎大流行的高峰期,中共宣稱將很快提供安全有效的疫苗,將其作為所謂的「全球公益」,特別是向發展中國家提供。不過到目前為止,成效並沒有中共當初號稱得如此顯著,反而許多國家都對此更存戒心。

由於對中共開發的疫苗有效性、價格以及潛在的「附加條件」存在疑問,該疫苗在國際上受到了極大的懷疑。而隨著其他主要大國正在趕上疫苗生產並為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而採取具體步驟,中共在東南亞及其他地區的疫苗外交可能很快會面臨嚴峻的挑戰。

「健康絲綢之路」?

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不久,北京就見證了反華情緒的上升,特別是對於那些能力有限,無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危機的較貧窮國家而言。

2020年,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18個國家啟動了中共疫苗試驗。東南亞最大的國家印度尼西亞成為了中共臨床試驗的主要樞紐。中共吹捧其海外援助是一條新的「健康絲綢之路」,這是其備受爭議的「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範圍內的一部分。

延誤和懷疑

在中共推出疫苗時,印度尼西亞率先獲得了Sinovac疫苗。在2020年12月初,收到了120萬劑,到月底又有180萬劑。1月,印尼國有生物農場(Bio Farma)開始使用從中國進口的材料生產中共疫苗。

但是在東南亞的其他地區,出貨量卻被延遲並且要小得多。柬埔寨和老撾在2021年2月初分別接受了60萬和30萬劑,而泰國在兩週後接受了20萬劑。菲律賓在3月底接受了60萬劑。儘管中共承諾向緬甸提供30萬劑,但仍未交付。相反,該國在1月份從印度接收了第一批150萬劑疫苗。

中共疫苗生產商遭受了嚴重的生產延誤和產能不足。1月份,Sinovac的產量僅達到了預期生產能力的一半,這使人們對是否還有其他實力較弱的中國公司是否能夠滿足需求表示懷疑。

中共疫苗的功效更加令人擔憂。國際上的批評集中在中國公司對臨床試驗最後階段的結果缺乏透明度。海外臨床試驗表明,Sinovac的有效率可能低至50.4%,遠低於其競爭對手,後者的高效率高達90%。

即使是原先堅定支持北京的菲律賓總統和其衛生部長也沒有接種過中共疫苗。一些醫學專家,包括一名前政府高級顧問,已公開質疑菲律賓政府對中共疫苗的依賴,並要求其接受衛生當局的另一項評估。同時,菲律賓參議院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該國購買中共疫苗的費用可能要比一些鄰國高。而隨著中共在3月份派遣另一批疫苗時同時在南中國海昇級其侵略行為,也引起了人們對中共疫苗包裹政治企圖的擔憂。

像菲律賓一樣與中共存在海上糾紛的鄰國越南也完全拒絕了中共疫苗。

中共在該地區的一些親密盟友也沒有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柬埔寨通過聯合國支持的COVAX計劃首先投資了100萬劑疫苗,而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泰國也通過接觸美國、歐洲、印度和俄羅斯的替代來源,積極擴大了疫苗供應。至於華裔佔多數的新加坡,它主要依靠西方成熟製藥公司的疫苗。

疫苗比賽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隨著其他主要參與者的加緊腳步,中共在疫苗外交方面的最初優勢可能會消失。例如,拜登(Biden)政府通過恢復對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援助,並加倍了其對聯合國COVAX計劃的支持,該計劃旨在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多達20億劑劑量。

美國最近與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一起在「四方安全對話」下發起了一項新倡議,該倡議被稱為「四國」集團,旨在為東南亞國家聯合生產多達10億劑疫苗。

近幾個月來,歐洲國家、俄羅斯都在疫苗的臨床試驗中表現出更高的透明度,並享有相對較高的信任度。所有這些舉措都可能會挑戰中共對東南亞及其他地區提供疫苗的能力。因此,最初看起來像是中共在「疫苗外交」方面取得的表面勝利將很可能不會如北京所期望的成功。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