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關鍵證據:武漢病毒來自武漢...

關鍵證據:武漢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人造」

分享

【新三才首發】英國教授安格斯·達格利甚 (Angus Dalgleish) 和挪威科學家比爾格·索倫森 (Birger Sørensen) 博士寫道,他們已經掌握了「中共進行逆向工程」的主要證據,證據表明中共科學家在實驗室中創造了武漢病毒(COVID-19),然後試圖對該病毒的版本進行逆向工程,使其看起來像是從蝙蝠自然進化而來的。

英國教授 Angus Dalgleish 和挪威科學家 Birger Sørensen 博士寫道,自2020年以來,他們已經有了「中共進行逆向工程」的主要證據,但被學術界和主要醫學期刊忽視了。該研究得出結論:「它是自然過程結果的可能性非常小。」 該病毒每天仍在全球造成 12,000 人死亡。

達格利甚是倫敦一位腫瘤學教授,以在 HIV疫苗方面的突破性工作而聞名。索倫森是病毒學家,也是Immunor製藥公司的董事長,該公司開發了一種名為Biovacc-19的武漢肺炎候選疫苗。Dalgleish也持有該公司的財務股份。

他們說,正是在他們的武漢肺炎疫苗研究期間,發現了「獨特的指紋」,表明該病毒並非來自大自然。這個關鍵的線索就是在攜帶武漢肺炎的病毒中罕見地發現一排四個氨基酸,這些氨基酸釋放出正電荷並與陰性人體細胞結合。

「物理定律意味著你不能連續有四個帶正電荷的氨基酸,」達格利甚表示。「獲得它的唯一方法是人工製造它。」

他們還調查了已發表的中國研究,其中一些研究是與美國大學合作完成的,以展示製造病毒的工具是如何製造的。這些研究的很大一部分涉及「功能獲得」研究,其中涉及在實驗室中操縱天然病毒以使其更具傳染性,從而使科學家能夠研究它們對人類的潛在影響。

科學家們寫道:「預計自然病毒大流行會逐漸變異,變得更具傳染性,但致病性更小,這是許多人對武漢肺炎大流行的預期,但似乎並未發生。」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