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專家:科學證據表明武肺病毒...

專家:科學證據表明武肺病毒來自實驗室設計

分享

【新三才首發】史蒂文·奎伊博士和理查德·穆勒在《華爾街日報》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表示,有確切的科學證據表明武漢肺炎病毒(COVID-19)是一種人造怪物, 在武漢實驗室中進行優化以提高傳染性,然後從實驗室外洩造成全球性災難。這兩位專家指出了支持這一說法的兩個關鍵證據。在長期以來被譏諷為只是猜測之後,這一說法越來越受到關注。

第一項證據與「功能增益」研究有關,在實驗室的環境下微生物學家修改病毒的基因組,以改變病毒特性的研究,使其更具傳播性或更致命。武漢實驗室所進行過的實驗,當中多數實驗都圍繞在極具爭議的「功能增益」研究。

奎伊和穆勒寫道,在可能連續產生2個精胺酸從而提高病毒致死率的36種基因組配對中,功能增益研究中最常插入的序列是CGG-CGG,又稱為雙CGG序列,因為這個序列隨時可用而且方便,科學家也有豐富的使用經驗。和其他35種可能配對相比,雙CGG的另一項優勢是它創建了有用的信標,允許科學家在實驗室中跟踪插入。

他們指出,從未在包括SARS、MERS等冠狀病毒家族中自然發現雙CGG序列,但是,這個專家口中的「該死的事實」中,唯獨在武漢肺炎病毒CoV-2中發現了。如果其他病毒沒有這個序列,CoV-2病毒根本就無法從其他病毒那裡獲得這個序列。

「人畜共通起源的支持者必須解釋,為什麼武漢肺炎病毒在發生突變或重組時,恰巧選擇了它最不喜歡的雙CGG組合方式,為什麼它複製了實驗室功能增益研究人員會做出的選擇?」

「至少,這一事實——武漢肺炎病毒及其所有隨機可能性,採用了人類研究人員使用的罕見和不自然的組合——意味著武漢肺炎病毒起源的主要論點必然是來自實驗室的。」

奎伊是Atossa Therapeutics生物製藥公司的創始人,穆勒是勞倫斯伯克利(lawrence Berkeley)國家實驗室的前頂級科學家,現在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物理學。

除了「功能增益」工程的明顯跡象外,奎伊和穆勒在《華爾街日報》上寫道,「證據最令人信服的是CoV-2的基因多樣性,與導致SARS和MERS的冠狀病毒存在巨大差異。」「SARS 和 MERS的冠狀病毒已被證實是起源於大自然的,隨著它們在人群中傳播而迅速演化,直到最具傳染力的病毒形式占主導地位。相比之下,武漢肺炎病毒從第一次被檢測到時就被證實具有高度傳染性。」

他們寫道:「這種早期優化是前所未有的,它表明在其公開傳播之前進行了長時間的適應期。目前已知科學上能夠達成這種境界的唯一方法是模擬自然演化,也就是在人類細胞上培養病毒,直到達成優化。這正是功能增益研究中所做的。」他們強調,武漢病毒研究所正是以進行「功能增益」研究聞名,那裡的科學家會故意對病毒增壓,以提升致命力。

這兩項證據使奎伊與穆勒得出結論,應將「COVID-19是實驗室中設計的」的可能性視為主要理論。雙CGG序列的存在是基因剪接的有力證據,而公共爆發中缺乏多樣性表明COVID-19是「功能增益」加速。他們寫道:「科學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實驗室開發的。」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