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圭亞那矛盾:石油與氣候,孰...

圭亞那矛盾:石油與氣候,孰輕孰重?

分享

【新三才首發】南美洲唯一的英語國家圭亞那人口不到80萬,但2020年的經濟增長卻是世界上最快的: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隨著新的海上油田開始生產,年經濟增長超過43%。

美國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估計圭亞那擁有至少100億桶原油,這可能使該國在未來二十年成為西半球人均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圭亞那開發石油財富的動力正與氣候變化對其未來的環境威脅相衝突。

2021年早些時候,毀滅性的洪水摧毀了莊稼並摧毀了數千所房屋。根據研究組織氣候中心的數據,不斷上升的海平面意味著,如果溫室氣體排放量以目前的速度繼續下去,圭亞那首都喬治敦預計到2030年將成為被海水淹沒的九個世界主要城市之一。

圭亞那有辦法在提取能源使人們擺脫貧困和應對氣候危機之間取得微妙的平衡嗎?

「我們是一個貧窮的國家;我們正在開發。我們有資源;我們必須利用它。」負責保護生態系統的政府機構環境保護局的執行主任Kemraj Parsram說。「與此同時,我們可以維持和實現國際[氣候]義務,並保持淨零[碳排放]。」

為未來投資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圭亞那超過40%的人口每天的生活費低於5.5美元,因此圭亞那在造成氣候變化方面的作用微乎其微。官員們說,圭亞那可以開採數十億桶石油,同時由於其廣闊的熱帶雨林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因此可以保持淨零碳排放。

無論這種核算是否準確,環保主義者都擔心圭亞那正在石油時代即將結束的日子裡​​加入黑金行業,對其氣候和長期經濟前景產生危險的後果。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對石油需求高峰的預測一直在緩慢推進。英國能源生產商BP表示,石油需求可能已經在2019年達到頂峰,而諮詢公司Bernstein Energy等認為原油需求將在2025年至2030年之間趨於平穩。石油輸出國組織預估石油需求峰值大約是2040年。

喬治敦一家水果和蔬菜攤位的老闆羅爾懷特表示,由於洪水增加,氣候變化已經對國內農業產生了負面影響 。

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投資中心的高級經濟學研究員馬丁·迪特里希·布勞赫(Martin Dietrich Brauch)在談到圭亞那進軍海上石油鑽探時表示:「我們知道這是一項需要逐步淘汰的技術。這是圭亞那的關鍵問題:現在是否值得投入巨額投資,而這些投資在2050年後將無法維持?」根據科學共識,如果世界要避免氣候災難,開發巨大的新油藏根本不可行。

布勞赫說,圭亞那完全有權發展其經濟和基礎設施,但即使將氣候危機放在一邊,現在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比向石油基礎設施投入數十億美元更具有長期經濟意義。

全球暖化前線

在喬治城的街道上,一些居民敏銳地意識到氣候變化的影響。許多人說石油錢的好處還沒有到他們的口袋裡。

「有了石油,生活成本就會上漲。」當地市場蔬菜攤的老闆羅爾懷特表示。他做了20年的農民,但由於對環境變化的沮喪而放棄了。「由於氣候變化,你現在不能做太多的農業。」他說。「由於降雨,拖拉機[經常]無法在積水的情況下進入土地。」

據一位政府官員稱,圭亞那首都喬治敦的漁民表示,他們的漁獲量一直在下降,但沒有確鑿的科學證據表明這種下降與石油工業有關。商會執行董事理查德·蘭巴蘭(Richard Rambarran)表示,由於石油繁榮,當地公司已經看到餐飲、住宿、運輸、物流和其他行業的需求增加,而且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來分享財富。「本地內容立法將使每個人都參與進來……並確保每個圭亞那人都從他們的資源中受益,而不僅僅是石油公司從中受益。」他希望立法將在今年年底前完成並通過。

蘭巴蘭說,圭亞那可能在未來三年內成為一個高收入國家,如果該行業管理得當,它可能會成為「全球南方可持續發展的領導者」。但

在喬治城主要魚市的碼頭上,許多工人並不這麼看。梅爾文·侯賽因(Melvin Hussein)用鋒利的銀刀從一條魚身上去除鱗片時說,在過去兩年裡,漁獲量減少了大約一半。「漁業經濟越來越低,我們對此無能為力……到目前為止,[石油]對我們沒有好處。」

在喬治城主要魚市的碼頭上,許多工人並不這麼看。

船長克里斯·辛格(Chris Singh)站在一個搖搖欲墜的木製碼頭上,伸入大西洋,他說他預計未來會很嚴峻。「在這個石油工業結束時,漁民將成為最大的輸家。」在這些水域工作了40年的辛格表示。「當埃克森美孚離開時,我們該怎麼辦?」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