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疫情讓亞洲恢復正常變得遙不...

疫情讓亞洲恢復正常變得遙不可及

分享

【新三才首發】儘管疫苗接種率達到了頂峰,但在取得注射疫苗近一年後,亞洲地區的生活依然遠非正常,因為當局繼續限制自由,尤其是在旅行這件事上。

Omicron變種的出現突出了這一個發人深省的現實,人們對於對抗病毒的最終目標提出了質疑,科學家們普遍認為這種病毒將在我們的餘生中存在並持續變異。

儘管有領先世界的疫苗接種率,當局未能遵守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承諾,這引發了對永無終止的限制的恐懼——以及一個永久不那麼自由和相互聯繫的地區——除非社會能夠學會適應更高的疾病發病率。

香港大學巴斯德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羅伯托.布魯佐內 (Roberto Bruzzone):「看起來整個世界都過熱了,不再能以更平衡的方式解決這一嚴重問題的大流行病。」他認為別無選擇,只能與病毒共存。

「然而,我們需要接種疫苗,調整疫苗,就像我們為流感所做的那樣,然後持續做下去。」布魯佐內說。「真正的準備不是實施封鎖、戴口罩,而是確保衛健系統能夠應對激增的醫療需求,這無關疾病的性質是如何。」

中國執行嚴厲的「清零」政策,幾乎停止了所有的旅行,而包括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在內的國家也繼續嚴格控制邊界,雖然其疫苗接種率約為80%。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數據,亞太地區的航空運輸量在10月份與大流行之前相比仍下降了近93%,比世界其他地區的下降幅度更大。其中大部分地區已經避開了像歐洲和北美出現的死亡和染病的程度。

一些亞太國家也堅持或重新實施了重大的國內限制措施來控制病毒的蔓延。

韓國已經為總人口的80%以上接種了疫苗,又宣布重新對餐館、咖啡館和酒吧實行晚上9點的宵禁,並在新冠病毒病例激增的情況下禁止四人以上的私人聚會。

79%人口接種兩劑疫苗的馬來西亞也宣布了新的限制措施,包括禁止群眾集會。

在鄰國新加坡,該國是首批承諾以83%的疫苗接種率來與病毒共存的國家之一,當局繼續將社交聚會和用餐團體限制在5人以內,並限制家庭每天可以接待的訪客人數。

馬來亞大學國際與戰略研究系高級講師Khoo Ying Hooi說,對大流行的反應引發了對人權和民主的擔憂,儘管她認為「更令人擔憂的問題是為在經濟受挫時失去工作的人們提供麵包及奶油」。「也許需要繼續向前進,但這必須亞洲國家有能力應對發生的病例,因為疫苗接種並不能保證零感染。」她說。

新加坡ISEAS-Yusof Ishak研究所的訪問高級研究員Jayant Menon說,他推測一些限制性措施的持續時間會超過公共衛生問題的合理性。Menon說:「大流行助長了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的抬頭,這將使消除勞動力流動的障礙變得更加困難,以提高供應鏈彈性的名義呼籲回流是新保護主義的最新版本。」

毫無準備的衛健系統

儘管疫苗大大減少了疾病的嚴重程度和死亡人數,但它們未能阻止新冠病毒病例在許多國家激增至最新的高點,給衛生服務帶來壓力,並促使政府當局推出加強注射以補充逐漸減弱的免疫力。

高傳染性的Omicron變種的出現,儘管迄今為止與南非過去的死亡人數相比,死亡人數更少,但讓當局有進一步的理由加倍限制或逆轉重新開放的步驟。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早些時候警告說,儘管有報導稱南非出現的絕大多數是輕症,但該變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傳播,「大量的病例可能再次使毫無準備的衛生系統不堪負荷」。

新南威爾士大學經濟學教授吉吉·福斯特 (Gigi Foster) 一直對大流行限的制措施持高度批評態度,她說由於政客和媒體對大流行的敘述,去年情況幾乎沒有變化。「一年前,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情況與我們今天看到的情況大體相似」,福斯特說對社會在過去兩年「自焚」後再夢遊進入永久限制表示擔憂。

「一年過去了,今天的人們仍然被網路上對於新冠病毒的敘述所吸引,政客們沉迷於權力,越來越無法找到一種方法來避免他們在這個時期被認為已經大大偏離了的軌道。」

首爾國立大學流行病學教授Cho Sung-il說,依賴貿易和人員自由流動的亞太國家可能需要尋求技術上的解決方案來取得公共衛生和經濟的平衡。「在向新的常態過渡的過程當中,許多經濟部門,不僅僅是工作,都將被新的部門所取代。」Cho表示說,並暗示量子計算和人工智慧的進步可以讓社會在「實質上不那麼開放」的情況下蓬勃發展。「許多人將受苦,而且差距越來越大。各國政府將努力減輕這種痛苦。」

日本天普大學亞洲研究主任傑夫•金斯頓說道,由於吸取美國等國家超過80萬人死亡的經驗教訓,該地區的政治領導人持謹慎的態度,而政策「正隨著我們對大流行的了解越來越多而變動地應對著」。但他表示,長期實施限制可能會產生長期和不可預見的後果。

「任何回憶起911事件之前旅行的人都明白,不會回到之前寬鬆的安全檢查程序了。如果人們想旅行,每個人都必須習慣更嚴格的審查和麻煩。」金斯頓說道。「我擔心各國政府的財政彈藥即將耗盡並承擔沉重的債務負擔,這將危及復甦和減緩調整的計劃。大流行在國家內部和國家之間產生了不均衡的後果,加劇了可能非常具有破壞性的不平等。」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