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馬克龍──普京目前少數願意...

馬克龍──普京目前少數願意對話的西方管道

分享
馬克龍於2017年在豪華的凡爾賽宮首次接待普京。

【新三才編譯首發】雖然世界上大多數人都在迴避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但法國總統伊曼紐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是少數幾個願意跟普京保持公開溝通的西方領導人之一。

雖然馬克龍在先前期望阻止戰爭發生的外交努力失敗了,但他並沒有放棄:自俄羅斯軍隊於2月24日襲擊烏克蘭以來,兩人已經談了四次,而在過去一個月裡更已經談了11次。

這位法國領導人,不但因為法國目前也正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更是少數幾個能夠了解普京在二戰以來歐洲最大規模軍事入侵時的心態的局外人之一。以色列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也在擔任調解人,他在3月5日訪問莫斯科會見普京,並在3月6日再次與他通電話。

馬克龍對雙邊對話的不懈推動反映了法國在二戰後開闢自己地緣政治道路的傳統,以及拒絕盲目追隨美國的做法。

在俄羅斯軍隊深入烏克蘭後,馬克龍決心與普京保持溝通渠道,這讓西方盟友了解了俄羅斯領導人的心態、他在俄羅斯戰場上的意圖以及在克里姆林宮鎮壓對手時在俄羅斯國內的意圖。

「他正在為西方開放外交渠道,以備普京想緩和局勢並尋找擺脫這場危機的出路時的機會。」巴黎大西洋理事會歐洲高級主任、歐盟委員會成員本傑明·哈達德(Benjamin Haddad)說。

哈達德說,馬克龍還代表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與普京進行了交談,試圖從普京那裡得到一些憐憫:當地停火、被困平民的安全通道以及獲得人道主義援助。

在他們最近一次應馬克龍的要求在3月5日舉行的電話會議中,法國領導人和普京花了近兩個小時關注烏克蘭核電站的安全。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國官員表示,普京表示他不打算攻擊他們,並同意國際原子能機構、烏克蘭和俄羅斯在這個問題上的「對話」原則。

哈達德說,「在愛麗舍宮絕對不會有任何幻想,即普京會信守諾言。」但哈達德表示,儘管西方懲罰俄羅斯並加強烏克蘭的防禦,馬克龍仍試圖與普京接觸,這一點很重要。

法國總統打破了對此類對話保密的外交規範,廣泛分享了馬克龍與普京會談的內容。馬克龍的顧問和總統本人詳細說明了防止戰爭的艱苦努力,然後揭露了普京違背的和平承諾。這幫助馬克龍激發了對對俄羅斯最嚴厲制裁的支持,團結了原本已經分裂的北約27個成員國,並重振了北約的地緣政治角色。

馬克龍扮演了告誡普京的雙重角色,同時也給他一個外交耳朵。他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只有普京才能為烏克蘭的死亡和破壞以及戰爭對法國和歐洲造成的重大後果負責。但另一方面,如果普京想說話,他會聽。

普京3月3日致電給馬克龍。當時逃離烏克蘭的難民人數已經超過100萬,東部的幾個城鎮已經成為廢墟。馬克龍接了電話,他們那次談了90分鐘。普京告訴馬克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正在按計劃進行」,他將繼續「直到最後」。

根據法方一位官員說,馬克龍對普京「說了實話」,並解釋了西方如何看待他對烏克蘭的戰爭。「我與普京總統談過了。我要求他停止對烏克蘭的襲擊。在這一點上,他拒絕了。」馬克龍在推特上寫道。他說對話將繼續。「我們必須防止最壞的情況發生。」

自2017年當選總統以來,馬克龍對與世界領導人建立個人關係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包括那些在討論民主和人權同時尋求商機時重視一定程度的實用主義的領導人。

羅馬國際研究所歐盟外交關係專家西爾維婭科倫坡(Silvia Colombo)說:「馬克龍在歐盟領導人中脫穎而出,他願意成為焦點,推動外交政策並推動事情向前發展。」

沒有其他外國領導人如馬克龍一樣試圖更接近普京。堅定的歐洲人馬克龍相信,個人魅力和法國過去的輝煌將說服普京將俄羅斯留在歐洲安全架構下。

馬克龍於2017年在豪華的凡爾賽宮首次接待普京。兩年後,他們在馬克龍位於法國里維埃拉的布雷甘松堡的夏季住所討論了陷入僵局的烏克蘭和平談判,因為馬克龍試圖建立有助於緩解敵對行動的歐洲外交。

在過去的幾周里,很明顯,普京在他最後一次訪問莫斯科時坐在馬克龍對面的一張很大的桌子上,儘管他否認了這一點,但他正走在戰爭的道路上。

馬克龍想相信他,外交部長尚-伊夫·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在批評人士聲稱法國總統陷入了安撫普京俄羅斯的舊歐洲陷阱後表示。「總統並不天真,」勒德里安在俄羅斯入侵前夕說。「他知道普京的方法、性格和憤世嫉俗的本性。」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