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沙關係如何影響世界局勢?...

美沙關係如何影響世界局勢?

【新三才編譯首發】在關鍵的美國中期選舉前一個月,沙特領導的歐佩克+石油卡特爾決定大幅削減石油產量,作為對這一決定的回應,喬·拜登總統和他在國會的盟友計劃「重新評估」美國與沙特阿拉伯的關係。

拜登表示,沙特將因石油減產而產生「後果」。然而,這是現任美國政府在國家安全方面存在弊端的又一個例子。拜登一直在與沙特阿拉伯進行一場破壞性的爭執,這正在破壞至關重要的美沙關係。但這樣的關係只會使沙特人更接近俄羅斯和中國。

美國和沙特長達數十年的密切關係不僅以能源為基礎,還以能源為基礎。它也植根於國家安全。沙特阿拉伯是美國促進中東穩定和對抗伊朗的重要夥伴。沙特阿拉伯也是美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自2020年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拜登顯然不了解美沙關係。當時在競選時期,拜登就表示,作為總統,他將使沙特人成為「他們的賤民」,並表示「沙特阿拉伯現任政府幾乎沒有社會贖回價值」。上任後,拜登立即採取行動降低與沙特阿拉伯的關係,並冷落其事實上的統治者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

總統公開宣布他只會與國王直接溝通,而不是與王儲直接溝通。他撤銷了特朗普政府對伊朗恐怖分子代理人胡塞叛軍的恐怖認定。拜登團隊還在2021年初「暫停」了對沙特的大部分軍售。儘管美國政府在2021年底恢復了對沙特阿拉伯的武器銷售,但它正在考慮再次停止銷售,以應對最近的歐佩克+石油減產。

拜登總統對沙特阿拉伯的敵意主要是由於2018年沙特特工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殺害了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拜登團隊於2021年2月發布了有關此事的情報,並製裁併發布了針對沙特公民的旅行禁令,以應對這一殺戮事件。

與許多美國朋友和盟友一樣,沙特阿拉伯不是美國的鏡像。我們對其人權記錄存在分歧。但拜登對沙特人權和卡舒吉遇害的痴迷不僅讓他對美國與沙特安全夥伴關係的重要性視而不見,還讓他忽視了沙特阿拉伯在為公民——尤其是婦女——提供更大自由方面正在取得的重大進展。以及該國激進的瓦哈比教士的邊緣化。

這些改革歸功於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領導,而沙特領導人拜登總統一再迴避。沙特官員也厭倦了美國無視其對伊朗核計劃的擔憂。

沙特阿拉伯強烈反對美國恢復奧巴馬總統與伊朗的嚴重缺陷核協議,即2015年7月14日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 (JCPOA) 的努力,特別是對它被排除在與德黑蘭達成新核協議的談判之外的做法感到不滿。

沙特官員對拜登政府如何對待他們做出了強烈反應:

2022年3月,當拜登總統想請求他們幫助降低美國油價時,沙特和阿聯酋官員拒絕接聽拜登總統的電話。

2021年7月,在沙特提出小幅增加石油產量並表示歐佩克+集團將決定其成員國是否增加產量後,拜登總統空手而歸。沙特人也不同意美國提出的建立新的地區安全聯盟以應對來自伊朗的威脅的提議。

10月5日,歐佩克+同意大幅削減石油產量,儘管拜登政府施加了巨大壓力。

《華爾街日報》本週報導說,王儲私下嘲笑拜登總統的精神敏銳度,並告訴顧問「自從拜登擔任副總統以來,他對拜登先生的印象並不好,他更喜歡他前總統唐納德川普。」

此外,俄羅斯和中國已採取措施利用拜登執政期間的美沙關係:

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於2021年3月匆忙訪問沙特阿拉伯,以從拜登總統與沙特人的錯誤中獲利。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於2021年6月簽署了石油生產協議,並於同年2月和8月簽署了軍事合作協議。

沙特阿拉伯在2022年3月為改善與中國的關係邁出了重要一步,當時它表示計劃放棄向中國出售部分石油的美元交易,並將其轉換為中國貨幣人民幣。2021年,沙特成為中國反美上海合作組織的觀察員。

沙特阿拉伯是2022年上半年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投資的最大接受國,最近同意成為中國製造商的「區域樞紐」,讓他們更好地進入亞洲、中東和歐洲。

儘管有關沙特與中國和俄羅斯關係改善的報導令人擔憂,但美國與沙特阿拉伯保持著深厚的安全夥伴關係。由於與伊朗關係密切,沙特與俄羅斯和中國也存在顯著差異。

就目前而言,沙特官員正在發出強烈信息,向拜登及其同夥表達他們對美沙關係狀況的不滿。如果拜登團隊通過懲罰沙特阿拉伯而不是試圖修復關係來回應這些信息,可能會對這種關係和中東安全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此類失誤還可能為俄羅斯和中國顯著擴大在該地區的影響力鋪平道路——以犧牲美國為代價。

(作者:Fred Fleitz)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