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窗 苍松与危岩共生- 再上黄山...

苍松与危岩共生- 再上黄山

今年中秋节后第二天,我们又上了黄山。

上次是五年前春节后的正月初七。那年是暖冬,春节刚过,江南一带的气温就十度以上,像春天一样暖和适合外出,所以公司上海基地的事情完后即请假去登黄山。当时在上海报的是黄山四日游,但旅行社说春节期间游人少,上海没法组团,我只能单独出发,乘火车到黄山后加入团队,于是就有了早前的博客<初上黄山>中那一段接头再接头的前奏。

上次登黄山看到了不少美景,但也留下了一些遗憾。从前山乘索道缆车上玉屏楼,从那直到下午五点抵达当晚住宿处光明顶上的酒店,一路上雾气萦绕,视界只有十来米,山路两侧的景色啥也没看见。所幸的是到光明顶后雾气消散,我去了黄山著名的飞来石,看到了少见的黄山霞光。第二天是晴天,早晨在光明顶看了日出,之后去后山登始信峰。晴空之下的始信峰周围,峰峦叠障,奇峰异石,美不胜收,很遗憾的是当时相机没了电,眼前的美景竟不能记下一帧,当时即想,几年之内还要上一次黄山。

这次登黄山,还有太座同行,她是初上黄山。

前一天中秋夜我们在宏村赏月,次日一早和河北来的三人拼车,花二十元从宏村到黄山景区南大门时,才早晨七点过。吃了早点后,购票进园和排队上公园交通车等还都顺利,十几分钟后就上了去后山云谷寺索道的交通车。之所以选后山云谷寺索道上山,是因为这次黄山游的重点是五年前没能拍照的后山,以及上次因是冬季没开放的西海大峡谷。上山后先游后山,补上没拍成的后山景色,然后去预定的西海大饭店放下行装,接下来一整下午游览西海大峡谷。

车出黄山南大门,相当于轻型大巴的交通车开到云谷寺比想象的要久,车行不久到山脚后开始上山。园内的盘山公路,不甚陡峭但弯道多,略为狭窄的路面上,经常还要和回程下山的交通车错车,那时两车之近,看得车上的人提心吊胆的。最初,部份路段还掩荫在树荫里,上到半山腰后树木逐渐稀疏,开始看得见远处的景物了。我们的座位在车厢右边,透过车窗,看得见之前开过的盘山道路像细长的白带似的,在山腰的绿荫中缠绕而上。

在云谷寺索道站,我们遇到了第一次长队。我们到时有些人在排队等候上缆车,人数还不是太多,太座去买票时来了好几拨旅游团,索道站前面围起的之字形走道内,一转眼就排起了长队,结果我们多花了近半小时才上了缆车。

沿着通向峰顶的大山谷里的索道,缆车快速升高到半空中。数十米高的缆车外,脚下是葱笼的林木,两侧是笔立的崖壁,我们一厢人身前身后,身上身下,身左身右,全方位置身于黄山的峰峦之中。借助于索道这种上山的工具,只要付出八十元的钞票,不劳人抬腿,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从半山观赏美景一直到峰顶,这,真要感谢科技的魔力了。

从山顶索道站到后山的主要景点,始信峰狮子峰和北海,一路的起伏都不大,五年前上黄山走过这一段时,当时因为相机没电不能拍照,无心留意周围的景色,这次重走时,才注意到这一段路虽然不甚崎岖,却还是有些讲究的。好些路段当初开路时,实际上是在悬崖峭壁上打的洞,浇上钢筋混凝土横梁、走道和护栏,走在上面不觉得其险峻,而于远处的人看来,却像是在半空中漫步一般了。

后山的主要峰峦有狮子峰、始信峰,前者是黄山36个大峰之一,因峰顶像一只伏卧的狮子而得名,狮子峰这次山路整修,没开放。黄山的三大主峰光明顶,莲花峰和天都峰都是大峰,大峰峰体宏大,峰顶宽阔,山势伟岸。始信峰则是36小峰之一,峰小不是说高度就低,实际上,始信峰只比左边的狮子峰矮几米。黄山的小峰,峰体纤细,峰峦崎岖,造型奇异,很大程度来说,黄山的美,就体现在这些峰峦的无穷变化之中。无怪乎明代诗人黄习远云游到此,眼前满是奇松异石,一如中国山水画的境界,方信黄山风景之奇绝,故指峰而名为“始信”。

始信峰的景致小,精致但不在一处,上山几步一个景,再上几级石阶又是一个眺望点,到处可以上像,到处都有人在留影,不大的地方,上上下下,一小时就过去了。经常能听到一日游的队伍里有人问,好多人这儿拍照,为啥我们不停下来,导游的回答是,始信峰景小,后面大景好景多的是,不要在这费时间。此话不知是导游为赶路而敷衍游客,还是他真的那样想,而我却觉得,大景有大景的震撼,小景有小景的秀丽,黄山就是因为伟岸和奇异皆俱,古往今来,才吸引了无数的人慕名来访。

离开始信峰,我们沿山路西去预定的西海饭店,中途路过北海宾馆,宾馆前面就是著名的景色<梦笔生花>,一颗黄山松,挺立于万绿丛中一峰独立的青岩峰顶上。五年前登黄山,到梦笔生花跟前时相机没了电,没能拍下这一奇景,所以这次特地从近处远处多拍了几张,弥补上次的遗憾。

根据网上的介绍,现在看到青岩顶上的那棵青松背后还有一段故事。上世纪82年,不知是虫害还是干旱,青岩顶上的那棵松树枯死了,之后的十几年里,公园竖了棵塑料松树以假乱真。时间到了2004年底,公园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在“梦笔生花”周围景区内挑选了3棵备栽松,修枝整形,加以培育。来年3月,挖掘了一棵1950年生、高一点七五米的备栽松,运到笔峰附近的山坡,并通过山坡与笔峰顶上的临时索道运至峰顶上,然后移栽、施肥和浇水。在园林人员的悉心护理下,松树移栽成功,人们又有机会看到一幅真资格的“梦笔生花” 了 。

中午过后我们到了西海饭店,办妥入住事宜。酒店的住宿条件不错,入室放下行装后只带了两瓶水和地图,离开酒店向西去这次黄山行的重中之重,西海大峡谷。

西行过了排云楼,不远是一个三叉路口,向左,去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片首镜头出现过的飞来石,再往上走是黄山主峰光明顶,向右即是通向西海大峡谷的山路,在那里看到一个年轻的导游,引着男男女女一群年轻的90后正去大峡谷。导游一副潮人服饰,边走边讲解,那群90后拿着手机,遇到风景拍几张,然后边走边低头不停地刷屏手机。从导游口中听到这群看起来娇生惯养的90后,早上八点从山腰处云谷寺附近的交通车终点开始登山,到西海入口已经走了四小时,后面的西海中海及前山下山,至少还有六小时的山路,看他们一拨人玩玩走走,全没一回事似的,真的是男女搭配,登山不累!

这样的经历,一生中只经历过一次。

那是1979年的暑假,我们七七级第二个,下面七八级的头一个署假,其实两个年级都是同一年入的学,我们78年三月份,七八级是九月份,中间只隔了半年含一个署假。署假之前,同寝室来自四川巴中,在系团总支任宣传干事的室友告诉我,署假后第一周全系团干部集训一周,第二周集体上峨嵋山。我没能力在团内捞上一官半职,但外出游玩却是与生俱来的嗜好,自然不会放过这种集体出游的机会。前一周团干他们学习,我则在成都市内和校内闲逛,第二周星期一大早,我们一群女女男男十几人,年龄不超过二十一二,新鲜得如同初春绽出的花朵叶片一样,上了去峨嵋县的火车。

下火车后,又去汽车站乘车来到峨嵋山大门,从那里开始步行去当晚的目的地,清音阁。那一段山道,山势低缓,路况好,行走很轻松,走在头里七八级一男生,家庭宽裕,拎了一台当时最时髦的双喇叭三洋收录机,一边走一边放着当时的流行歌曲,其他人或高声随唱,或低声浅吟,歌声,笑声洒在路上,抛到山谷。据说,在特殊情况下大自然会有收录机的功能,真希望峨嵋山的山山水水那几天也有这种神奇的能力,记录下那群青年男女的靓影,欢歌,和无忧无虑的笑声。有一个难实现的想法,假如当年的我们重聚在一起,在一个同样美丽的晴天里重上峨嵋,走在同一条山道上,唱着同样的歌,不知会不会唤出山谷中的记忆?如果那一幕真的出现,面对青春的过去,我们谁会是喜,谁又会是悲。

再说我们俩夹杂着那一群青春的90后中,走在西海大峡谷北缘峭壁上修筑起来的长空栈道上,峭壁下面,是林木茂盛绿幽幽的深谷,对面则是连绵不断,远超过我们所在山高度的山峦,需仰视才看得见峰顶。90后团队的导游,手指对面山峦中部山峰上依稀可见的球形建筑说,那是黄山气象台,所在的山峰就是黄山主峰光明顶。然后,他手指左边比光明顶低一层次,突出于周围山崖的一堵峭壁对大家说,看见那悬崖了吗,上面立着的大石头就是黄山有名的飞来石。经他一指点,我明白了五年前其实就看见过西海大峡谷,当时站在峡谷南缘飞来石之下俯视下面的深谷,视线之内峰壑连绵,苍山如海,但不却知道下面就是路上听人说过多次,一直惋惜无缘以见的西海峡谷,真可谓相逢却不相识呀。

从西海峡谷北缘向南看,黄山中部的峰峦,展现了黄山山峰独具的美。黄山有光明顶,天都峰这样高耸的主峰,但更多的则是一道道山峦一列列的峻岭。从正面看,群山连绵嵯峨,一层排着一层,富于层次感,从侧面看,一道突出的崖壁山岭,紧邻着一凹翠绿的沟壑,山崖和沟壑,排列交替,真的是苍松和危岩共生,刚毅与温柔同在。黄山之美,冒昧改写了苏轼那首<题西林壁>,觉得更能予以描绘吧: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要识黄山真面目,

劝君还去西海中。

西海大峡谷北缘峭壁上的长空栈道,长约七八公里,走完要两小时,其中有两个环路,在上一点左右分路,两三公里后又汇合在一起。游览图的推荐,第一环走右侧的栈道,那边造型奇特的怪石更多,第二环走左侧,可以看到峭壁下西海内奇峰异岩。出发上黄山前,在网上看见他人拍的西海大峡谷长空栈道,觉得特别的悬,待走在上面时,不觉得哪一段让人心惊胆颤,只有两处下坡的阶梯,坡度达六七十度,过分陡了。我们那天下去时人少,没出现两个方向同时上下的情形,如果是署假或是国庆长假期间,人多拥挤,阶梯上端人一个不稳跌下去,不知有好几十人会砸下深沟里。栈道的建筑者,当初过分注重了心惊,却没考虑到心寒,要知道旅游的安全,远比途中的极端体验来得重要。

下到西海谷底,有两条途径上到光明顶,走栈道,要两小时,坐轨道缆车,要80元钱,结果大家几乎都选择了后者,缆车很快到了上面的白云山庄附近。

我们从白云山庄上走,到了光明顶后脚不停步下山回西海饭店,半途中要路过飞来石。从西海谷底上缆车到我们走到飞来石,时间不超过一小时,但天色全变,以前还是晴空万里,到飞来石时已是雾气弥漫。我对太座说等明早天晴时再来留影,没想到那晚竟下起雨来,让我的诺言没法兑现,成了这次黄山之行的一个遗憾。

次日早晨推开窗子一看,风还在吹,雨还在下,外面雾气茫茫,能见度只有十几米。我们面临着两个选择,走后山原索道下山,还是上光明顶,走前山下去。理智告诉我们应原路回去,但感情上,很难接受上黄山两天里只去了后山和西海,犹豫一阵后我们决定先上光明顶,再决定前行还是后撤。

我们穿着薄膜雨衣出发了,从西海饭店到飞来石那一段上山路,走得特别难。如果说西海是海,那段坡路就是海湾,途中的几个风口,吹得人行走困难。飞来石附近,山风呼啸,根本上不去飞来石所在的悬崖顶上,我们只好站在下面的石梯前,对着上面模模糊糊的巨石留影作一个念想。

上到光明顶,雨基本上停了,风小了很多。光明顶是前山,后山和西海汇合的地方,到了那里看到人气特别旺盛,男女老少都有,情绪看来都没受风雨的影响,我们决定继续前往前山。

从光明顶,通过一线天和百步天梯到了前山玉屏楼附近的迎客松,路上的游人不少,但没到拥挤不通的程度。山路两侧和山上山下依旧是雾气弥漫的,除了道路什么也看不见,不过,也有一个没意想到的结果。因为没景致可以拍摄,没有多余的念想,目光收回来,心,专注于山路上,山路上看不到争先恐后,听不到高声喧哗,在不良的气候下,同胞表现了传统而优良的一面。

索道缆车载着我们快速下降,下到半山腰后雾气开始散开,接近山脚时竟是艳阳一片。站在索道站前广场上回望黄山,山巔上云蒸雾腾,这次再登黄山,前山众姐妹还是没揭开神秘的面纱,看来,我们还得三上黄山了。

2015.10.30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