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窗 中國的家庭暴力與沉默文化的...

中國的家庭暴力與沉默文化的悲劇(組图)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中國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24歲女子李紅霞遭謀殺的2個月後,屍體並沒有被下葬,而是存放在冰棺之內,停放在夫家的屋子裡。丈夫被控謀殺。與夫家同住的人,全部都逃離小鎮,避不見面。

李紅霞的父母不認為,當今的中國社會,會替這種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伸張正義。他們已經看出整個體系的種種缺失;他們知道要讓兇手定罪需要有權有勢,因此拒絕把被勒斃的女兒埋葬,希望得到更多人或地方官員的注意。


△  李紅霞停屍在家,籲請社會正視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在中國,有些人還抱有男尊女卑的看法,還有一些人錯誤地認為,打老婆、打小孩都不違法。而受害者覺得家暴是家醜,所以很多人選擇默默忍受和遮掩。

據估計,在中國大陸2.7億個家庭中,30%的婦女遭受過家庭暴力,而施暴者九成為男性。每年有近10萬個家庭因家庭暴力而解體;專家認為實際數字還會更高,並表示該統計數字常把其他形式的虐待不予列入。也就是說,有數千萬人身陷家暴危害之中。

中國的女權主義奮鬥了幾十年來,加上近幾年一連串的殘酷家暴案件,終於得到政府的注意。 2009年,一位名叫董珊珊的少婦去找警察8次後,被丈夫毆打致死。

2011年8月底,中國名人李陽的美籍妻子李金(Kim Lee),在尋求警方幫助無效後,以被打臉的照片,訴諸於社會大眾。一名富家外國女子被遺棄,更加證實了中國婦女常聽到的說詞:這是妳的問題,滾吧。

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政府試圖把解決家庭暴力的問題,作為其社會政策的基石。中國在2015年通過了一項《反家庭暴力法》,在2016年3月1日正式實視,恰在李紅霞被殺死的幾天之後。

該法案被譽為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一步。它雖然沒有涵蓋到性虐待,但是它已涵蓋可申請「限制令」,對李紅霞就可能有些許幫助。

但是,李紅霞的早逝和她經歷可怕的死亡過程,明白顯示「單靠法庭也無法保障婦女安全」的限制。受政府責成保護婦女的機構,經常違反當事人的意願,力勸她們不計代價「贏回」夥伴關係、信任肇事者以改變其暴力行為。

在李紅霞人生的最後一年中,她知道急需幫助,但卻被再三勸說要回到丈夫。她大多數是獨自一人在掙扎,她所面對的是一個完全沒有能力救她的系統,而且,她從沒想到自已需要外人的幫助。

芳齡24的李紅霞,已經知道丈夫會殺害她。試問:其他人是不是都也這樣想呢?


△  閆錦錦(閆讀閻)在姐姐李紅霞和姐夫家中牆上,看到貼著一些姐姐的照片,不禁悲從中來,掩面而泣。

李紅霞出生在周口市鹿邑縣閆關村,小時候過繼給鄰村一戶李姓友人,8歲那年養母去世,李紅霞重新回到親生父母閆志華、段劉芝身邊,這時她的父母還養了一個兒子。

李紅霞小時生性活潑,性格開朗,但是學歷不高,初中畢業後就加入百萬農工移民的潮流,前往中國南方謀職。在2013年,經舊識媒人介紹,嫁給了張亞洲。


△  李紅霞和張亞洲在2013年時,經熟人介紹他們認識。

兩人結婚後,李紅霞搬進了夫家張莊,離娘家只有10分鐘步行的距離。2014年,他們有了一個女兒。儘管日後有變,鄰居們還記得他們挽著手走在塵土飛揚道路上的模樣。

記者實地走訪十多位村民發現,村裡的人對於家庭暴力已經習以為常。但是,村外的人,如媒婆蘇娟(音譯)則說︰村子裡大家都是同姓,所以不會發生打架這回事。


△  住在張亞洲夫妻住家附近的一名年輕鄰居,正騎著他的車子。

2015年5月,李紅霞抱怨背痛,後來在醫院照了X光後,才說出是被丈夫打的。

當李紅霞告訴母親後,被母親勸要私了。李的母親段劉芝並不鼓勵她離婚,因為離婚會在村裡「帶來不好的名聲。」

沉默、隱忍,這正是中國家暴倖存者的共同的主題。雖然離婚率都在上升,但是女性在要結婚和維持婚姻上,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而這也是當前「中華婦女聯合會」(All-China Women』s Federation)在保障婦女權利上要努力的方向。

該聯合會鹿邑縣辦公室主任,郭艷芳(音譯)說,該組織已廣為宣傳有關新的《反家庭暴力法》,並鼓勵家暴倖存者尋求幫助。

她說,李紅霞從來沒有找過她們。「作為一個女性與家庭的一員,您首先必須作好自己,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其次,如果你的丈夫找妳麻煩,你必須要說出來,」郭說。

郭引述民間俗語「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說,聯合會多半鼓勵家暴進行調解。「如果他能糾正自己的錯誤,事情就會好轉起來。」

但事情並沒有因此而好轉。

7月,她在網上留言有關於背部在家暴中挨揍受傷,並解釋說,當初保持沉默事因為羞於啟齒。12月,她留言害怕被掐致死的恐懼,被點閱了大約100次。

網友留言中,有人表示支持,有人提到新的法律,但是有更多的人勸她應該與丈夫和解。有的說, 「多多為孩子考慮,不要輕易離婚」 有的說「積極思考,你會撐得過去的」。

代理李金家暴離婚案的律師戚連峰說,中國家暴的倖存者,經常被告知要留在她們的婚姻中。 「但是,家庭暴力常常一再發生,這是非常難以改變的。」


△  2016年2月,李紅霞頭部受重傷而住院。她在醫院恢復期間,被丈夫勒死。(閆家提供)

在2016年農曆新年期間,張亞洲和李紅霞在家招待來訪的友人。當李說了一句張不喜歡聽的話,張就用鐵板凳砸了李的頭,李告訴娘家的家人,此事後來已被証實,有一名鄰居確實目睹了這起家暴事件。

李紅霞被張的家人帶到鹿邑縣中醫院就診。當她娘家的人也趕到醫院時,兩個親家的人馬就在醫院的走廊打了起來。

「李紅霞的丈夫可以探訪她的房間,」戚律師說,「這是另一項法律和道德的失誤。」

12天之後,懷孕2個月的李紅霞被轉診到另一個較小的醫院,鹿邑婦幼保健院,準備流產。

2月25日,她了發短信給她的丈夫說她餓了。從保健院的監控視頻中可以看到,下午17時25分張亞洲於走進李紅霞所在的待產隔離室。

下午17時47分,幾名護士走到門口,試圖要進入,但是門被反鎖,於是走開,但是隔壁房間與入口處的門都是打開的。

第二天,2月26日,醫院給了李紅霞的父母約6,000元,因為她是在醫院期間死亡。震驚不已的兩個老人收下了院方的現金,權充緊急料理後事之用。

在婦幼保健院的大廳裡,醫務人員對問案的人員,聳了聳肩說,李紅霞被殺的那天,每個工作人員都正在吃午餐。兒科負責人李平還說,「沒有人看見他把她掐死」。


△  李紅霞被勒殺所在鹿邑婦幼保健院的一處走廊。

李紅霞被勒殺之後不久,夫家張家的人擔心自己的安危,帶走李紅霞的一歲女兒,全都逃逸無蹤。李紅霞的家人則闖入張家,把李紅霞停屍在客廳當中,用婚紗照和冬天的衣服,佈置成為奠祭李紅霞的靈堂。

李紅霞的父母和弟妹說,我們要承擔李紅霞的殯葬費用,我們得到的支援很少,得到當地官員和警察的騷擾不少。李紅霞的母親自問自答,「誰來幫我們?沒有人來幫過!」

4月下旬,李紅霞被勒死近兩個月後,張某的父母回到村裡和李家開始談判,但是傷方還沒有達成協議或始否將李紅霞的遺體埋葬。

張某已被警察刑拘,並未對此事發表評論。在黨媒河南電視台最近的一次採訪中,他承認在去年5月和今年2月毆打李紅霞,而李紅霞的死亡是「一時衝動」的失手。

張在鏡頭前說,「我們打架,我失手殺死了她」。

在鹿邑縣警察局,偵辦此案的調查組長拒絕發表評論,推說縣宣傳部門的官員才能回答。當記者通過電話聯繫到宣傳部門,該名官員推說,他們沒有管轄權。

「中華婦女聯合會」鹿邑縣辦公室郭主任在被問到說,李紅霞有沒有可能受到保護而活命時,她回答說自己也不敢確定

「她有沒有可能受到保護?我怎麼知道?」

 

出處︰華盛頓郵報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