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王姬的爱情感动美国官员

王姬的爱情感动美国官员

分享

娱乐圈的分分合合从来司空见惯。但著名演员王姬的感情经历,令人为之动容。王姬对爱情的追求是崇尚完美的,觉得人生只能有一次爱情,忠贞不渝。为了坚守这个信念,王姬付出得太多太多,但最终获得幸福。王姬的演技是公认的,好妻子好妈妈的口碑也是公认的。在娱乐圈聚散无常的大背景下,王姬的爱情故事倍显动人。

媒人是个小混混

王姬说:“做我们这一行的,诱惑很多,经常会有寂寞的时候,把持不住自己时,就会轻言离婚,幸好这种事没发生在我身上。我和老公青梅竹马,是部队的战友。我觉得是他的宽容、理解、大度、容忍、幽默,深深吸引了我。”

在基建工程兵文工团,王姬的那个“他”和王姬分在同一个舞蹈队,在王姬的印象里,他是非常聪明活泼、幽默风趣的人。他们虽然在舞蹈的合作上珠联璧合,天衣无缝,但在感情上却历经磨难,好事多磨。两人的媒人居然是一个至今不认识的街头小混混。在文工团的时候,有一次宣传队只有两张票,班长便派王姬和他一起去看。看完演出,在等公共汽车的时候,旁边有个小混混说:“嘿,小兵带了个小兵婆。”窘得两个人脸都红了。“我当时除了害羞之外,心里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小兵与小兵婆,男与女,我和他……”这个小混混一语道破久藏在两人心中的天机,倒也点成了一对鸳鸯。自此,两人就经常在一起,看电影,聊天说地,无忧无虑,一直到他要考大学而离开部队。

守候两年此情不变

王姬对那一次告别的情景记忆犹新:“他好像说我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不忍心摘,也没有资格摘;又说他要去读书,读书必须专心,等他读完书,‘功成业就’再来找我。大有秀才哥哥告别多情妹妹,远走他乡去考状元的味道。话说得含蓄极了,不过我听得明白。尽管大冬天寒风凛冽,身子在军大衣底下哆哆嗦嗦,可心里却是热烘烘、暖洋洋的。我和他就这样私订了终身。当时我还不明白男欢女爱为何物,却把他的这番话当成了海誓山盟。没有拥抱、没有接吻,甚至连手都没有拉一下,彼此之间还隔了一步远。”但一颗爱情的种子就这样深深地埋下……

王姬就这样痴痴地等着。两年过去了,他们之间没有见面、没有书信、没有电话。王姬说:“两年中他没有来找过我,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搅他,就算心里一天到晚装着他,像疯子一样地想着他。”此时的王姬已经考上了北京“人艺”。

可是当有一天有人向王姬示爱时,王姬拒绝了但觉得很委屈,开始暗责他:为什么这般缩头缩脚,从来不主动和我联系?为什么让我如此形单影只,让别人来怜香惜玉?王姬写了洋洋洒洒十页纸的信,来到他所在的宿舍楼,挨家挨户地敲门,一户一户地寻找,功夫不负有情人,最终找到了情郎的家。

王姬把那封信交给他,飞也似地离开了,但心里很畅快。很快他回复王姬,说:“你现在拍了电影,又考上‘人艺’,就像天上的星星,我不敢摘,怕配不上你。” 王姬心想:“那个时候我是花朵,不忍心采摘,现在我又是星星,不敢摘,这何时算是个头呀!”敢爱敢恨的王姬主动出击,明确了恋爱关系。

20071206-31

爱情故事感动美国官员

1987年6月,去美国前夕,王姬说:“我就要你一句话,只要你要我留下来,我马上就把签证撕了。” 他微笑着摇摇头,拥抱了王姬,让她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此去一别就是三年。

去美国之后,三年来,王姬一直尝试着把他办到美国去,但一次次被拒签。王姬手足无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由于当时办绿卡的条件限制,王姬不能够回国。怎么办?敢说敢做的王姬决定演绎一场跨越三国的爱情。当时王姬担任全美最大的华语电视台的新闻播音员,她请了一个长假,然后打电话让他到泰国见她。

相隔三年,他们居然在机场擦肩而过时,差点互相认不出来了。“当时我们久别重逢的那种兴奋、激动,完全被对前景的忧心忡忡给冲得一干二净,我们感到孤独无助。”王姬找到当地的中国领事馆要求马上结婚,领事馆的答复是你们结婚可以,但是要帮你们签结婚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你们要不要在这儿等?王姬说:“我们不可能在泰国等一个月,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可以在这里生活一个月。”爱情的力量使王姬急中生智,直接给美国驻泰国领事馆打电话,对方一位官员请王姬面谈。当天下午,王姬走进了美国驻泰国大使馆。这次拜访,王姬仿佛不是求对方办事的,而是去宣读她的爱情宣言。她跟那位官员谈起她凄美的爱情故事:真心相爱,却远隔重洋;三年时间,五次拒签,饱尝了思念之苦,但“虽九死心犹未悔”。接待她的美国官员感动得泪眼汪汪。结果事情峰回路转,她的白马王子终于拿到了赴美签证。

给彼此更多的宽容

为什么王姬对这份感情如此坚忍执着?王姬说:“我觉得生活中也许不乏遇到优秀男人的机会,但像他这种特别适合做丈夫的很少。我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错人。他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真正爱过的男人。我觉得他那种吃亏是福的心态,特别像一个大丈夫。他懂得怎样理解关爱自己的女人,很宽容,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很多男人尽管事业上很辉煌,但在对待女人方面,简直是小男人。”

刚到美国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创业阶段,压力都很大,后来又有了孩子,双方也曾发生争执,甚至说分手算了,但最后总是又在一起。王姬说:“现在我们的磨合期早过了,相对进入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我觉得老公善解人意,永远在总结自己不好。于是我也检讨自己,多正视自己的缺点,发现对方的优点,生活就是这样,加上这些才是完整、美好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