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于芬:周继红惯着郭晶晶会害...

于芬:周继红惯着郭晶晶会害了她

分享

一句“那个加拿大胖子”,一串正在手工穿结的玉件,让本就处于风尖浪口之上的郭晶晶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再加上周继红的一句“多点理解,少点苛刻”,更是让最近一段时间话题不断的中国跳水队再次成为外界议论的重心。究竟该如何看待郭晶晶的“失态”以及中国跳水队的“管理之道”,刚刚在几天前被周继红公开拒绝回归的于芬,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时候,给出了这样的观点:“媒体对郭晶晶的要求严厉些、苛刻些,很正常。跳水队放松要求郭晶晶,是捧杀,对运动员的健康成长有弊无利。”

成都商报:世界杯结束了,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郭晶晶的事情,请问你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呢?

于芬:作为一位奥运冠军、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郭晶晶那样说,那样做,肯定是不对的。每个孩子在小的时候肯定都受过这样的教育:要做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孩子。何况是一个明星级的运动员并且又是在公开的场合呢?

成都商报:但是,周继红在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却表达了希望媒体“少些苛刻”的观点,与你的意见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相反。你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点的呢?

于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这很正常,但是,对于一个管理者来说,更为重要的,应该是尊重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具体到郭晶晶这一次的事情,坦率地说,我觉得并不存在着媒体对郭晶晶是不是苛刻了的问题,关键在于媒体的报道是不是属实的,只要问题是确确实实存在的,那么不论是郭晶晶本人,还是中国跳水队,就应该虚心接受舆论的监督与批评。

成都商报:众所周知,郭晶晶当年也是你的弟子,那么,在你眼中,她究竟是怎样一个运动员或者一个人呢?

于芬:郭晶晶进国家队的时候,正是伏明霞处于很好的时期,所以如果跟伏明霞比起来,她要随和得多,对于我提出的甚至超常严格的训练要求,她也都能够接受下来,可以说是一个能够承受压力的队员吧。当然,她现在已经是队中的大姐大了,个性突出一些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我始终觉得,出现这一次的事情,并不仅仅只是她个人的问题,跳水队平时怎样来要求她并管理她,也显得相当重要,毕竟她再是怎样的明星,也还是一名运动员吧!

成都商报:其实,在这一次的事情出来后,也已经有这样一种观点:跳水队平时对郭晶晶这样的大牌太纵容了,以致于惯出了毛病……

于芬:跳水队有没有纵容郭晶晶,这我不好说,但是从国内比赛的情况来看,她确实得到了一些 “照顾”,有时她跳的动作并不是很好,但还是可以得到比较高的分,殊不知,这对她比好国际大赛不仅没有帮助,而且可能还会“添乱”,因为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赞扬声中的人来说,突然面对一个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都是本能地会有一些情绪化的东西表现出来的。所以说,一旦放松了对运动员的要求,那么对她的成长并没有好处。

成都商报:但是,对明星运动员的要求严格,又会不会真的出现周继红所说的“苛刻”的问题的? 于芬:其实,对于任何一个公众人物来说,媒体对你的要求都肯定是比对普通人更为严厉些、苛刻些的,这很正常啊,你总不能只享受外界的阳光雨露,而不愿意承担任何的责任与义务吧?!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当你成为奥运冠军、成为明星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你的角色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只需要在赛场之上有所表现、有所作为的运动员了,而应该是一个能够承担起更多责任、经得起更多考验的社会人了。所以说,如果跳水队放松对郭晶晶的要求,那么这并不是爱护她,而是捧杀,对她的健康成长有百弊而无一利。

成都商报:我们还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在世界杯跳水赛结束后,你对中国男台项目表现出了深深的忧虑,这又是为什么呢?

于芬:很简单,如果跳水队再不抓紧时间解决这个项目的问题,那么我们最终丢掉的就不仅仅只是世锦赛与世界杯的金牌,而是奥运会的金牌了。确实,中国跳水已经是相当的辉煌了,但是,我相信对于任何一个关心中国跳水的人来说,他们期望的应该并不仅仅只是现在的辉煌,而应该更多期待的是在奥运会上成功包揽8枚金牌。可是,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情况却是,在过去整整一年的时间内,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2007年世锦赛上我们所犯下的错误,现在依然在犯。

成都商报:巧合的是,这个项目上的两名队员正好都是你在清华大学带出来的弟子。在你看来,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他们无法实现突破呢?

于芬:从表面上看是周吕鑫与林跃这两名队员自2006年获得世界杯冠军后没有实现突破,从深层次的原因来看,是他们没有得到教练有效的指导,以致于他们现在依然只有2006年的那几个比赛动作,而这种“原地踏步”,使他们不仅失去了冲击高难度动作的机会,而且失去了通过冲击高难度动作促进现在动作稳定性的机会。可以说,这是一种战略上的失策,而这种失策不仅会影响2008年的奥运会,而且会影响奥运会以后的中国男子跳台的整体局面。

成都商报:你同样表示担忧的,还有女子跳台这个项目。这又是为什么呢?

于芬:虽然在这个项目我们拿到了冠军,但是有一个现象却值得我们高度重视,那就是一些外国选手在动作的难度上已经领先于我们,而这种领先在我们运动员未来的发挥势必会受到身体发育的影响之下,甚至会左右最终的结果。说得再直接一些,陈若琳、王鑫两名队员目前正处于女孩子身体发育的高峰期,她们在赛场上的表现随时都有可能受到发育所带来的影响,而国外的运动员基本上都已经过了发育期,如果不考虑这种因素给比赛带来的影响,最终可能会让我们前功尽弃。

成都商报:但是,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周继红在世界杯期间已经表明你重返国家队已经没有可能,你说这些的意义又何在呢?

于芬:首先,我是向国家体育总局提出重返国家队的申请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得到总局的明确答复,而且,在我看来,周继红的话究竟能不能代表总局,也很是一个问题。所以,我重申自己的观点:我没有放弃重返国家队的愿望。其次,作为一名中国跳水教练,在很多人可能都陶醉于中国跳水拿到了世界杯7枚金牌的莺歌燕舞声中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指出自己所看到的问题。

成都商报:在很多人看来,你重返国家队受阻,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周继红。你又是如何看周继红的呢?

于芬:当我是国家队教练的时候,她是国家队的一名队员;在我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队员的时候,她是中国跳水的一名行政干部。不过,我想我们俩最为本质的区别,应该还是她懂得如何运用手中的权力进行管理,而我甚至已经可以说是继徐益明之后惟一不仅能培养队员,而且能培养教练的专家。我不关心自己回归国家队的阻力究竟来自于哪一方或者哪一个人,我在意的是,一个有能力而且愿意为国效力的人,不应该永远被国家队拒之门外。

来源:成都商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