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演艺圈“孝星” 姜文姜武轮...

演艺圈“孝星” 姜文姜武轮流照顾久病父母

分享

 

姜文姜武

【新三才网讯】著名演员姜文和姜武,一家两个影帝,如此殊荣,最开心的莫过于抚养他们成长的双亲。但更让姜家父母高兴的是这哥俩从小的孝顺与懂事,成名之后,姜文姜武更是加倍地对父母关心。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姜文兄弟俩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从未改变的孝心。

姜文偷吃猪油睡着了

姜家有两个胖小子,一个特能闹腾一个特别懂事,这在河北唐山市一个山村中,是家喻户晓的事情。

能折腾的是大哥姜文,懂事的是姜武。姜文小的时候特别胖,一年前戴上的镯子都窝进肉里找不着。

有一次,姜妈妈突然找不着姜文了。后来竟在碗橱里发现了姜文。原来姜文偷了家里一罐子猪油,躲在碗橱后面吃。没想到吃饱后,太舒服就睡着了。

偷吃猪油还不算,姜文还特别喜欢趴在水缸上瞧自己的影子。瞧着瞧着就一头扎了进去,成了落汤鸡,但心里却乐得不行。

哥哥这么折腾,着实让姜妈妈“头疼”不少,幸亏弟弟姜武从小就特别懂事。4岁的姜武在姜文出去玩时,便会主动留下来帮妈妈做事。

有一天,姜妈妈在院子里洗豇豆,小姜武走过去拽起长长的豇豆,对着水龙头冲起来,可是豇豆没洗好,姜武的衣服却被水淋湿了。母亲又气又急,轻轻地在他的小脑袋上拍了一下:“小淘气!”。

“小二不是小淘气,小二在帮妈妈洗菜!”姜武一本正经地说。

两个影帝原来是“砌房匠”

转眼到了上世纪80年代,虽然姜家清贫依旧,但姜文在弟弟的影响下渐渐没那么折腾,也开始在家帮父母干活。姜文知道母亲特别爱干净,就想把平房弄得亮堂些。

有一次,他发现学校附近的建筑工地上有石灰,就央求建筑工人给一点儿。人家居然给了一大块,姜文高兴极了。第二天,姜文和姜武把家具挪开,将石灰和清水放在桶里搅匀,用排笔刷开了。

几个钟头后,母亲回来。看着雪白的墙壁和身上沾满白灰的两兄弟,一时竟有些哽咽。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尚未干透的墙面,嘴里念叨着:“这俩孩子,累着了吧……”

忍着熏人的油漆味儿,姜武又把家具全部刷了一遍,“唰唰”的声音吵醒了正在睡午觉的姜文,他对着刷好的家具,左瞅右瞅却犯起了嘀咕:家具怎么一点儿也不光鲜呢?

哥俩出门请教油漆师傅,人家一听就笑了:“你得先拿砂纸把家具表面磨光才行。”姜文姜武找来砂纸“哼哧”、“哼哧”地磨,连晚饭也只匆匆扒了几口。

自从充当“粉刷匠”,哥俩好像对水泥工的工作产生了莫大的兴趣。看到父母因为要腾出地方让他俩睡,每晚要挤在一张狭窄的床上。

于是,姜文准备和姜武把家里的厨房改成卧室,再盖一间厨房,但是犯愁没钱买材料,聪明的姜武想了个好办法,放学后就四处捡碎砖头和木条,一两个月下来居然攒了一大堆。

借拍片之机带父母外出旅游

1984年,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姜文(姜文的指数 姜文的影像 姜文的明星村),给父母各买了一双羊皮鞋,给姜武买了一件相当合身的蓝色毛衣,那天成了姜家的节日。

19岁的姜武也希望和哥哥一样能为这个家做点什么。1988年,姜武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名落孙山。21岁的姜武常坐在院子里发呆。对儿子的消沉,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父亲跟姜武说:“小二,真想干点啥,就往前奔,别没个男人样!”

1990年姜武终于收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1992年,姜武参拍了一部《俄罗斯姑娘在北京》的电影,受到媒体关注。他马上为母亲买了一件皮大衣。

考虑到父母大半辈子都没出过北京城,姜武便借拍片的机会经常带父母到外景地观光。

病房里的喜庆春节

尽管姜文(姜文的指数 姜文的影像 姜文的明星村)姜武两兄弟一直悉心照顾父母,但毕竟父母年事渐高,身体越来越差。

1999年春节前夕,母亲心脏病突发住进了医院。爱热闹的老人很想回家过年,但医生不允许。为了让老人家过一个祥和、喜庆的春节,姜武和妻子买来灯笼、气球和大红的“福”字,把病房布置得喜气洋洋,远在法国的姜武也不顾时差,连夜给母亲打来电话,讲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哄得妈妈的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一家人在医院里吃饺子、看电视,过了一个特殊的除夕。

母亲胃不好,但爱吃辣的东西,姜武担心吃出什么毛病,总是婉拒老人的要求。

一次,老人忍不住说:“小二,放点辣椒吧,可把我憋坏了。”姜武装作没听见,递上一个苹果说:“妈,吃这个,吃这个。”母亲笑了,她明白儿子的装聋作哑其实是一片孝心哪!

辗转片场与医院的两兄弟

1995年的春天,姜文和姜武分别在涿州、承德拍片,突然接到电话说父亲被送进了积水潭医院,必须马上进行大手术。两兄弟心惊肉跳地赶到医院,拿着手术通知单心里直发颤:这字一签,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要是万一……两人呆立了半晌,医生又过来催,兄弟俩才一咬牙签了字。手术进行了八个小时。万幸的是手术比较成功。

此时,两部戏的导演也在河北焦急地等待他们,两兄弟经过商量,决定让姜文先去涿州,然后两人每天换班。当晚,姜武住在医院里,父亲的脊椎里打了钢板,不能随便用力。要给父亲翻身,姜武得和两个大夫一起协调动作,用力不能有丝毫的偏差。每翻一次,姜武都紧张得要命。

第二天早上,姜文风尘仆仆地从涿州赶来,一脸倦容地出现在病房里,姜武交代完有关情况后,忧虑地看了看父亲,匆匆地踏上了往承德去的火车。在父亲住院的几周里,兄弟俩在拍摄地和北京之间跑来跑去,两人几乎都24小时连轴转。

几周之后,父亲可以下地了,兄弟俩狂喜不已,父亲也高兴得合不拢嘴:“多亏了你们这两个孝顺的傻小子!”

来源:金鹰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