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影评】何必曰利?《間諜橋...

【影评】何必曰利?《間諜橋》(Bridge of Spies)

分享

/p

別出心裁的導演史匹伯格(Steven Spielberg)又挖掘歷史,再度拉角「湯姆漢克」(Tom Hanks)在電影《間諜橋》(Bridge of Spies)裡飾演律師「唐納文」(James Donovan, 1916~1970)。唐納文因勢利導,半世紀前開過兩項外交談判:1961年豬玀灣(Bahia de los Cochinos) 發生的危機,透過他的斡旋,才讓當時古巴首腦「卡斯楚」(Fidel Castro) 釋放了一千多個俘虜。不過,史匹伯格中意的是唐納文的另一件功蹟,也就是唐納文偏向虎山行的換俘事件。

回到記憶中的冷戰(1947-91)早期,也是台灣所謂施行「反共抗俄」,小學校園裡還挖個「防空洞」,涇渭分明的時代。「蘇俄大鼻子」那時是一種笑謔的稱謂。美國正跟蘇聯譎詭敵對。1957年,美國情報局抓到一個名叫「阿貝爾」(Rudolf Abel, Mark Rylance 飾)的蘇聯間諜。阿貝爾頓成國民公敵,沒人願意為他辯護。律師公會指派的唐納文當仁不讓,提出美國《憲法》第四條修正案,挽救了阿貝爾死刑的判決。他還一心想找機會,用交換囚犯的法子,把他的當事人放回蘇聯。

可以想像他受到多麼大的抵制,火車乘客閱讀的報紙刊出他的大頭照,車廂裡眾人用仇恨的眼光射向他。他的窗戶被厭惡的子彈砸破,包圍屋子的群眾大聲咒詛他的家人。一名警察心不甘,情不願地虛應人命關天的急事,自以為曾為國家打過仗,而他唐納文,乃不顧美利堅利益的賣國賊。唐納文一凜回覆,「我也上過二戰的沙場」。


唐納文秉持的原則非同小可——阿貝爾忠心替委託重任的國家辦事,即使是敵人,唐納文仍要為他伸張人權。 同在這個時候,美國派偵查機去俄國高空攝像。空軍飛行官「鮑爾」(Gary Powers, Austin Stowell 飾)在一次出任務時被炮彈打下來。鮑爾坐牢吃盡苦頭。就認黑白的美國人指責他沒為國捐軀,一定已將國家機密向敵方警察吐光光。唐納文又挺身而出,遠赴東德擔任交換俘虜的工作。

這正是東/西德共產和民主制度一分為二的時刻。東德警察築牆初始,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留學柏林的美國學生「普賴爾」(Frederic Pryor, Will Rogers 飾)騎腳踏車穿過未砌之牆隙,去接女友逃往西邊。他倆立刻被抓,警察不分青紅皂白,以間諜罪羅織普賴爾入獄。日後那道圍牆造成許多東德人為自由而慘被槍殺。

唐納文的精明派上用場了,他籌謀連本帶利,以一換二的計劃進入東德,嚴寒的天氣凍得他直冒鼻水。東德談判手僅顧私利,吃香喝辣,佔盡便宜的嘴臉讓唐納文左右為難。冰天凍地的,他的外套竟被流氓痞子奪走。每次他見到桌上的美酒,都忍不住要喝一口禦寒。

1962年2月,不顧自身安危的唐納文參與了敵我遞交戰俘事件。在東/西柏林之間的格林尼克橋(Glienicke Bridge)上,雙方都荷槍實彈,防止對方使出詭計,寸分寸秒的緊張時刻,不禁令我想起《三國演義》裡類似的例子。唐納文大功完成後,觀者都鬆了一口氣。

唐納文回到自由之地,看見幸福稚氣的孩子躍牆玩耍,立刻聯想到東德人被射殺的一幕。 柏林圍牆如今已成遺跡。東德人今日還可在合併之後當上民選領袖。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啊。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