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虚拟现实 《直到世界尽头》...

虚拟现实 《直到世界尽头》

分享

【新三才网讯】德国导演温德斯Wim Wenders曾于1991年推出一部宏伟的科幻电影《直到世界尽头》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描述在一个装载核能的印度人造卫星失控,即将坠落地球某处,造成全球陷入恐慌之际,法国女子Claire邂逅了陌生男子Sam,从好奇以致爱恋相伴走世界的故事。

Sam偷走他父亲为美国政府开发的脑波录制机原型,四处游历,只为将将自己的见闻带回家,以直接刺激视觉神经的方式,让失明的母亲再度见到世界。旅途中,Sam 看尽尘世沧桑,就算被追杀,仍为了母亲,脚不停歇走遍世界录制回忆。见证Sam的执着,彷佛守护天使的Claire 说:Sam有一双悲伤的眼睛。

人来到这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断经历生命以了解自己。电影中深爱母亲的Sam为了填补母亲人生的缺憾,将自己的经历原封不动地传输给母亲,使其得以于实境中进行人生旅程,这是温德斯于1991年想象的虚拟现实。

人对经历的需要,使得创造虚拟现实一直是重要的人类活动。从三万多年前绘于夏维岩洞Grote Chauvet中火光摇曳下奔腾的动物群像开始,到梵谛冈的西斯廷礼拜堂顶那让观者经历人类命运的米开朗基罗壁画,再到1950年代Morton Heilig 发明的Sensorama,以致于今日各种绘画、电影、以及电视,各式各样的虚拟现实,是人类文明不可缺少的精神元素,持续刻划着文明的纹理。

夏维岩洞

自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便升温的虚拟/扩增实境Virtual Reality/Augmented Reality,与自古以来其他形式的虚拟现实,一脉相承,皆是人类为了更好地满足自己对经历的需要,所发展出来的技术。循此脉络,这次AR/VR的硬件创新,不是由硬件品牌商,却是由Google,Facebook,腾讯,阿里巴巴,以及今年九月加入蓝牙技术联盟Bluetooth Special Interest Group,被认为即将推出AR/VR硬件的Snapchat等全球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所驱动,其意义非同小可。

垄断移动生态圈的Apple、Google、腾讯等已经警觉,AR/VR可穿戴式设备向一般大众普及的技术,已趋成熟,而左右使用者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包括Facebook、阿里巴巴、Snapchat、乐视,以及近年来重振PC时代声势的Microsoft,亦积极跨入此领域。这与是否擅长硬件无关,而是因AR/VR硬件是未来互联网存取界面上的必争之地,掌握这个关键技术,就有可能颠覆目前互联网生态圈的竞争均势,威胁或被威胁到互联网巨头的垄断地位。

以 Facebook并购Oculus为例,就算Oculus没有发展成功,类似的头戴式硬件依然会持续出现。与其被动等待AR/VR发展,让某个极聪明的新创团队掌握此下一阶段的计算载具,并建构于己不利的商业模式,还是应该在自己融资容易时抢先付高价,将趋势刚成形时最有价值的团队买下,不只加速自己成长,于研发上早着先鞭,还有机会在下一阶段的竞赛中,透过掌控播送内容与服务的最重要的渠道,垄断生态圈。

互联网平台一直以来,便是以病毒式的传播模式发展,因此对Facebook而言,就算其硬件于往后不敌竞争者,只要在自己硬件消亡前,Facebook已建立起使用者习惯、社交网络、与生态圈内容与服务的整合,使竞争者的AR/VR硬件不能排除它的应用,则平台仍可顺利移转到这下一阶段的载具,保持行业中地位。这次并购,Facebook或许买贵,但没有买错。

当Facebook透露了垄断生态圈的战略意图后,其他互联网平台企业便被迫加紧脚步发展自己的硬件。自从 Facebook于2014年3月以估值20亿美金收购Oculus后,Google于2014年10月投资Magic Leap,估值20亿美金;Microsoft于2015年1月公布还在研发中的Hololense;腾讯于2015年12月宣布将推出自己的VR头戴式设备,及2016年6月投资美国的头戴式设备商Meta;阿里巴巴于2016年2月投资先前提到的Magic Leap,此公司至此已获资金14亿美金,估值45亿美金;还有最近,Snapchat悄悄准备发展自己的硬件。

神秘的Magic Leap最新发表的产品示意图,图来自Magic Leap脸书-作者提供

在资本市场上具备充分融资能力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各自选择了AR或者VR的硬件创新投入,意味着AR与VR两个目前看似截然不同的路数,有着统合的可能。这些互联网平台想要的,不是自己的硬件规格独占市场,而是这下一阶段载具尽快普及,他们寄生于上,能在短时间覆盖许多人。只满足单一AR或者VR需求场景,并不利硬件的普及,在雄厚的资本支持下,可以预见各方都会想办法也有资源,往统合AR/VR的方向发展硬件。创业团队Sulon于GDC16发表,同时是AR也是VR的Sulon Q,虽然不会是此硬件最终的模样,但能让人一窥未来。

如此一来,改变平凡人生的经历制造机,与相较于手机更直观、更有弹性的计算器界面结合在一起,AR/VR将大幅拓展人类行为中「因 – 脑 – 手 – 果」的联结,并直接取代目前的移动式设备,对互联网产生全面冲击。现今移动互联网上,除了少数需高强度线下积累的应用,比如健康医疗方面的应用,在转变过程中较有余裕;大部分的应用,如不能开始以新形态的人机互动、紧密的虚实关系、及更图像性的内容,重新思考设计,进行产品实验,以在适当的时候,移至下个阶段的计算平台,则当虚拟/扩增实境硬件普及之时,这些应用,将全数被取代。并且因为人机互动的升级性太明显,情况会比产业由PC端移至智能型手机端的时候,还要惨烈。

对投资人而言,面对AR/VR的趋势,在综合考虑企业整体基本面,市场估值合理的前提下,有几种投资策略可以思考。其一是投资在这波大势发展中,提供不论哪个阵营都需要的组件或者关键技术,使行业得以普及的企业。这些企业必须是最先受惠,并且竞争优势清晰短时间不会改变,且新业务带来的成长不会消洱于随之减缓的手机市场。比如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提供目前性能最好GPU,在进行机器学习与处理大量图像信息方面大幅超越竞争者的Nvidia;或者仍是风险投资阶段,但其开发引擎已是目前制作3D游戏或内容的团队都必须使用的Unity Technologies。这类投资要留意的是,其受惠显而易见,市场估值恐怕已经过高。其二则是及早投资已妥善布局AR/VR载具的平台型企业,比如先前提及的Facebook。其三则是等,等到AR/VR载具确定统一,人机互动模式清楚,而普及已发生,再投资这领域。可想而知,那个时候已没有简单的投资项目。

Claire废寝忘食地盯着自己的梦

人类对于不同经历的追寻,只有当他们陷入如希腊神话里Narcissus痴心地望着自己倒影而死去的自我迷恋时,才会停止。在《直到世界尽头》电影后半,Sam的母亲过世后,Claire与Sam为了帮助Sam的发明家父亲,用机器录制自己的梦境。当他们开始观看自己的潜意识,那些逝去的记忆、过往的伤痛、孩提时压抑的欲望与梦想,他们忘了彼此的存在,在荒野中如鬼魅般,每夜录制,一刻不停地盯着自己的播放器。这彷佛是温德斯预告今日的人们频频刷新Facebook之景。而呈现着每个人的网络倒影的Facebook,如今正跨足虚拟现实,要喂食人们人生经历,这是否将使得如此寻得的经历,都混入自己的倒影,而人们的精神发展,要陷入自我迷恋这黑洞?

《直到世界尽头》电影最后,Claire因为读了好朋友在一旁看着她与Sam的旅程写下的小说,而治愈了自恋,成为太空站的工作人员,由外层空间平静地望着美丽的地球。科技前进的动力,归根究底是对死亡的抗拒,是人类望着必然的尽头,仍拥有源源不绝生命力的表现。在竞争生存的过程中,有些残酷使人们转而加深自恋,并因技术进步而扩大沉溺,但这其实一直都存在于人类文明当中,毕竟Narcissus只需要湖水就可以自恋至死。重要的是,总还有足够比例的人们,厌倦逃避,喜欢了解事实,并试图做出改变,获得各种经历,也推动着文明前进。在科技往它必然要去的方向发展的同时,让我们坚信,人们能够保持完整的人性,往其精神必然要去的方向前行。
作者:林意凡
来源:风传媒

 
(责任编辑:香香)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