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李安谈《卧虎藏龙》的武术镜...

李安谈《卧虎藏龙》的武术镜头

分享

塑造角色方面大有所成,从《饮食男女》中的台北父女,到《冰风暴》中心怀不满的美国中产阶级。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李安拍摄武打电影会是什么样呢?

这一问题的答案便是《卧虎藏龙》,这个夺人眼球的历史故事包含了中年人的浪漫、年轻人的叛逆,以及精彩绝伦的打斗。

李安与香港传奇动作指导袁和平深入合作,投入独特而严酷的武术电影制作中,并创造了一系列史诗般的剑斗场景。他拍摄的三个主角之间的高潮打斗戏是整部影片中最动人、最优美的场景。

这一场景由中国安徽省的一个空院子里开始,杨紫琼扮演的武功高手俞秀莲和章子怡扮演的贵族小姐玉娇龙正在激烈打斗,玉娇龙使用的是她偷得的青冥宝剑。紧接着她们打到了一片与之前场景截然不同的绿油油的草地和摇曳的竹林上,周润发扮演的剑术大师李慕白在此出现。

7年后,李安仍在称赞杨紫琼武打表演的干练和聪慧。然而他想达到的不仅仅是翻转、踢和冲撞。“我不会让他们任意地去做太奇幻的事情,我仍然看重剧情和美学,以及角色在整个动作戏中的情感变化。我做的只是充分利用武打这一形式。”

在通常的中国武打电影中,完全的打斗场面都控制在4分钟内。这就是我要达到的目标。首先俞秀莲告诉所有佣人离开房间,关上房门,她准备跟玉娇龙好好交手一把。由于武打电影相比京剧要复杂得多,因此演员需要摆一个姿势来暗示观众,接下来就是4分钟的纯打斗戏。这是非常标准的方案,她们不会直接打起来。并且这一开战姿势也暗示着角色的出身,她们用肢体语言交谈。这是我们在北京摄影棚搭的场景。

从90年代初开始,导演们就喜欢在这种镜头中使用Dolly车来突出武器,同时还会强调面部表情和眼神。我把Dolly车推到杨紫琼跟前,因为此刻她的表情很紧张。另外,杨紫琼拿着一把刀,因此另一只手就模仿刀的样子。而对于另一边章子怡的镜头,由于她拿的是剑,因此伸出两根手指头来模仿剑。我们使用了西藏大号制作“呜呜呜”的音效,和母老虎的声音很像。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这是打斗的正式开始。我使用中全景镜头,你可以看到武打动作,看到武器在空中挥舞。这一景别对演员来说难度很大。近景中演员还可以偷点懒,看上去效果仍会很好,但是全景镜头就要求演员很卖力地表演了。另外章子怡有飞身一踢的镜头,所以还需要吊钢丝。她在腰间捆了钢丝,通过衣服上的洞引出来,然后固定到天花板上,后期再用数字技术擦除掉。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美学上的选择,这些镜头很美,胜过近景镜头。演员们通过肢体语言进行交流,而不是像近景镜头一样满是武器碰撞和面部表情。我们间歇性地切到俯视镜头,你会感觉到构图很优美。另外,我们还会使用替身,甚至是戴假发的男替身。通常武打电影都不会考虑镜头的美学,比如在李连杰的电影中,导演不会考虑镜头怎么运动,而是直接把镜头对准李连杰的脸。

为了让打斗戏变得更精彩,我们必须使用一些道具。你看到那张大桌子了吗?我们得把它砸了。我们只有一张桌子,所以这个镜头必须一遍过。他们把桌子切割成块,由12个人用绳子拉,向四面八方飞散开。画面左边的替身演员为李连杰当过替身,他被钢丝吊起来翻了三个圈,而画面右侧的替身演员则是真的跳起来翻身。你可以看到他的腰部动作是多么完美。他体型修长,因此很多时候都是给女演员当替身。

大多数火花都是真的。他们把某种电动齿轮和钢丝安装在武器上,因此当武器碰撞时就会制造火花。在美国是不允许这么做的,但是火花并没有很接近演员,我觉得明星们是很安全的。观众看到的蓝色火花都是真的,我估计只有几个镜头在后期做了增强,以获得更好的效果。

由于我相比一般的武打电影要更注重戏剧性,因此会有更多切换到面部表情的镜头。人们不希望连看四分钟以上的打斗戏。你得让角色停顿一下,争吵几句,摆个造型,喘口气,相互看看对方,然后再接着打,打得更激烈。这是武打片自有的叙事方式。我本来希望让演员使用类似鞭子的锁链作为武器,但是袁和平说这种东西很难操控,他的主意是让杨紫琼换用更大的一把剑。我觉得这个点子很有意思。

接下来李慕白出现了,他和俞秀莲总是劝告玉娇龙交还宝剑,于是玉娇龙跑掉了。如果我从顶上俯拍,这个镜头就只关乎玉娇龙一个人,因此我从她背后拍摄,显示她正在逃跑。天空是后期加上的,因为这个镜头是在摄影棚拍的。钢丝挂在天花板上,当助手们拉钢丝时,她能飞起来大约两层楼高。

到了室外,我们想模仿蜻蜓的飞行技术,点一下水面,然后又飞走,我想真正实现这一效果。因此我们精心搭建了池塘两边的架子,让二三十个人一起拉钢丝,让周润发和章子怡可以做蜻蜓点水。有的工作人员因为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已经吐了,而有时候演员也不是在水面点了一下,而是直接栽进水里了。所以最终我们在电脑中修正了整个镜头,但不能说这个镜头是数字制作的,它跟《蜘蛛侠》截然不同。

竹林上空的打斗戏用的也完全是低级技术。演员们被大型建筑起重机吊得很高,大约离地60英尺。他们被二三十个人从不同方向拉,因为他们要跟随竹子摆动的节奏。这个镜头非常难,因为他们既要打斗,又要模仿轻功的感觉。我当时很担心,如果起重机翻倒了,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我信赖袁和平,如果他说这很难做到,我还是会坚持去尝试一下,但如果他说这很危险,我就不会去做。

我们在上海西郊的一个乡下搭了个两层楼高的台子,在那儿拍摄了大约三个半小时。要找到有路的竹林实在很难,通常竹林里没有地方可以安置巨大的、80英尺高的起重机。章子怡得保持踩在竹子上,并试图把周润发摇下去,但她却一直在滑倒。然而如果她站得很稳,那看上去就像是她假装站在竹子上,而不是在枝杈尖端寻找平衡。那根竹子我们也绑了钢丝,我们把它拉弯,让它看上去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

我们转战到黄山拍摄,这是中国的名山之一,非常美。绿色是我的主题:青冥宝剑、绿色的竹林、朦胧的草色都是李慕白所追寻的神秘气息的来源。但同时黄山又很险峻。我们在一条路上往下看,可以看到池塘的一池碧水,这占据了绝大多数的负空间。武术组发明了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他们在剑尖处加了一些铁作为配重,可以让剑按我需要的方式来飞行。

剑和章子怡都飞落下来,叠在一起。我们拍摄了背景、剑和人。为了衔接这个镜头,在竹林外景地我们得把她从80英尺的高度降下来。她被吊在起重机下面,很危险,只有她和钢丝。那时候,中国武打电影要做到好莱坞电影中的动作,就都得用真人来做。当你不依赖于计算机图像时,你就得靠人力来完成。你得信任做这件事的人。而借助电脑时,我想我应该可以放松地坐着,很开心地等待着结果,而不是像在片场那样坐在椅子边缘,担惊受怕。

最后这个镜头是在真正的瀑布下面拍的。章子怡旁边的剑被钢丝拉入水中,可以直直地入水,准确地被拉倒水底,看上去非常棒。章子怡得潜入水中,她的体重很轻,我没法让她潜入水中,她甚至都不会沉下去,因此我们在她背上绑了两块重物,这样她就能潜入水中了。如果我们能在镜头内完成一切,我们就不会用后期制作,我们用的技术真的很原始。我感觉这是游击队式拍片法的巅峰了,影片全都是实拍完成的。

(责任编辑:石振麟)

(文章来源:影视工业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