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焦点 人民幣今天和94年大貶值5...

人民幣今天和94年大貶值50% 有一點不同(圖)

分享

1994年人民幣大幅貶值約50%的一幕會重演嗎?支持一次性貶值的人認為這可終結資金持續外流,但達不到效果怎麼辦?

想像一下:人民幣貶值傳言滿天飛。專家們警告稱,如果人民幣大貶值,中國政府與剛上台不久的新一屆美國政府打交道將不會順利。在這種氛圍下,中國居民爭相赴銀行開立境外賬戶。官方一再否認貶值傳聞,結果卻在很短時間內讓人民幣貶值了大約50%。

這是1994年在中國真實發生的事情。如今,隨着人民幣走軟,中共當局正竭力遏制資本外流。在外匯策略師和交易員圈子中,有些人開始相信這種看法:人民幣可能經歷同樣粗暴、只是幅度較小的一次性貶值。一次性貶值的支持者——其中包括一些為政府建言的人士——認為,貶值20%應該足夠了。

對投資者而言,人民幣逐步貶值或許更好,他們仍對2015年8月人民幣急劇貶值所帶來的衝擊心有餘悸。但是,迄今來說,逐步貶值並未阻止資金持續外流趨勢。

現在有一種看法是,一次性貶值會終結細水長流式的資金外流壓力,讓人民幣調整到市場認為相對便宜的水平上。投資者對人民幣的價值感到更加安心了,理論上也就會把資金留在國內。

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UFG)的德里克?哈爾潘尼(Derek Halpenny)表示,這個過程中當然會有輸家——“凡持有人民幣敞口的人”都會蒙受損失,比如背負美元債務的中國企業和銀行。“進口商屆時不得不支付的價格意味着,其利潤率會受到擠壓。”

如果中外投資者確信大幅貶值真的是一次性的,這或許有助於遏制資金外流。中國周三公布了11月外匯儲備數據,投資者一般會從這一數據中尋找官方干預的線索,數據公布後預計將有進一步跡象顯示人民幣承壓。

10月在美元走強背景下中國外匯儲備減少了475億美元;美國大選後,美元繼續保持強勢,11月中國外匯儲備又大幅減少了691億美元。

外匯市場的共識是,美元一段時間內將保持強勢。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新興市場策略師彼得?金塞拉(Peter Kinsella)預計,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在明年1月會出現“勢頭更猛的上揚”,原因不只是美元升值。新的一年開始,每名中國居民又可再換最多5萬美元的外匯了。

就目前來說,鑒於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匯率差得不大,市場顯得很平靜。一旦二者差距擴大,觸及今年1月的高位1400個基點,就說明市場預計人民幣會進一步貶值。

法國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亞洲研究主管克勞斯?巴德爾(Klaus Baader)表示,如果一次性貶值的邏輯建立在人民幣無論如何都將繼續穩步貶值的預期之上,“那麼在理論上——只是在理論上——試圖改變這些預期是有意義的。然而,我並沒有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風險是巨大的。

“問題在於,人民幣處在什麼水平時投資者才會說‘夠了’,而資金也停止外流?這真的很難確定,”巴克萊(Barclays)亞洲外匯和利率策略主管米圖爾?科特查(Mitul Kotecha)表示,他還補充說,他現在越來越多地聽到關於這方面的討論。

“但是,如果你讓人民幣貶值25%,而資金依然繼續外流,結果只是造成了更大的恐慌,那該怎麼辦?”

圍繞一次性貶值這一大膽舉措的好處,人們爭論得更加激烈了,因為政府已採取措施限制人們將資金帶出國門。對海外投資的審查及對人民幣海外匯款的限制均收緊。

太平洋彼岸也很熱鬧——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依然對中國咄咄逼人。上周末,這位候任總統在Twitter上炮轟中國:“中國在貶值其貨幣(讓我們的企業更難以競爭)之前有沒有問過我們行不行……?”

任何預示可能爆發貿易戰的跡象都會讓中國更難以左右其匯率。接下來12個月將是一段艱難時期,不僅是因為美國就要有一位新總統。

中國剛剛實現了長期以來的一個目標,讓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儲備貨幣籃子——現在可不是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恰當時機。

1994年,中國別無選擇,只能貶值,因為官方匯率和黑市價格之間的差距意味着人民幣需要貶值大約40%才能讓二者重合。

現在,離岸匯率表明國際投資者的態度傾向於人民幣進一步貶值,儘管這種傾向很弱。決定權在中國央行手中。國際市場上很少有人認為一次性貶值這種舉措有可能實施,更不必說認為這很明智了——但是,在中國以外,也很少有人敢說自己熟知北京的想法。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