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焦点 重新開放的中國 是否能走出...

重新開放的中國 是否能走出疫情封控的創傷?

【新三才编译首發】在對外界關閉了近三年之後,中國於2023年1月8日宣佈重新開放邊境。自此,居住在海外的中國公民和外國遊客,終於無需再經歷漫長而嚴格的隔離而可以順利到達中國。中國的疫情管控政策放鬆,也恰逢農曆新年春節的開始, 即便此時中國境內的新冠病毒病例和死亡人數正在激增,但是被嚴格封控了近3年的中國人還是懷著喜悅和寬慰的心情迎接這期待已久的時刻。

儘管很多人對中國的重新開放感到高興,然而中國政府突然的政策大轉彎和越來越多的病例仍然迫使許多人保持高度警惕。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多次要求下,中國政府依然拒絕提供國內疫情的真实資料,缺乏透明的疫情数据以及中國政府一貫的造假宣传,使得世界其它國家為了本國人民的安全而紛紛採取措施。目前約24個國家先後採取比之前更嚴格的落地核酸檢查,限制來自中國的旅客入境。

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所採取的全民免疫方式不同,中國政府實施了更加缺乏人性的嚴格的清零封控措施。對於大部分中國人來說,三年的疫情帶來的不僅僅是疾病,更多的也許是精神的創傷。

中國的中部城市武漢被普遍認為是本次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發源地。2020 年 1 月 11 日,武漢一名 61 歲男子因肺炎在醫院去世,幾天後,這座擁有 1180 萬人口的城市進入歷時兩個多月的全面封鎖。封控下的武漢,醫院缺乏藥物,社區被封鎖,居民缺乏基本的生活物資,過上了忍饑挨餓的生活。還有許多居民被迫離開家進行集中隔離。”

中國著名作家慕容雪村在他的最新小說中記錄了封城,他說封城使武漢變成了一座“監獄般的城市”。即便封城產生了如此嚴重的後果,中國政府依然在中國的其他地方複製了這項嚴格的政策。即便被稱為中國經濟魔都的上海也未能倖免。

另一方面,在整個疫情期間,中國政府被指責使用人工智能技術來增強其限制公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的能力。“健康碼”是中國當局用來追蹤公民旅行歷史的應用程式,但這項技術卻越來越多的運用在社會維穩和限制公民的自由中。中國人權律師王宇因健康碼狀態“異常”而被禁止登機、購買火車票、入住酒店或在某些餐廳用餐。2022年4月爆發的河南村鎮銀行暴雷事件中,上訪維權的儲戶也出現了健康碼集體變紅而寸步難行的情況。疫情讓中國政府以預防大流行病的名義擴大了權力和對公民社會的控制。

如今,在中國經濟下行以及各地爆發白紙革命的壓力下,中國政府的疫情政策在沒有做任何社會準備的情況下突然轉向。甚至醫院也是跟普通民眾一樣,在同一時間獲得開放的消息。毫無準備的突然開放令醫院人滿為患,普通人家中也因為前3年被政府限制購買消炎退燒類藥物而對突然出現的症狀束手無策。在這種情況下,重症病人由於醫療擠兌無法得到醫治而死亡。殯葬業也不負重荷,多地不得不興建臨時火葬場以解決屍體不斷堆積的狀況。

如今中國人的生活似乎並未隨著防疫政策的放鬆而有所好轉。 很多人擔心中國何時會爆發另一波局部疫情,一些人專注於儲備基本藥物,而另一些人則努力試圖重返工作崗位。因為長期的封控使得許多餐館等服務業倒閉,一些中小型企業和公司也沒能挺過這段艱難的時間,許多人因此而失業,。

回顧之前的3年,人們將病毒清零下的封控生活描述為他們將永遠銘記的“難忘和痛苦的經歷”。

隨著自習近平第三個任期的到來,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對於在中國政府領導下的中國的前景持悲觀態度。很多中國人在疫情封控帶來的無法走出的創傷下,計畫或者已經開始踏出移民海外的腳步。

(编译:柏興)

(新三才编译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