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 面临消亡的原始部落节日仪式...

面临消亡的原始部落节日仪式(组图)

分享

【新三才讯】全球一体化可能产生的一个潜在后果便是“单一化”,侵蚀文化多样性。与现代社会相比,原始部落的节日和仪式更为丰富多彩。这种丰富多彩提醒我们不同的人对所生存的世界有着不同的见解和想法,所看重的东西也存在差异,任何人都有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的自由与权利。不幸的是,由于不断失去自己的土地,原始部落不仅失去生计之源,同时也失去身份认同感,传统仪式和节日随之走向消亡。


对于很多原始部落来说,生活就是一个仪式接着另一个仪式。他们用仪式向赖以生存的土地以及守护着他们的神灵表达敬意,用仪式祈求甘霖和狩猎时能有好运气,庆祝季节变化和庄稼丰收,同时还会用仪式祭拜逝去的祖先。不幸的是,由于不断失去自己的土地,原始部落不仅失去生计之源,同时也失去身份认同感,传统仪式和节日随之走向消亡。


在蒙古人眼里,马是神灵的信使,男孩子在没有学会走路前先学习骑马。那达慕是蒙古人最大的节日,每年都会举行。那达慕上的赛马比赛赛程可达到30公里,参加比赛的骑手很多是孩子,年龄在6到12岁之间。对于获胜的马,蒙古人会用《Tumay ekh》这首曲表达祝贺。对于落败的马,蒙古人也会用歌声鼓励它们,希望它们能够在明年取胜。


玻利维亚安第斯山脉中部的高原,艾马拉族印第安人正在品尝吉开酒。吉开酒使用玉米酿造并添加红辣椒,是艾马拉族节日庆祝活动上的必备饮品。


破晓时分,巴西马托格罗索州,埃纳韦尼纳维族的男子聚集在圣笛屋“海蒂”(haiti)外面。他们是最近从雨林营地回来的,参加一年中最重要的捕鱼仪式——雅科瓦仪式。埃纳韦尼纳维族人个个是捕鱼能手。在干旱季节,他们用一种名为“迪姆博”(timbó)的毒物捕鱼。这种毒物实际上就是木质藤本植物的汁液。他们在水中捶打成捆的藤蔓,释放毒素,让鱼窒息,最后浮出水面。


进入多雨季节,当塞拉-德-诺特山(Serra de Norte)被云朵包裹时,亚马逊流域持续时间最长的土著部落仪式雅科瓦正式开始。雅科瓦仪式为期4个月,重头戏是建木坝捕鱼。雅科瓦仪式开始时,埃纳韦尼纳维人会在普雷托河(他们称之为阿多维纳河)上建木坝。木坝由十字交叉的树干构成,接合处使用树皮和蔓藤捆绑固定,坝内放入大量锥形捕鱼陷阱,猎捕过往的鱼。仪式结束后,木坝被拆除,让鱼游到上游产卵。


普雷托河的鱼在源头产卵。游到下游时,它们会被埃纳韦尼纳维人放置的锥形捕鱼陷阱捕获。捕获的鱼放入棕榈叶编成的小篮子,而后在所谓的“烟屋”熏制,最后用独木舟运回村子。雅科瓦仪式结束后,木坝被拆除,让鱼游向上游产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雅科瓦仪式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呼吁进行保护。过去几年时间里,由于森林砍伐和建造水电坝导致鱼量减少,埃纳韦尼纳维人越发难以举行雅科瓦仪式。


巴西的亚瓦部落会在满月时举行一种神圣的仪式。仪式上,男人们将王鹫的羽毛粘在头发上,而后通过吟诵圣歌进入一种恍惚状态,与掌管大地的神灵进行沟通。这种神圣的仪式会一直持续到黎明。


为了让丈夫与森林中的神灵进行沟通,亚瓦族的妇女会使用树脂将王鹫的羽毛粘在丈夫的头发上。不幸的是,亚瓦族的雨林正在快速消失,速度超过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其他土著人居住地。


亚瓦族的很多雨林被夷为平地,变成牧场。在此过程中,他们的族人还惨遭非印第安人杀害。现在,亚瓦族已经成为世界上受威胁程度最大的原始部落。巴西的一名联邦法官将亚瓦族受到的迫害称之为“种族屠杀”。


印度奥里萨邦的亚姆吉利山,东加里亚空达族人的收获节现场,一名圣徒在燃烧的煤块上跑过。庆祝收获节时,东加里亚空达族人会宰杀水牛献祭,献给山神奈彦吉利。这个部落的生存完全建立在与大自然和睦相处基础上。他们世世代代过着简单纯朴的生活,传承着他们特有的文化。


如果闻到空气中弥漫着姜黄的气味同时看到年轻女子用香料将胳膊涂成黄色,说明你正赶到某个东加里亚空达族人大婚的日子。黄昏时分,头戴面纱的新娘走出家门,在亲友的护送下穿过幽黑的森林,前往新郎的村子。婚礼上,宾客们载歌载舞,一直狂欢到深夜。


东加里亚空达族人的生活方式正面临韦丹塔资源公司的威胁,长久以来,这家矿业公司便觊觎亚姆吉利山蕴藏的铝土矿。一旦进行开采,东加里亚空达族人的森林和河流将遭到毁灭性破坏,整个部落也将走向消亡。庆幸的是,由于他们的坚决反抗、印度民众以及“幸村国际”等组织的支持,印度政府否决了开采项目。


东非,一名马赛族少年正用力吹一根大扭角羚的角,召唤“磨忍”(十几岁的马赛族勇士)参加e unoto仪式。这种仪式宣告十几岁的磨忍从此步入成年。e unoto仪式持续数天,磨忍们在仪式上载歌载舞,庆祝自己步入成年。


在坦桑尼亚,马赛人的很多土地被政府征占,用于进行各种开发项目或者划为野生动物公园。此外,还有很多土地变成私人农场或者私人狩猎场。


生活在埃塞俄比亚奥姆河谷的哈莫族部落千百年来一直延续着奇特的成人仪式——跳牛。跳牛仪式上,只有成功跃过牛背4次的男孩才可升级为男人,从此可以娶妻生子。这个部落几百年来一直过着平静而原始的生活,不受外人打扰。奥姆河谷地区虽然面积不大,但却生活着很多不同的部落,在历史、文化和习俗方面富有多样性。不幸的是,由于建造水电坝和开辟种植园,当地部落的传统生活方式正面临威胁。


在跳牛仪式现场,妇女们会用言语戏弄和激怒男人。最初,手持细长木棍的男人表现出迟疑,最后还是抡起木棍,抽打她们赤裸的后背,每一棍下去都会留下一道很深的伤口,但妇女们仍会继续激怒他们。哈莫族妇女故意让男人抽打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支持参加跳牛仪式的家族成员,受到的抽打次数越多,就越能体现出她们对兄弟或者其他男性亲属的支持。另一个目的是让参加仪式的男孩树立忠诚之心。


在很多原始部落眼里,灵魂真实存在,是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亚诺玛米族的萨满教巫师自称受到祖先灵魂和智慧的指引,能够让狩猎者满载而归,治疗各种疾病,甚至能够呼风唤雨,阻止天塌地陷。


亚诺玛米族的萨满教巫师正在进行一场仪式,抱成圈跳舞。他们的头上装饰着白色鹰绒,手臂上佩戴猴尾制成的黑色臂环,耳朵上则装饰着绿伞鸟的羽毛。


舞蹈是原始部落精神信仰的一种充满活力的表达方式。在巴基斯坦的兴都库什山地区,当地卡拉什族人会举行名为“乔穆斯”(choimus)的节日,庆祝冬至到来。庆祝活动上,姑娘们身穿装饰着子安贝的服饰,佩戴杏仁项链,围着篝火唱歌跳舞,赞颂她们心中的神巴罗麦(Balomain)。此外,她们还会参加祭祖仪式。


非洲喀拉哈里沙漠,布须曼人围着篝火跳舞。布须曼人是天生的舞者,无论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用舞蹈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情。他们用舞蹈庆祝婚礼和孩子出生,进行各种纪念活动,用舞蹈迎接太阳和月亮,最终也会用舞蹈迎接死亡。


布须曼人会跳所谓的“招魂舞”。跳这种舞必须围着篝火进行,因为他们认为火是神灵的代表。跳舞的同时,他们还会唱歌并有节奏地拍手。布须曼人称招魂舞能够让他们给病人治病和与祖先进行沟通。


生活在非洲南部地区的布须曼人是当地历史上命运最悲惨的部落。千百年来,他们一直以狩猎和采集为生,但随着在他们世世代代的居住地——喀拉哈里野生动物保护区——发现钻石,很多人被迫离开家园,被安置到驱逐营。驱逐营的生活让布须曼人陷入可怕的抑郁。这里酗酒成风,卖淫猖獗同时艾滋病横行,变成了他们的“死亡之地”。

 

(责任编辑:Alan)

(文章来源:网易探索)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