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奥秘 追星女換腎後性格變 告別肥...

追星女換腎後性格變 告別肥皂劇成考古迷

分享

    謝麗爾和16歲的兒子斯圖亞特在一起

據報道,英國普雷斯頓郡彭沃薩姆市37歲女子謝麗爾·約翰遜本來是一個愛看肥皂劇、驚悚小說和歌星傳記的流行文化愛好者,然而令謝麗爾做夢也沒想到的是,患有腎病綜合徵的她接受腎移植手術後,突然性格大變,她再也不愛看肥皂劇、流行小說或歌星傳記,而是突然迷上埃及考古學紀錄片和俄羅斯19世紀作家陀斯妥也夫斯基等人的小說,而她以前從來都對這些艱深的知識毫無興趣。謝麗爾現在相信,她在移植了器官捐贈者的腎臟後,同時也繼承了器官捐贈者的“個性”!

接受腎臟移植手術後“性格大變”
據報道,現年37歲的謝麗爾·約翰遜是英國普雷斯頓郡彭沃薩姆市人,她在13年前就離了婚,目前和16歲的兒子斯圖亞特生活在一起。早在1998年,謝麗爾就被診斷出患有腎病綜合徵,她的腎臟嚴重受損,總是泄漏蛋白質。

2001年,謝麗爾在英國曼徹斯特皇家醫院接受了第一次腎臟移植手術,然而,那顆移植腎臟在謝麗爾的體內沒有工作多久就失效了。去年,謝麗爾又在曼徹斯特皇家醫院接受了第二次腎臟移植手術,這一次,她移植的是一名59歲男性捐贈者的腎臟,這名捐贈者因為腦溢血而離開了人世。謝麗爾接受腎移植手術後不久就出了院。

然而謝麗爾一些日子後突然發現,她接受第二次腎移植手術後,性格愛好突然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謝麗爾以前一直愛看肥皂劇、流行小說和影視歌星的廉價傳記,譬如她以前就愛看丹·布朗的暢銷書《達芬奇密碼》和藍調歌手敦肯·詹姆斯的傳記。

拋棄肥皂劇,迷上埃及考古片和純文學
可是自謝麗爾接受第二次腎臟移植手術後,她發現突然變了“口味”,再也不愛看那些電視肥皂劇,而是迷上了埃及考古學紀錄片;同時她也討厭閱讀起那些淺薄的流行小說,而開始閱讀英國19世紀女作家簡·奧斯汀和俄國19世紀著名作家陀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

謝麗爾為自己的變化深感驚異,她相信自己在接受器官捐贈者腎臟的同時,也“繼承”了他的個性和愛好。謝麗爾說:“自從我接受了第二次腎移植後,我的智力絕對得到了大大的提高。一次我讀了陀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罪與罰》後,開始和我母親討論起這本書,她以為我發瘋了。我發現陀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比我以前閱讀的那些書更有趣,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喜歡閱讀這樣艱深的書籍,我還開始閱讀簡·奧斯汀的小說,我列下了她的小說名單,我準備從她的《勸服》開始,一本本閱讀下去。”

難道“器官捐贈者”是埃及考古學家?
謝麗爾稱自己現在的脾氣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謝麗爾說:“我兒子說我接受了腎移植後,開始變得蠻橫和活潑,可這並不是真正的我。現在,我渴望閱讀所有19世紀的大部頭小說,可以前,我總是對這些書敬而遠之,退避三舍,我更喜歡閱讀一些帶有花邊新聞的名人自傳。儘管我的性格愛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但腎移植手術卻給了我過一種正常生活的機會,我將永遠感謝器官捐贈者的家庭。”

謝麗爾稱,她懷疑那名去世的器官捐贈者可能是一名研究古埃及學的考古學家,否則她無法解釋自己目前為何對埃及考古學知識那麼感興趣。謝麗爾說:“我過去只看肥皂劇,可現在我愛看大量關於埃及金字塔的科學紀錄片,我希望更多地了解古埃及,這真是太奇怪了。”

■相關新聞
女童移植遇害者心臟夢見兇手
類似的“細胞記憶”故事還發生在了一名7歲美國小女孩的身上。這名小女孩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如果不接受心臟移植,等待她的只有死亡的命運。當這名7歲女孩列入心臟移植等候者名單不久,就等到了一顆合適的捐贈心臟,這顆捐贈心臟的主人是一名10歲小女孩,她在幾天前不幸被人殘忍謀殺了。她的家人在悲痛之下,同意將女兒的心臟移植給其他需要的人。然而,當這名7歲小女孩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後,性格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儘管她壓根不知道這顆捐贈心臟的來源,但她從此卻開始頻頻做噩夢,夢到自己被人謀殺了。

由於頻頻做這樣的恐怖噩夢,這名7歲女孩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創傷,家人不得不請精神病專家來對她進行治療。令人震驚的是,這名7歲女孩對夢中的兇手進行了詳細的描述,她對兇手的描述是如此精確,美國警方靠她的提供的“兇手線索”,竟然一舉逮住了那名殘忍謀殺10歲女孩的兇手!

人體器官擁有“細胞記憶”?
據悉,在醫學界一直存在一種富有爭議的“細胞記憶”理論,這一理論宣稱,人體細胞含有我們的個性和興趣資訊,人類的記憶和個性可出通過器官移植“遺傳”到另一個人的身上。美國亞裏桑那州大學著名心理學教授蓋裏·希瓦茲就是一名堅定的支援者。

希瓦茲教授在20多年中對至少70多例“性格大變”的器官移植案例進行了調查,結果他發現,一名女性接受器官移植後,竟突然開始會說流利的外語;一名女孩移植了一名年輕詞曲作家的心臟和肺臟後,竟突然愛好彈吉它,並開始寫詩和譜曲。另外一名25歲男子移植了一名同性戀者的心臟後,竟突然變得有點“女性化”;而一名女同性戀移植了一名異性戀者的心臟後,突然開始喜歡上了男性。

希瓦茲教授稱,他的研究證明,至少10%的人體主要器官移植患者——包括心臟、肺臟、腎包括心臟和肝臟移植患者,都會或多或少“繼承”器官捐贈者的性格和愛好,一些人甚至能夠繼承器官捐贈者的智慧和“天分”。

然而,“細胞記憶”理論也遭到了許多主流科學家的嗤之以鼻,心理學家理查德·威斯曼教授質疑說:“如果你突然失去一部分手臂和腿,你並不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因此沒有任何理由相信記憶可以建立在除大腦之外的任何身體器官上。”

(中國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