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奥秘 15 個離奇的失憶症案例 ...

15 個離奇的失憶症案例 (上)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在小說中,有一種最受歡迎的劇情就是失去記憶。
在現實生活中,失憶的例子並不像電視劇那麼常見。但是,它一旦出現,常會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束手無策,無法回天。
以下就是15個離奇的失去記憶的例子:

△  1. 安塞爾•伯恩(Ansel Bourne)︰賣座電影的原版真人故事

最有名的失憶症案例是傑森•伯恩(Jason Bourne),在失去了記憶後,卻被迫要去遮掩其過去充當政府職業殺手的真實身分。這個出現在電影《神鬼認證》(The Bourne Identity)中的主角傑森•伯恩,其實是源自另一個真實患者安塞爾•伯恩(Ansel Bourne, 1826-1910)。
安塞爾•伯恩是一名住在羅得島(Rhode Island)的福音傳教士,他在1887年1月17日,去了一趟Providence探望他的姊姊。然而,不知何故,他並沒有回家,而是提光所有的存款,前往賓夕法尼亞州的諾里斯(Norristown, Pennsylvania)。在那裡,他以亞伯特‧布朗(Albert J. Brown)的名字開了一家商店,開始了新的人生。
兩個月後的3月15日上午,伯恩一覺醒來時,竟然不知道自已身在何處。當附近居民告訴他,他的名字是布朗時,他變得很迷茫,在他的心中,日子還是兩個月前的1月17日。
伯恩回到老家後,由物理研究學會(Society for Physical Research)研究。在催眠狀態下,伯恩自認是布朗,所敘述到的布朗的事,就像是自己的故事一樣,但是卻不知道任何有關於安塞爾伯恩的事情。這可能是第一件被記錄在案的失憶症中的「神遊狀態」(fugue state),也就是一個人在突然恢復記憶之前,失去了一段對自己身份的記憶。經過催眠之後,安塞爾•伯恩以伯恩的原始身分過日子,也從未再自認為是布朗了。

 

△  2. 克利夫.韋爾林(Clive Wearing)︰只有幾秒鐘的記憶

在克里斯托弗.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電影《記憶拼圖》(Memento)中,男主角腦袋受重傷,罹患「順行性遺忘」(anterograde amnesia)。儘管他仍然記得自己的過去,卻無法創造任何新的回憶。
這種情況在真實世界是有的,它比遺忘過去的「逆行性遺忘」(retrograde amnesia)更罕見。但是,英國音樂學者克利夫.韋爾林(Clive Wearing, 1938-)卻同時兩者兼具。
在1985年3月27日,46歲的韋爾林罹患了皰疹病毒性腦炎,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皰疹病毒,專門攻擊中樞神經系統。從此,韋爾林不記得過去的事,也無法存留新的記憶。
後來,病毒又繼續破壞他腦袋中的海馬體(hippocampus),這是大腦用來把短期記憶轉換成長期記憶的區域,於是,他又忘記了先前大腦只能儲存幾秒鐘新記憶。
韋爾林已記不得他在1985年罹病之前的大部分生活細節,他可以記得過去有一段婚姻,和前妻有過幾個小孩,但是記不得他們的名字。他記得他愛現在的妻子,但是常常忘記他們已經結婚了。然而,他的「程序性記憶」(procedural memory)仍然完好無損,也就是說,他雖然記不得自已有音樂背景,但是他仍然知道如何彈鋼琴。這聽起來像是一場噩夢,但是韋爾林已經在如此辛苦的環境中,日復一日地已經度過31個年頭了。

 

△  3. 喬迪.羅伯茨(Jody Roberts)︰像似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1985年,住在華盛頓州塔科馬(Tacoma, Washington)的喬迪‧羅伯茨(Jody Roberts),26歲,在《塔科馬新聞論壇》(Tacoma News Tribune)當記者。5月,羅伯茨的家人和朋友開始察覺到她的一些奇怪的變化,她不再照顧自已,開始酗酒。5月20日,她突然神祕消失,離開至親好友長達12年。
只隱約知道,5天後,他出現在遠隔1600公里(1000英里)科羅拉多州奧羅拉(Aurora)的一家商場,狀似迷路的在遊蕩。她沒有攜帶身份證,但有一把座車豐田汽車的鑰匙,但是車子並沒有找到。她住進了丹佛市的一家醫院,醫生診斷確定她已經處於失憶症的神遊狀態。
羅伯茨出院之後,由於無法揭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於是用了「簡迪」(Jane Dee)的新名字,展開新的生活。
簡迪在一家快餐店找到工作,並在丹佛大學註冊入學。在移居阿拉斯加州的錫特卡(Sitka)小鎮之後,羅伯茨和一名漁夫結婚,育有兩對雙胞胎女兒,擔任一名職業的網頁設計師,展開另一段生涯。
1997年,簡迪的阿拉斯加同事,看到西雅圖新聞刊出羅伯茨的圖片,認出了是她。於是,羅伯茨終於和在塔科馬老家的家人和老友重聚,但是她對於他們還是沒有任何印象。
雖然有人把它歸因於是嚴重的壓力所導致她的神遊狀態,但是仍然不知道羅伯茨如何中斷科羅拉多州的一切記憶。

 

△  4. 雷蒙德‧羅賓斯(Raymond Robins)︰消失新聞上了報紙頭條

羅賓斯(Raymond Robins, 1873-1954)是一位著名經濟學家,兼具負責與白宮協調外交與禁運等議題的工會組織者。在1932年9月3日,羅賓斯有一個與美國總統胡佛(Herbert Hoover)會議的行程,但是他卻沒有出現。他最後一次露面是在離開曼哈頓的城市俱樂部(City Club)的時候。
羅賓斯的「消失」,上了報紙的頭條新聞,有報導指稱他可能成了犯罪組織的受害者,但也有報導指出他徘徊在芝加哥街頭,舉止怪異。
11月18日,羅賓斯被發現以羅傑斯(Reynolds H. Rogers)為名,出現在北卡羅萊納州山區的惠蒂爾小鎮(Whittier, North Carolina),抵達小鎮的時間大約是他「消失」一週之際,他自稱是肯塔基州的一名礦工。
他住在一個宿舍,花了大部分時間在勘探,並成為當地的熱門人物。雖然羅賓斯那個時候已經留了鬍子,但是仍然被一名12歲的男孩從報紙上的照片給認出來,通報有關部門,聯繫到羅賓斯的侄子來到惠蒂爾,確認出是他本人無誤,但是羅賓斯並沒有認出侄子,也沒有以前的記憶了。
羅賓斯與妻子重逢,並接受精神治療,終於開始恢復記憶。
據推測,工作壓力加上情緒緊張,可能是導致羅賓斯進入神遊狀態,找尋新的身分的原因。

 

△  05. 道格‧布魯斯(Doug Bruce)︰百萬富豪選擇失憶?

2003年7月3日早晨,一名身份不明的英國男子走進紐約某處的警察局,說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他沒有帶身份證,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只說最近在地鐵列車上突然醒來了時,卻不知道怎麼上車的。
該名男子被送往附近的醫院住了幾天後,在他的背包裡發現一個電話號碼,原來是一名他的女性舊識。她出面指認該男子的名字是道格‧布魯斯(Doug Bruce)。
布魯斯是英國人,在巴黎工作,是一個有百萬財富的銀行家,然後搬到紐約市為了攻讀攝影學位。當布魯斯被護送回到他在曼哈頓的豪宅時,他已經不記得這個地方或其他任何生活上的相關細節。
布魯斯被診斷為「逆行性遺忘」,也成了著名的紀錄片《不知名的白種男性》(Unknown White Male)的題材。這部影片引發了一些爭論,有人指控說布魯斯的故事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專家們也一直無法找出導致布魯斯產生健忘症的意外事件,但是也有人認為它是真實的。因為案發之前不久,布魯斯的一個朋友剛經歷過一場事故,頭部受傷,導致短期的失憶,而這一起事件可能會誘發布魯斯去設計出一個騙局。
不論布魯斯是否偽裝的,至今仍然沒有任何顯示恢復記憶的跡象。

 

△  6. 米雪兒.菲爾波(Michelle Philpots)︰記憶都停在某一天

在電影《我的失憶女友》(50 First Dates)中,巴里摩爾(Drew Barrymore)扮演一名在車禍中頭部受重傷的女人。結果,出現一種罕見的的後遺症「順行性遺忘」,以致第二天睡醒之後,前一天的新記憶全部消失,就認為當天正是她發生車禍的那一天。
這個電影情節,在現實中是有的。1985年,英格蘭的米雪兒.菲爾波(Michelle Philpots)在一次摩托車事故中,頭部受傷。5年後,她又發生車禍,頭部再度受到重創。這些累計的傷害造成菲爾波開始有癲癇發作
。到1994年,她有了順行性遺忘,徹底喪失了製造新記憶的能力。以致此後近20年中,菲爾波一旦睡覺之後,她所有的新記憶全部消失。一醒來,就認為當天仍然是1994年。
儘管在失憶之前,他已經與現任的丈夫未婚同居,但是直到1997年才正式結婚。
結果是,菲爾波的丈夫必須每天早上向她展示兩人的婚禮照片作為提醒。在一次《今日秀》(The Today Show)的脫口秀節目中,菲爾波居然在受訪途中忘記了主持人馬特‧勞爾(Matt Lauer)的名字。為了防止癲癇再度發作,菲爾波動了手術,移走一些腦中受損的細胞,但是看來病情不太可能會好轉,消失的記憶恐怕無法恢復了。.

 

△  7. 「患者WO」(Patient WO)︰記憶只能存儲90分鐘

電影《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並非不可能的事。
以「威廉」為名的「患者WO」(Patient WO),只記得他在2005年3月14日下午1:40之前的一切,也就是作牙齒根管治療前例行注射麻醉劑之前的一切。
從那一天開始,現年48歲的英國男子「威廉」的記憶只能存儲90分鐘。威廉的腦部檢查不出來有受過傷,神經心理學家也搞不懂是什麼原因所導致。
威廉的症狀有點類似順行性遺忘症,也就是大腦某些區域受損時,會導致知覺縮減,記憶力快速且完全地喪失。專家認為,威廉的失憶症可能是由於大腦中蛋白質合成時出岔。
雖然威廉能的生活記憶只到2005年3月14日以前,但是他還是利用電子日記,每天不斷地留下記錄。

 

△  8. 班傑明•凱爾(Benjaman Kyle)︰「漢堡王張三」記不得自己的臉

2004年8月31日,格魯吉亞州列治文山的一家漢堡王速食店後面的垃圾站,發現一名赤裸身體的。頭部外傷 倒臥路面的男子。當他醒來後,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不記得自己的名字,甚至不認得自己的臉。這名神秘男子最終被診斷為游離失憶。
警方把稱之為「漢堡王張三」,送往衛生紀念大學醫學中心,其記錄為初時半昏迷。後來康復,但是記憶力無法恢復。原是他決定以當初被發現路倒所在的店家漢堡王的縮寫為名B.K.,現在才採用全名,班傑明•凱爾(Benjaman Kyle)。
凱爾醒來時,雙眼白內障。9個月後,慈善機構替他籌錢動了手術,他才看到鏡子中的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年紀比他所想的還要老20歲。
他隱約記得孩子時是住在印第安納波利斯,然後搬到丹佛。他的DNA樣本被送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西弗吉尼亞州的國家刑事司法信息服務部(National Criminal Justice Information Services Division),並告訴菲爾博士說他的生日比邁克爾•傑克遜的生日(1958年8月29日)早10年又1天,但是他的真實身份仍然是個謎。
一些網民已經連署要求國會給凱爾一個新的社會安全號碼(身分證)。在2015年2月,他中斷了與法醫系譜專家科琳‧菲茨帕特里克(Colleen Fitzpatrick)的聯繫,當時她說已經快要找出與該神秘男子的DNA匹配的人。也許凱爾只想活在當下。
凱爾的部分事蹟雖然廣為人知,但是由於他的失憶,成為美國唯一列為「下落不明」的特例。

出處︰listverse網站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