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祖龙”事件

“祖龙”事件

分享

近年来新建的“文化旅游”项目,大多只是些人造景观,文化含量很低,一般都显得粗糙甚至丑陋。连一些著名的风景区,有时也能见到废弃的人造景观,不仅造成社会财富的浪费,也给自然环境留下难以消除的破坏。尽管“祖龙”的策划者到现在还吹得神乎其神,但公布出来的方案不禁令人疑窦丛生。
   
    ●这类“文化旅游”项目,按以往媒体曝光的事实看,有的是官办的政绩工程或形象工程,决策者毫无风险,大不了算交了学费;经办者总有好处可拿,旱涝保收;私人投资则往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项目的“配套设施”,尽管这些都是商业性的,却往往能享受“文化”项目的优待。地方官之所以积极支持这类工程,甚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中原因,大概只有审计署或纪委才能查明。
   
    ●据报道,当地三级旅游局曾召开“华夏祖龙旅游项目专家评审会”,附有专家们亲笔签名的会议记录上是清一色的“赞誉”。时至今日,如果专家们还坚持自己的看法,为什么不站出来表明态度,为这个项目辩护?如果报道与事实不符,或者有专家要修正自己的意见,也应以负责的态度说明真相。
   
    河南新郑的“华夏第一祖龙”真可谓生不逢辰,本想利用“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建成29米高的龙头,通过媒体扩大影响,达到招商集资的目的,却不料引起舆论一面倒的批评和谴责,环保、林业等主管部门立即查处,当地政府见大势不妙,也赶紧宣布该项目为“违规建设”,下令停建。看来,这条“祖龙”不仅无法再延伸到21公里,连刚抬起的龙头也难免被拆除的下场。
   
    不过据我所知,类似“祖龙”的在建或已建成项目并非个别,都动辄占地过千亩,高逾百米,耗资成亿。如果认真查一下,在立项、占地、环评、投资等各方面都会有问题。它们的命运也凶多吉少,或惨淡经营,入不敷出;或因先天不足,不能合法出生;或时断时续,竣工无期。就是这条“祖龙”,主事者声称准备到异地重建,新郑的官员也没有排除在重新论证,依法办理建设手续后续建的可能。可见“祖龙”事件并没有画上句号。
   
    这些项目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打着“爱国主义”和“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如今什么事似乎只要与“爱国主义”连在一起,就能一路绿灯,所向披靡;什么东西似乎只要等同于传统文化,就能堂而皇之地加以利用。但只要看一下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清,“爱国主义”也罢,“传统文化”也罢,不过是他们唬人的旗号、骗人的幌子。拿这条“祖龙”来说,即使如愿建成,只是一个“文化旅游”项目;即使经营成功,也只是一种经济活动。要说投资赚钱就是“爱国主义”,岂不是对爱国主义的糟蹋!
   
    至于说到弘扬“龙文化”,就得先弄清楚什么是龙文化。龙是现实中从未存在过的动物,是人们意愿塑造出来的。一些人喜欢自称“龙的传人”,是用“龙”来比喻中华民族和祖国,这个“龙”的形象应该集中显示中华民族和中国的优点。另一方面,长期以来龙又是帝王们用来巩固自己专制统治的工具,那个“龙”的形象就只能是集权和暴虐的象征。那么,新郑“祖龙”能向世人展示什么样的形象呢?除了庞大无比、镶金嵌玉和密密麻麻的购买者的姓名和同样花了钱的“龙头企业”的名称外,还能表示什么?
   
    当然,发展旅游也是中国当务之急,又能满足民众的需要。旅游还能加上文化,岂非好事一桩?不过现状同样不能令人乐观,近年来新建“文化旅游”项目大多只是些人造景观,文化含量很低,一般都显得粗糙甚至丑陋。连一些著名的风景区,有时也能见到废弃的人造景观,不仅造成社会财富的浪费,也给自然环境留下难以消除的破坏。尽管“祖龙”的策划者到现在还吹得神乎其神,但公布出来的方案不禁令人疑窦丛生。除了将“祖龙”建在不久前才改名的“始祖山”以外,实在看不出有多少文化。其中与“龙文化”关系最密切的无非是“龙文化博物馆”,但这是想办就办得起来的吗?即使有人愿意花钱在汉白玉或镀金铜质鳞片上题名,如何将这 560万片鳞片贴好并一直保持完整就是一大难题。据说龙腹中要设置“慈孝廊、忠义廊、报国廊、英烈廊、爱情廊”,前提却是供人付钱题名,试想有多少真正的慈孝、忠义、报国、英烈人物的名字会出现在其中?而一个不足6米宽的封闭空间又怎么适于纪念英烈?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祖龙”也是秦始皇的别称,不知命名者想到没有?
   
    不过人们似乎也大可不必为投资者担心。这类“文化旅游”项目,按以往媒体曝光的事实看,有的是官办的政绩工程或形象工程,反正是花纳税人的钱,决策者毫无风险,大不了算交了学费;经办者总有好处可拿,旱涝保收;私人投资则往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项目的“配套设施”,如“祖龙”就准备建“饭店、宾馆、学校、医院、停车场及其它配套设施”。尽管这些都是商业性的,却往往能享受“文化”项目的优待,获得本来无法得到的土地和公共资源的使用权。地方官之所以积极支持这类工程,甚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中原因,大概只有审计署或纪委才能查明。
   
    据称“祖龙”将创造100多项吉尼斯纪录,这种“世界第一”的吉尼斯情结也是这类大而无当的建筑流行一时的原因。不少项目为了争一个第一,往往不顾实际需要,只以超过某一项纪录为唯一目的,却不惜社会财富和自然资源的浪费。其实,吉尼斯纪录只是一种客观记录,并不代表得到了肯定,其中一部分纪录是毫无意义的,穷极无聊的。要创造一项吉尼斯纪录易如反掌,问题是有没有必要。“祖龙”的建造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要愿意消耗土地和建筑材料,就是造到210公里也没有任何困难。这样的纪录,除了证明愚昧狂妄,又能说明什么?
   
    据报道,2006年11月14日,河南、郑州、新郑三级旅游局曾在始祖山景区内召开“华夏祖龙旅游项目专家评审会”,附有专家们亲笔签名的会议记录上是清一色的“赞誉”。时至今日,如果专家们还坚持自己的看法,为什么不站出来表明态度,为这个项目辩护?如果报道与事实不符,或者有专家要修正自己的意见,也应以负责的态度说明真相。至于新郑市政府和有关官员应该承担什么责任,相信上级政府会有明确结论。
   
    总之,“祖龙”事件还没有了结,类似的事件更没有完。谁该承担责任?我们将拭目以待。
   
    

分享
前一篇文章戒淫训文
下一篇文章文物保护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