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正在死去的渤海湾

正在死去的渤海湾

分享
图为美国宇航局(NASA)的人造卫星拍摄下来的中国渤海湾的污染情景。黄河下游一带的沙土等黄色污染物质大范围扩散。
 

历来享有“中国鱼仓”和“海洋公园”美誉的渤海湾,近十年来随着环渤海经济圈的快速发展,昔日波清浪白、鸟飞鱼跃的渤海正在变成中国最大的“污水池”。当年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所见到的水清物丰的美景,早已被排污口五颜六色的工业污水和臭气冲天的滚滚浊浪所代替。每年五十七亿吨有毒废弃物与二十亿吨固体废物每天源源不断地流入渤海。大陆专家公开表示,渤海早已成为“死海”,不但海洋动物死了,周围人的生命也受到威胁。人们不禁要问,渤海到底怎么了?
 
污染超标两千倍 两百年难恢复

位于中国东北部,由辽宁、河北、山东和天津三省一市围成的渤海湾,是大陆唯一的内陆海湾。这个面积七点八万平方公里,近四千公里海岸线的富饶之乡,如今却成了大陆污染重灾区。

走在渤海湾入海口,人们经常看到酱油色的污水正泛着白色泡沫无情地流入渤海,浅滩上布满了贝类的尸体;放眼望去,昏暗的海浪卷起层层灰色泡沫扑面而来,一堆堆漂浮物由远而近推至脚下……在一些污染严重地带,红的、黑的、黄的,五颜六色的工业废水正肆无忌惮地流入渤海,很多入海河流都呈现出灰白或绿黑的颜色,水面上还飘着油花状和泡沫状物质,散发出阵阵臭味,堤岸被染成了黑红色,岸边地里泛着一层“白霜”。

除排污口外,在渤海湾五十三条“奔流到海不复还”的入海河流中,四十三条被严重污染。山东无棣县埕口镇位于漳卫新河入海处。十年前漳卫新河的水,人是可以饮用的。如今村民反映,“鸭鹅碰上河水就死了。在海里打鱼,捞上来鱼就是死的。收网时沉得拉不动,不是鱼多得让渔网沉重,而是黑压压的油污和杂物挂满渔网,白色的网线一下就变成黑色。”据调查,漳卫新河从二零零零年九月以来河水的溶解氧一直为零,连生命力最强的黄眼蟹都已绝迹。

目前渤海的污染主要来源于大陆架,其中以流域周边的生活用水、工业废水、农药和化肥污染为主要三大陆源污染源。此外,船舶石油产品跑冒滴漏、船舶生活污水、海上石油开采和海水养殖中的添加剂也对海洋造成严重污染。

据国家海洋局统计表明,渤海的入海排污口共一百零五个, 其中90.4%超标排放。年入海污水量二十八亿吨,占全国排海污水总量的32%,各类污染物质七十多万吨,占全国入海污染物质总量的47.7%。

以天津为例,二零零五至零六年天津市海洋局对十五个入海排污口的监测资料表明,排污口100%超标排放。在所监测的一百一十五平方公里的重点排污口临近海域,全部为劣四类水质。另据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二零零三至二零零五年调查显示,天津市内劣于五类水质标准的河段占评价河长的比例分别为60.4%、 81.8%、87.4%。

官方公布的数据还显示,渤海水体中的无机盐、活性磷酸盐、铜、化学需氧量(chemical oxygen demand,简称 COD,指水中可被化学氧化之有机物含量)、石油、锌等全部超标,一种或多种污染物超过一类水质标准的面积已占到总面积的56%。海底泥中,重金属竟超过国家标准的两千倍。

渤海是全球十一个典型封闭海之一,其水交换能力差,海水自净能力低。据专家估算,近十几年的污染已经无可挽回地毁了渤海湾,即便不再向渤海排入一滴污水,至少也需要二百年才能让渤海恢复清洁。“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如今谁还敢像屈原那样用渤海湾入海口附近的水洗脚呢?

鱼虾灭绝 赤潮泛滥

由于重金属超标所带来的严重毒性,在排污口附近方圆几海里范围内已经没有鱼类生存。专家称,污染给近海域的鱼类、贝类、螃蟹带来了“灭绝性”危害。目前渤海里的水生物资源只有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十分之一,许多物种逐年递减,至少有三十多种灭绝了。

原盛产于渤海的野生对虾(明虾),年产曾达数万吨,但到了二零零零年已采不到一个对虾幼虾了。除对虾外,铁茄蟹、鳎麻鱼、比目鱼、黄花鱼、鲈鱼、鱿鱼、鲅鱼、蛤蜊等渤海特色水产,也相继出现断档或绝种。

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渤海原本是多种重要经济鱼类的产卵场,然而近年来由于严重的污染,渤海已基本丧失产卵场功能,这给沿岸各地的渔业生产带来巨大损失。很多渔民每天不得不出海到几十海里之外的深海打鱼,艰难维持着生计。

专家还发现,由于海水中内分泌干扰物质的增加,渤海中很多鱼类出现了雌雄同体现象。这意味着这些鱼已丧失了繁殖能力,长期下去面临灭绝的危险。

由于污染引起的赤潮(注)现象近年来也频繁发生。《二零零五年中国海洋环境品质公报》指出:“渤海二零零五年发生九次赤潮,面积五千三百二十平方公里。未达到清洁海域水质标准的约两万平方公里,占渤海总面积的26%。其中严重污染、中度污染、轻度污染海域面积分别为两千、三千、六千平方公里。”

由于严重的污染,渤海入海口附近的渔民不但捕鱼量大幅减少,即使捕到鱼也卖不出去或卖不起价,因为很多正规海鲜店都不敢买含有毒物质的渤海湾海产品。不少村民的健康也受到严重威胁,很多人肝肿大,近些年死于癌症的也很多。在山东一个村子里,几年来连征兵都找不到一个体检合格的年轻人。

五龙闹海和十三太保

早在本世纪初,海洋专家就提出严重警告:“渤海正面临临界点,再不治理,渤海就可能变成‘死海’。”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个规划投资五百五十五亿元,计划实施四百二十七个专案,旨在让渤海重现“碧海”的十五年期的庞大政府计划——《渤海碧海行动计划》应运而生。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治理计划实施六年后,渤海污染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继续恶化,此外二零零七年中国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公开证实说: “渤海早就成了死海。”他表示,渤海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海域,每年遭倾倒五十七亿吨有毒废弃物与二十亿吨固体废物,注入渤海的五十三条河流有四十三条属于严重污染。

为什么碧海“药方”没有治好渤海呢?据有关人士介绍:目前中国海洋管理体制中存在着环保、海洋、交通、渔业及海军五个部门“五龙管海”的现象,在具体执法中,由于《海洋环境保护法》没有具体配套条例出台,无法可依的局面导致了这五个部门的“五龙闹海”,加上人称“十三太保”的沿渤海岸十三个城市的地方保护主义,渤海的治理成了一场闹剧。

另外,除海洋局和环保总局之外,渤海计划联席会议成员还包括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科技部、财政部、建设部、交通部、水利部、农业部、林业局等二十多个部门,以及河北、辽宁、山东、天津三省一市的人民政府。在这复杂的大背景下,诸多利益集团的职权划分协调,迄今仍是个悬案。群龙无首的混乱更是加剧了渤海的治理难度。

最难的还是治理经费的来源。二零零一年十月,国务院在〈关于渤海碧海行动计划的批复〉中指示:“渤海污染防治和生态建设投资以地方投入为主,国家给予适当支援。”由于资金不到位,很多项目至今未开工。在五百多亿投资中,用于“管理及技术支援”的资金只占1.1%,由此见,用于攻克污染难关的科研经费更是少之又少,这让渤海治理成了一句空话。

专家评论说,上层体制的混乱和基层地方保护主义,大大障碍了治污工作的开展,这使渤海整治难以跳出“边治理、边污染”的恶性循环中。

酱油色的污水,散发着刺鼻的臭味,无情地流入渤海。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摄于山东漳卫新河。漳卫新河从二零零零年九月以来河水的溶解氧一直为零,连生命力最强的黄眼蟹都已绝迹。

官方自相矛盾的报告

就在国家环保总局推出渤海计划的前一年二零零零年,主管全国海洋管理工作的国家海洋局也曾提出一份《渤海综合整治“十五”计划实施方案》,后者在前文颁布后没了下文,但在渤海污染的治理上,环保局和海洋局两个衙门的矛盾冲突却十分明显。

据悉,目前渤海拥有两套海洋监测系统,分别由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海洋局投资管理。一套监测系统需要设立很多监测点,而每建立一个监测点就需二百万元投资和每年四十多万的运行费,光这些重复建设就造成巨大浪费,而双方的公报还出现了完全相反的结论。

作为渤海碧海计划组织者的环保总局,却很少有计划实施進展方面的新闻发布。在该局网站上只有两则“报喜”的简讯。一是称“二零零二年黄、渤海赤潮面积为六百平方公里,较二零零一年的四千平方公里大幅减少,治理初见成效”,然而海洋局则公报了:二零零三年渤海、黄海发生赤潮十七次,总面积八百七十平方公里;二零零四年赤潮二十五次,总面积七千三百四十平方公里。其中渤海发生了两次较大规模的有毒赤潮,且赤潮累计面积比二零零二年增加了十三倍,治理未见成效。

环保总局网站上的另一则喜讯是:渤海沿岸四类和劣于四类海水面积由二零零二年三点三万下降为二零零三年的二点一万平方公里,下降11.6% ;而国家海洋局研究所的报告则指出,渤海重度和中度污染面积之和由二零零一年的二千零八十一平方公里增至二零零五年的四千六百六十平方公里,增幅为 124%。

有网友评论说,环保局“报喜不报忧”的做法是为了欺骗谁呢?一网友还借用古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来推论“淮河治不好,何谈渤海?”据悉,中国投资了六百亿元、花费十年时间治理淮河,可如今淮河污染却越来越严重,现在又拿五百多亿治理渤海,那不是打水漂吗?

被政治污染了的中国环保

最近有香港媒体评论说,中国是“先出癌症村,再出党国领导人”。尽管被大陆媒体点名的三个著名癌症村,分别位于浙江、江苏、山东这三个经济迅猛发展的省份,但不断增加的死亡名单、不断延伸的癌症带,并没有切断当地官员高升之路。这三个省原来的省委书记如今都同时跻身中央政治局,成为中国高层领导人。

评论还说,尽管近年来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带头掀起了几次“环保风暴”,但他扮演的却是“节节败退”的角色。如二零零四年开始推动在一些省份开展绿色 GDP核算试点,即GDP须扣除环境成本。然而不少地区拒绝或退出试点。再比如二零零五年宣布“叫停”三十个违法开工项目,但三个月后,二十九个项目 “通过了环保审查”而复工。虽然他提出的“生态文明”一词前不久终于第一次写入中共党代会的政治报告,但谁又能知道这不是一纸空文,中国的绿色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增长到底是正数还是负数呢?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如果说大陆的自然环境被工厂污染了,那大陆的环保事业是被政治污染了。没有民众的参与就没有环护事业,但大陆各地都有民众因举报环境污染而入狱,比如江苏无锡著名“太湖卫士” 吴立红,就被以莫须有的诈骗罪判处三年监禁,尽管前不久太湖爆发大规模绿藻污染,连无锡自来水管里流出的都是臭水,但吴立红提出的无罪上诉,却在今年十一月二日被当局驳回并维持原判。

人们不禁感叹,在这样污浊的政治体制下,渤海怎么不变成死海呐!

注:“赤潮”是海水中某些微小浮游植物、原生动物或细菌在一定的环境条件下突发性的增殖,引起一定范围一段时间的海水变色现象。它的最大危害是使海水水质变坏,破坏水产资源。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