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窮水惡地:中國污染的代價(...

窮水惡地:中國污染的代價(組圖)

分享

【新三才編譯】攝影師Souvid Datta,在英國《衛報》發表的這一組圖片中,呈現了中國當今污染問題的嚴重,已在中國北部地區造成極大的傷害。

△  程雷(音譯)是一位來自河北遷安的農民,他遙望著遠處的燃煤發電站和鋼鐵廠。

△  23歲的李雪和她2歲女兒美玲,在她們位於北京朝陽郊區的房子裡。她的丈夫在雲南省非法礦井工作時死於礦難,母女二人搬到北京尋找新的生活。如今,李雪在一家食品加工廠工作。

△  北京,和中國大多數的城市一樣,以驚人的速度,持續地吸收著周邊的農村地區。北京五環郊區聳立著的高樓大廈,就這樣將它們包圍著。

△  在河北武安,劉建軍的羊群正路過一座燃煤發電廠。他說「這些羊無法忍受這樣的塵暴下….. ……自從工廠建在武安(位於邯鄲東部的工業城市)後,情況越來越糟……人們開始也咳嗽,生病。農民在這裡沒有未來……像我們這樣的人只能帶著自己的孩子離開。

△  在河北保定,廢水流入生活區的灌溉渠。這裏距離北京不到100英里,人口有1100萬人,長期以來,就被垃圾問題所困擾著。當地的運河、渠道都遭到污染,而且還有嚴重超標的重金屬問題,與嚴重的空氣污染的困擾。

△  在北京西北郊區,翠芬和她的女兒正在從工廠旁的垃圾填埋場中取水。她們從河北來到北京,只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有機會上更好的學校。但是北京生活消費高,競爭壓力大,教育資源有限,使得翠芬現在只能做一個拾荒者,而她的女兒至今未能入學。

△  在北京大興區黃村鎮,垃圾填埋場堆滿了大量等待回收的塑料瓶。2011年,一部關於北京七環的紀錄片,講述了非法垃圾填埋場和垃圾過量的問題,引發熱議。政府為了平息眾怒,進行了一連串的整頓,取締了非法的垃圾填埋場。事實上,中國的回收利用率在2014年為30 %,還比美國高。

△  在河北遷安,富華提到2014年因肺癌去世的妻子,眼中含著淚水。5年前他們夫婦和兒子一起搬來這裡。因為北京政府實施更嚴格的環保法規,許多原本位於北京的工廠,被迫遷往像遷安這樣的郊區,繼續製造污染,使當地居民致癌率偏高,而遷安附近的很多村莊,因此被當地人稱為「癌症村」。

△  在內蒙古的包頭,高聳的煙囪和佩戴著口罩,是很常見的景象。包頭是中國開採稀土的主要城市,也是一個高污染的工業城市。自1950年代開始,包頭就開始開採稀土,雖然稀土售價高,但是付出的環境代價也很高。

△  在內蒙古白雲鄂博郊區,一些工人和機器在這個新開的露天礦井中,顯得十分渺小。這裏的礦山,蘊藏了從未見過的巨大稀土礦床。在風力渦輪機、電動汽車、智能手機、平板電視等的生產中,稀土是必不可少的原料之一。但是,原料在精煉過程中,卻會產生大量有毒的廢料。

△  在河北武安的郊區,工人在非法露天煤礦中工作。這些礦井,通常無視安全問題和環保規定,持續地製造中國北方的空氣污染。

△  程雷站在自家位於煤礦邊的田地上,擦拭著汗水。中國近年來的經濟衰退,已經導致許多工廠的關閉,但是這些已開採的礦井,早已破壞了當地的環境。

△  在內蒙古的工業城市包頭,燃煤發電站的冷卻管經過一個原本規劃為公園的地區。

△  在內蒙古的白雲鄂博,當地人說,這些稀土精煉廠的管道,是用來把有毒的工廠廢水運往城市郊區傾倒。

△  在北京,19歲的蘭芬正抱著自己的女兒,,住在一個大部分是外地移民的居住區,他們大都是因為環境問題和經濟問題而移居北京。沙漠化導致她位於寧夏老家的田地不再適合耕種。可是城市的生活同樣艱難,她的丈夫找到唯一的一份工作是在回收廢品公司,只有非常微薄的工資。

△  在河北保定郊區,一座新的燃煤發電廠建築工地上,有一副被遺棄的工業耳罩。保定是2014年,中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  在內蒙古的工業城市包頭,52歲的Ghazlan Mandukai遙望著大片被污染的「尾礦壩」。他在這裡務農已經有40年,直到大量湧入的鋼鐵廠和稀土金屬廠,將提煉稀土過程產生的有毒廢料不斷排入「尾礦壩」,也使得土地變得無法耕種。空氣污染與地下水污染,不僅為害居民健康,農牧業也一併遭到破壞。

△  在內蒙古的包頭,32歲的騰飛,是一名基層環保活動人士。他斷斷續續地說,包頭西部的「尾礦壩」已經毀掉了數百名農民和社區居民的生命….這幾年稍有改善,有了新的綠地公園,一些工廠也搬到郊區了,但是空氣污染會漂移,有毒的廢水已經浸入了土壤和農作物。……在白雲鄂博礦區的工作條件是可怕的。……這裡已經很難再做出什麼改變了,裏面有太多的政治和經濟利益了。

△  在河北遷安,北京以東135英里的郊區,46歲農民德仕桂榮看著露天開採的礦區說,這裡原本是他們未遷移前的牧場。

 

出處︰衛報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