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来世(暂停) 那一世的故事

那一世的故事

分享

那一世,我是南方海边一个古朴小镇的一户殷实大户人家女儿,从小喜欢看数不清的海船在小镇码头上来来去去,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驶向何方。当我长到十八岁的时候,终于有一天按耐不住好奇心,跳上了一条海船,不管它驶向哪里,随船而去。

行驶了很多天后,船来到了马来西亚,停泊在一个繁华小镇的码头上。我从船上下来一看,小镇人头涌涌、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心里甚觉欢喜。在小镇上不知道呆了多少日子,与镇上的一帮年轻人混熟了,终日切磋、聊天、玩,日子过的开心、无忧无虑。

小镇上有一个团伙,控制了镇上很多商户,敲诈勒索,令商家很是苦恼。我们几个年轻人便与这个团伙一番厮打,打赢了他们,要求他们订立盟约,不再欺诈商户,离开这个小镇,在另一个地方安身。他们离开后,我们就成了掌管镇子的人,但是善意的管理。

后来,我们到其中一个年轻人家中庆贺。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巨大的橡胶林绿叶婆裟,绿色的草坪上放着宽大的桌子,上面布满野餐的食物:水果、蔬菜、南亚的炒米饭。我用盘子盛了一些炒米饭和蔬菜,坐在长凳子上吃了起来,年轻人坐在我前面,我们聊起天来。我问他:“这个橡胶林是你的吗?”他说:“是的。”原来他是庄园主儿子,以前从来没有听他提过。他棕色皮肤,脸上挂着阳光似的笑容。我的盘子食物吃了一半时,他看着我问我要不要再添一些吃的,突然我觉察到他眼中分明有一种情的眼神,我吃了一惊,心里一下乱了:怎么办呢,我在家里是订了亲的。在他转身取东西的一瞬间,我毅然放下手中吃剩一半食物的盘子,扑进橡胶林,在浓密的橡胶林里如鸟般穿梭,午后阳光在林里投下斑驳的树影,树影与橡胶树在我身后穿梭倒退 … …

辗转反则,我回到了自己的国度,回到了海旁小镇的家中,家人觉得好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我又过着宁静的日子,逐渐淡忘了马来西亚的奇异之旅。

大年初一的早上,镇上鞭炮声此起彼落,街上锣鼓喧天,人们穿着新衣服三五成群在镇上购物、互相恭贺,到处喜气洋洋。家里张灯结彩,我们姊妹三个在客厅里吃着瓜子热闹的聊天,丈夫到镇上买东西,其他人正准备中午饭。这时,门推开了,进来了一群人,前面一人拿着一个盛食物的盘子,里面盛一些炒饭和蔬菜。我一看,哎呀,这是我吃剩的食物唉。突然马来西亚的经历一下映到脑海里,我身不由己走过去接过盘子,把食物吃了。这时,一个棕色皮肤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口,旁边站着一个秀气的女孩。我一看见他,脑子轰一下,以前的一切历历在目。他看着我,悲伤的说:“你那天忽然不见了,我到处找你,都没找着。我把你吃剩一半的食物保存到冰柜里,那是你曾经出现过的唯一证明。我到处找你 … …这是我的女朋友,她很爱我。但是我没有跟她结婚。我希望娶你,成为我的第一个妻子。”

然后他让仆人把古色古香的聘礼盒一一摆上,这时又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是个穿着绸缎裙子的富态夫人,略胖,被阳光晒成棕色的脸庞慈祥和蔼,微笑着把一个首饰盒摆到桌子上,把精致的手镯、金钗、项链等一、一拿出来,微笑着沉默不语。我掩着脸跑到里屋,看着镜子,上面映出了我谈妆的美丽脸孔和忧伤眼睛。犹豫中我回到厅里,妹妹在那里饶有趣味的一个一个首饰拿起来看,我悲伤的对夫人说:“可是,我已经结婚了… …你儿子可以娶我的妹妹吗?她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他非常失望和悲伤。在回去的路上、他家的大船中,他把所有的东西都摔了,把所有的水手打了。回去后他很长时间处在极度的悲伤中,难以打理家里的橡胶业务,家道一度中落,美丽的白房子逐渐出现斑斑驳驳的裂痕 … …

五年后,一个下着小雨的春天日子,我打着雨伞,轻执著三岁小女儿的手,站在马来西亚一幢美丽的白房子前面,白房子有五个门,门前各有一颗巨大的橡胶树,小溪在门前流淌。这时,大门咿呀一声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迳自走到我女儿面前,携着她的小手,两个孩子就蹦蹦跳跳的走开了。门口出现了年轻的庄园主与他的温柔娴淑的妻子,他轻声地说:“我们还没有结束,还没有结束,看我们的孩子 … …”

撑着雨伞的我看着他们、白房子、橡胶林、渐走渐远的孩子… …突然感到一切如幻如真,唯有迷濛的小雨继续下,继续下,直至一切都模糊在茫茫的烟雨中。

也是一个春天的清晨,在柔和的打坐音乐中,前世的这个故事像电影般浮现在脑海,令人唏嘘。其实人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不尽的爱恨情仇,某一世的情事,只是沧海一粟罢了,能否抓紧有生之年得道修炼、了却轮回,才不枉在人世走一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