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来世(暂停) 张佐的一段奇遇

张佐的一段奇遇

分享

 

唐朝开元中年,前科进士张佐,经常向叔父讲述自己的一段奇遇。

张佐少年时旅居南方鄠杜,一次在郊外行走,看到一个老翁骑着一只四蹄雪白的青驴,背着鹿皮囊,和颜悦色,仪表非凡。他刚从小路走到大道上,张佐对他颇为惊异,试探着问:“请问您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老翁笑而不答。张佐再三询问,老翁突然愤怒地呵叱道:“好你个少年小子,竟敢如此相逼!我难道是盗贼不成,何必知道我从哪里来的?”张佐谦逊地致礼说:“只因仰慕先生的行迹高超,甘愿侍候在您身边而已,为什么要如此严厉地责备我呢?”老翁说:“老朽并无什么道术可以教你,我只是长寿而已,你不是在嘲笑我年迈潦倒吧。”说完骑上驴急急奔去,张佐也跳上马去追赶他,两人同到客栈里住了下来,老翁枕着鹿皮囊还没睡熟,张佐因疲劳赊了白酒要喝,便试着邀请老翁说:“请先生与我共饮。” 老翁跳起来说:“这正是我所好。你怎么如此了解我的心意呢!”饮完酒后,张佐见老翁满脸喜悦,便小声请求:“小生愚昧寡闻,愿先生赐言,以开拓视野,不敢有什么别的非份之想。”老翁说:“我所见到的,不外乎是梁隋陈唐几代的事情罢了,其中的贤愚治乱,在史书上都已记载;我只把与史书不同的亲身经历讲给你听听吧。”

老翁说,北周时我住在岐地,是扶风人,姓申名宗,因仰慕齐神武而改宗为观。十八岁时跟从燕公子谨在荆州征伐梁元帝,荆州攻陷后大将军凯旋而回,我与部队留守在江陵。有一天我作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两个青衣人对我说:“吕走天年,人向主,寿不千。”我便到江陵市去找占梦的,占梦者对我说:“‘吕走’,‘回’字也;‘人向主’,‘住’字也。岂不是说你回家居住便能长寿吗?”当时留下的兵驻扎在江陵,我便向校尉拓跋烈陈情返乡,得到了允许。

我又去向占梦者告别,并问他:“回家去住可以,有什么方法可以长寿呢?”占梦者说:“你的前身是梓潼的薛君胄。薛君胄好服用道术炼制的药散,到处寻找奇异之书,日诵黄老一百页,迁居于鹤鸣山下,有草堂三间,户外遍植奇花修竹,泉石萦绕。有一年的八月十五日,他一人长啸独饮,饮到酣畅时高声喊道:‘薛君胄疏淡若此,难道就没有异人降临到我的面前!’忽然两耳中有车马的声音,于是颓然想睡。脑袋刚刚沾席,眼前便出现了一只小车,红色车轮青色车盖,由一只红色的牛犊驾着,小车从耳朵里驶了出来,各高两三寸,也不觉得从耳朵里出来时有什么困难。车上有两个小童,绿头巾青披肩,也只长两三寸,他们依着车上的栏杆呼唤车夫,被扶下车后,对君胄说:‘我们从兜玄国来,以前听到您长啸于月下,声韵十分清彻激越,内心深表敬慕,很愿接受您的清论。’君胄大惊道:‘你们刚才从我的耳朵里出来。怎么说是从兜玄国来呢?’二童子说:‘兜玄国是在我们的耳朵里面,您的耳朵里哪能住下我们?’君胄说:‘你们的身长只有二三寸,哪能再在耳朵里有国土。就算有的话,那么国人大概都是小虫了。’二童子说:‘我们国家与你的国家并无不同。不信就请跟着我们去看看,有可能就留在那里了,也就脱离生死之苦了。’一个小童便侧过耳朵来让君胄观看,君胄往耳朵里面一瞧,但见别有天地,花卉繁茂,瓦屋一栋接着一栋,清泉萦绕,山崖高耸入云。

于是君胄走进小人的耳中,很快便来到一个都会,只见城池楼阁,壮观华丽无比。君胄正彷徨于街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发现原先见过的那两个小童已经站在自己身边,小童对君胄说:‘这个国家与你的国家相比,到底哪个大哪个小?既然到了这里,何不跟我们去拜见蒙玄真伯。’蒙玄真伯居住在一座大宫殿里,墙壁与台阶都装饰得金碧辉煌,室内挂着翠帘帷帐。蒙玄真伯端坐在正殿中央,身穿绣满云霞日月的锦绣衣服,头上戴着通天冠,冠上下垂的流苏可与身体等长。四个玉童侍立在真伯左右,一对手执白拂尘,一对手执犀角如意。小童与君胄走进大殿之后,拱手行礼不敢抬头仰视。一个头顶高帽身穿长裙围着绿衣服的人走上前来,高声宣读青纸文书道:‘肇分太素,国既有亿。尔沦于下土,贱卑万品,聿臻于如此,实由冥合,况尔清乃躬诚,叶于真宰,大官厚爵,俾宜享之,可为主箓大夫。’

君胄拜谢后走出门来,即有身着黄帔的三四人为他引路,领到一处官署。这里面的文牍簿册他大都不识,每月也没有人来请示和领受什么,但只要他心里一想什么,还没等开口吩咐,身边的侍从便已预先知道,当即奉献上来。一日闲暇无事,他便登楼远望,忽然有了回归故乡的念头,提笔赋诗道:‘风软景和煦,异香馥林塘。登高一长望,信美非吾乡。’并将此诗送给两个童子传阅,不料童子愤怒地说:‘原以为你性情平淡安静,所以把你接引到我们的国家,没想到你的鄙俗余态,至今仍未除去。故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呢?’说完急忙驱逐君胄。君胄觉得好似从什么地方落到了地上,抬头一看,原来是从童子的耳朵里掉落下来,依然回到了旧地方。回头再看童子时,已经踪影全无。

他于是询问邻居,都说君胄已失踪七八年了,而君胄在那边仅仅住了几个月,君胄回来没过多久便去世了。后来又降生在申家,也就是现在的申观。占梦者又说:‘我的前生就是从耳朵中出来的那个童子,因为你的前生好道,所以能到兜玄国去,但因你俗态尚未脱尽,故不可长生;然而自此以后你可长寿一千年。我交给你符箓之后,立即回去。’说完。他从嘴里吐出一尺多长的红绢子,令我吞下,占梦者随即恢复童子的原形而幻灭了。

从此之后我不再生病,周游了天下名山,至今已活了二百余岁,所见异事甚多,都一一记载在鹿皮囊里。”

说着,老翁就去打开鹿皮囊,取出特别大的两轴书,字极细小,张佐不能认读,便请老头儿自己宣讲,老头儿约略讲述了十余件事,其中一半明了可记。

那天夜晚张佐听完老翁的故事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一看,不见了老翁。过了几天,有人在灰谷湫见到老翁,他还说:“替我向张佐致意。”张佐听说后,急忙去找他,但已找不到他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