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来世(暂停) 中华历史朝代的道德轮回(六...

中华历史朝代的道德轮回(六):大道废有仁义 人本文化的真义(图)

分享
kongziwenli

老子传道之后归去,圣人出而大道废,中国的神本文化降落到人本文化,圣人的天命是什么?人本文化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人性之根在哪里?破开纷繁的历史,那条连接神与人的线浮出水面。

*老子与孔子相遇:道儒的天人之别

公元前524年,孔子已经27岁了。有一天,他忽然对弟子南宫敬叔说,“周守藏室的史官老子,是个博古通今之人,他明白道德的根本,我要去拜访他。”南宫敬叔就架起一辆马车,不远千里,带孔子等前往东周求教。

孔子先派了他的学生子贡去拜见。子贡见到老子后,老子对子贡说:“你的老师叫孔丘,他如果跟随我三年,然后我才能教他。”

孔子亲自去拜见老子,向老子请教《礼》方面的学问,老子问孔子读什么书,孔子说在读《周易》,并说圣人都读这本书。老子说:“圣人读它可以,你为什么要读它呢?这本书的精髓是什么?”孔子说:“精髓是宣扬仁义的。”老子说:“所谓仁义,是一种白白惑乱人心的东西,就像夜里咬得人不能睡觉的蚊虫一样,只能给人们增加混乱和烦恼罢了。

“你看,那鸿鹄不用每天洗浴羽毛就自然雪白,乌鸦也不用每天染墨而自然漆黑。天自来高,地自来厚,日月自来就放射光芒,星辰自来就是排到有序,草木生来就有区别。你如果修道,就顺从自然存在的规律,自然就能够得道。宣扬那些仁义之类的有什么用呢,那不和敲着鼓去寻找丢失的羊一样可笑吗?你是在破坏自然规律,败坏人的天性啊!”

老子又问孔子,“你已经得道了吧?”孔子说:“我求了二十七年,仍然没有得到啊。”老子说:“如果道是一种有形的东西可以拿来献人,那人们会争着拿它献给君王。如果道可以送人,人们就会拿它送给亲人。如果道可以说得清楚,人们都会把它告诉自己的兄弟。如果道可以传给别人,那人们都会争着传给自己的子女了。

“然而上面说的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一个人心里没有正确的对道的认识,那道就绝不会来到他心中的。”

孔子说,“我研究《诗经》、《书经》、《周礼》、《周乐》、《易经》、《春秋》,讲说先王治国之道,深明周公、召公成功之路,我以此谒见了七十多个国君,但都不采用我的主张。看来人们是太难说服了!”老子说,“你那‘六艺’全都是先王时代的陈旧历史,你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呢?你现在所修的,也都是些陈旧的东西。就像是人的鞋子留下的印,脚印和脚印,还能有什么不同吗?”

最后老子对孔子告诫说:“善于经商的人虽然富有但却像什么也不拥有,德高的君子往往像个愚笨的人一样毫不外露。你应该尽快去掉你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因为这些东西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孔子从老子那儿回来,三天没有说话。

子贡很奇怪的问是怎么回事,孔子说:“我如果遇见有人的思路像飞鸟一样放达时,我可以用我似弓箭般准确锐利的论点射住他制服他。如果对方的思想似麋鹿一样奔驰无羁,我可以用猎犬来追逐它,一定能使他被我的论点所制服。如果对方的思想像鱼一样遨游在理论的深渊中,我可以用钓钩来捕捉他。然而如果对方的思想像龙一样,乘云驾雾,遨游于太虚幻境,无影无形捉摸不定,我就没法追逐和捕捉他了。我见到老子,觉得他的思想境界就像遨游在太虚中的龙,使我干张嘴说不出话,舌头伸出来也缩不回去,我心神不定,已找不着自己了。”

这便是度人的觉者和人世中的思想家的根本区别。

孔子晚年总结自己的一生时又说道:“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立志求学,到三十岁的时候才有所成就。”谁能说不是27岁时与老子的会面,以及随后三年对老子金玉之言的琢磨体悟,才让孔子豁然开朗呢?当后代君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候,他们的治国方略中怎能没有老子的智慧、大道的余辉?

从黄帝到周因果关系:

从中国历史的角度看,我们都知道中国从黄帝开始有了文字,也开始了以人为本的文化发展,人类确实从此以后一步步迈向文明,不断地创造、不停地丰富着人类的文化,但是文字的出现其实也将人类带进一个更复杂、更难生存的世界,也代表着人类的原始天性同时渐渐被复杂的人性取代了。黄帝承接着神传文化与人本文化的交接,黄帝不再象神话时代的三皇般,以神祉的形式降世,而是以“治世的帝王”兼“得道的修炼人”出现于世,人类可以通过修炼再回归于天,天代表神的世界,人是神造的,来自于天,回归于天,“天人合一”的观念自古以来就根深蒂固地深植在中国人内心中。

黄帝曾经在崆峒山上向仙人广成子(老子的前世)求道,他和老子一起并称为道教始祖,加之上古人神杂处,民风淳朴,从黄帝开始,五帝的统治都自然承传了道家清静无为的治国方略。孔子赞叹说:“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回顾这段天下为公,大道昌明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的文明之初是一个对天地诸神谦卑敬虔的时代,君王德配阴阳、允恭克让,百姓过着童真般无忧无虑的生活。

夏商周以后,神本文化终于降格成了人本文化。

“大道废,有仁义”,近而言之,孔子哭著对子贡说“天下无道久矣”的时候,儒家仁义思想已经系统化,远而言之,当武王伐纣后,封神榜落定时,所有的神都离开人间的时候,一部真正的人类历史就开始了。不语怪力乱神的孔子学说来源于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

云卷云舒,花开花谢,当历史走到春秋末年的时候,大道之光终于暗淡了下去。再也看不到尧舜禅让的谦恭,只见到为争权夺利,父子反目,兄弟相残;再也不闻舜帝弹五弦琴,歌《南风》之诗,只听到刀枪并举,杀声震天;再也想不起“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谆谆告诫,只留下腥风血雨,诡诈迭出的记载:“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而不保社稷者不可胜数”。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社会混乱,如何规范人们的行为道德成了迫切的问题,因此老子给后人留下了一部《道德经》,孔子采善贬恶,笔削《春秋》,大道在这些伟大的著作中还保留了最后一丝余辉,也成为后世君王开创盛世的最后一点保障。老子曰:“不欲以静,天下将自正。”“……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汉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贞观之治,清朝的康乾之治,无不顺应了老子的思想。

老子还给后人留下了一条返本归真修成真人之路。人与神(真人)之间连通的唯一管道就是“修炼”,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之所以珍贵,在于人拥有这个先天的神性,而“修炼”彰显的正是人类的这部分特性,所以历史上很多修炼人都有许多神奇心灵力量、特异功能、超然豁达的生命观,象姜子牙、诸葛亮、刘伯温是著名辅佐真命天子的军师道士,象一苇过江的达摩祖师、峨嵋山搬木的济公和尚,创太极拳的张三丰,民间中除妖降魔的吕洞宾等八仙传奇;

许多知名历史人物,象苏轼、王维、李白、陶渊明、孟浩然、白居易等等都是修炼人。不只是儒释道三家构成的中国主流思想里充满着修身、修行、修炼的概念,先秦以前,各行各业、诸子百家都称道,人本文化的深层涵义不就是:只有人赋天命于人世,能通过修炼返出自己的这个神性、佛性或称先天本性,其它物种就没有这个殊胜的特性,这是生而为人的尊贵!

从这个角度我们来看整个中国的历史,如果文化是神传的,人是神造的,神造人的目的,似乎是让人能基于神性,来创造人类这层的文化,丰富人类这层次的生命,同时再返回自己先天的本性,那么“修炼”代表的意义不就是,一个觉悟的人,一个知天命的人,一个悟道的人,一个半神恢复成为神的过程吗!在生命的长河里,许多次我们单纯地临世,在人间成长,无明中有喜乐追寻却也饱尝生命无奈的苦汁,我们曾经欢喜也曾痛苦,有过悲愤也体验哀伤,在爱恨情仇善恶交织下,锱铢计较地迷失在人世生活中,象无根的生命……

流连客途中,忘却返乡路;浮荡红尘里,轮回人世间

当一个历尽了红尘岁月洗炼的人,再度感悟到自身保存的神性、先天本性后,开启生命返本归真之路,这就展现出了“半神”的生命特性,而整个中国历史、文化里处处充满了这种特性,这个连结人神的半神文化特性,就让中华文化多元而神奇、玄妙而多彩、博大而精深、悠远而緜长、历久能弥坚!(待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