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悯苍生慈悲教化

悯苍生慈悲教化

分享

佛图澄是西域人。本姓帛氏。少年出家。自幼好学,能诵经书数百万言。晋怀帝永嘉四年时他来到洛阳,弘扬佛法。他善念神咒,能役使鬼神。他把麻油和烟灰混杂一起涂在手掌上,千里之外的事物,都清楚的显现在他手中,如同面对面一般,他也能让洁斋者看见。根据佛塔上的铃声他能预言吉凶福祸,没有不应验的。他本想在洛阳建立寺院,但是正值刘曜攻陷洛阳,京都扰乱,建立寺院的志愿未能实现,他于是潜居草野,观察世事的变化。

当时石勒屯兵于葛陂,以杀害无辜来建立威信,许多佛门弟子因此遇害。佛图澄悯念苍生,想以佛道感化石勒,于是杖策来到军门。石勒的大将郭黑略是信奉佛教的,佛图澄便住在他家。郭黑略跟他受了五戒,拜他为师。后来郭随石勒征战时,都能预卜胜负,令石勒惊疑,于是问郭:“我并不觉得你有出众的智谋,而每次出兵你却都能预知吉凶,这是怎么回事?”郭说:“您天挺神武,为神灵所助。有一个沙门、术智非同寻常,说您略有君临诸夏的机缘。我已拜他为师,我所言吉凶,都是他告诉我的。”石勒高兴地说:“真是天赐我也!”于是他召见佛图澄,问道:“佛道有什么灵验?”佛图澄知道石勒不懂深奥的道理,正可以通过道术来教化他,所以说:“真正的佛道虽然很深远,但也可以以身边的事为证。”他当场取来一个容器盛上水,然后烧香念咒。须臾之间,容器内生出一枝青莲花,光色曜日。石勒由此表示信服。佛图澄接着劝谏说:“为王者以德化遍施宇内则有四灵出现以表示祥瑞;政治弊端丛生王者无道则异象丛生,伴随而来的是人间的凶祸,这是古往今来的常理,天与人的明鉴。”石勒听了心悦诚服。此后,凡属应被杀害的人,十有八九因佛图澄的劝谏而免于被害,于是中州的胡人都愿意信佛。当时,凡有痼疾而世人不知如何治疗的,佛图澄为他们医疗就能应时而愈。他默默的施恩于人,受益的不可胜记。

襄国护城河的水源,在城西北五里处,水源突然枯竭了,石勒问澄怎么样才能弄到水,澄说:“应当让龙去取水。”石勒的字是“世龙”,他以为澄在嘲笑自己,便说:“正因为我这条龙不能取水,所以才问你呀。”澄说:“我说的是真话,不是戏言。水泉之源,必有神龙居之,去用咒语告诉它,水一定能得到。”他与弟子法首等数人来到了水源处,那里早已干裂,开着象车辙般的口子,同去的人都心存疑惑。佛图澄坐在绳床上,点燃安息香,口诵咒语数百言。这样连续了三天,开始出现了潺潺细流,还有一条长约五六寸小龙也随着水出来了。和尚们竞相去看,澄说:“龙有毒,不要靠近它。”过了一会儿,水流变得特别大,壕沟与护城河全都灌满了。

晋成帝咸和五年(公元330年),石勒自立为帝,号称赵天王,改年号为建平,石勒登位之后,更加器重佛图澄,有事必先征求他的意见,然后再行动,尊称他为“大和尚”。

石虎有个儿子叫石斌,后来石勒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非常喜爱他。石斌突然暴病身亡,已经两天了,石勒说:“我听说虢国太子死后,扁鹊能让他复生。大和尚是我们国家的神人,赶快去告诉他,他定能救活他。”澄拿来杨树枝条,口诵神咒,石斌顿时坐了起来,过了一段时间便恢复健康了。从此,石勒的儿子多在佛寺里寄养着,每年四月八日,石勒亲自到佛寺,对着佛像祷告许愿。建平四年四月的一天,天静无风,佛塔上的一只铜铃却独自响了起来,佛图澄对大家说:“铃音告诉我们:国有大丧,不出今年。”这年七月,石勒去世。

太子石弘继承皇位,不久,石虎废除石弘,自立为帝,迁都于邺,改元建武,石虎敬奉佛图澄比石勒还重。

佛图澄当时住在邺城内的中寺,他派弟子法常北至襄国,而弟子法佐正从襄国回邺城,两人途中相遇,一起在梁塞城下住宿。两人夜谈,谈话中说到佛图澄,天亮后各自上路。法佐回到邺城后首先入见佛图澄,澄冲着他笑道:“昨夜你与法常谈你师父了吧!先人曾说过:‘不曰敬乎?幽而不改;不曰慎乎?独而不怠。’幽独者为敬慎之本。难道你们不懂得这个道理吗?”法佐听了十分惊讶,同时感到惭愧和悔恨。从此,国人每每互相告诉对方说:“莫起恶心,和尚会知道你的。”在佛图澄所在的地方,没有人敢朝那个方向吐唾沫甩鼻涕和大小便的。

一次,晋军从淮河出击。陇北瓦城都受到侵逼,三方告急,人心惶惶,石虎生气地说: “我现在奉佛,反而招致更多的外寇入侵,佛实在没有神威呀!”第二天早上佛图澄入朝时,石虎以此事问澄,澄责备石虎说:“你上一生曾经是个大商人,到了罽的寺院,曾给寺院的法会提供经费,那次法会中有六十个罗汉,我那生也参加了,当时有个得道的人告诉我,这个大会的主人寿命已尽了,他要转生到后晋王地。现在你已做了王,这不是福分吗?打仗御寇,这是国家的常事,为什么要抱怨、毁谤佛法,夜兴毒念呢?”石虎省悟了,跪在地上谢罪。

石虎时常问澄:“佛法不杀生,我为天下之主不用刑罚杀人就无法肃清天下,既然违戒杀生,虽然又来信奉佛教,又怎能得到福分呢?”澄说:“帝王奉佛,应当是体恭心顺地显扬佛法,不做暴虐之事,不杀无辜之人。至于凶暴无赖,非教化所能改变,有罪不得不杀,有恶不得不刑,那么当杀可杀,当刑可刑。如果暴虐恣意,妄杀无罪者,即使再去减刑罚,也不能免除灾祸。愿陛下省欲兴慈,广及一切。如此,则佛教永隆,福祚方远。”石虎虽不能全部采纳服从,但对他还是很有教益的。

石虎的尚书张离、张良,极富有又奉佛,各自建起大佛塔。佛图澄对他们说:“事佛在于清静无欲,以慈悲为怀,施主虽然供奉佛法,却又贪婪无厌,游猎无度,积聚无穷;如今正受玩世之罪,请问有何福报可求?”张离等人后来都被杀掉了。

有一年,从正月一直到六月久旱不雨。石虎派遣太子到临漳西釜口祈雨,很久也没求下雨来。石虎又令佛图澄自行祈雨,当即有两条白龙降临他祈雨的庙祠,那天方圆几千里普降大雨,解除了旱情,这一年获得了大丰收。许多民族,原不懂佛法,后闻澄如此神验,便都遥向礼拜,澄并未对他们宣讲佛法而用具体行动感化了他们。

石虎在临漳维修旧的佛塔,缺承露盘,佛图澄说:“临缁城内有座古阿育王塔,地下埋有承露盘和佛像,上面生有茂盛的林木,可以去挖取。”他画了一张图给使者,石虎派人依他所言去掘取,果然挖到了佛像和承露盘。

石虎几次想征伐燕国,澄规劝道:“燕国的气运未终,很难攻克。”石虎屡攻不克,连吃败仗,才相信澄的规劝。

当时魏县有一个流浪汉,不知他是什么氏族,总穿着麻襦布裳,在魏县市场上乞讨,时人称他为麻襦。他言语非凡,状如狂病,讨得的干粮也不吃,动不动就撒在大道上,说是喂天马。赵兴太守藉拔将他收留后送给了石虎。在这之前,佛图澄曾对石虎说过:“国都东面二百里处在某月某日会送给你一个非常的人,不要杀他。”到这一天果然送来了。石虎与他谈话,他只是反复说“陛下当死于一柱殿下”。石虎不解此语,让人把他送到佛图澄那里。麻襦对澄说:“从前在元和年间相会,忽而到了今天,有戌受玄命,绝历经有期。金离销于壤,边荒不能尊。驱除灵期迹,莫已已之懿。后代繁盛,绵延不断,到底何时终了呢?只好歌咏以表感慨!”佛图澄道:“天回运极,否将不支。九木水为难,无可以术学。玄哲
虽存世,莫能基必馥(高僧传馥作穨)久游阎浮利,扰扰多此患。行登凌云宇,会于虚游间。”澄与麻襦一直讲到天黑,别人不知道他们讲了些什么,偷听的人也只记得上面几句,推想起来,他们似乎在谈论几百年的事。石虎派使者把麻襦送还本县,刚出城门,他就下马说能步行,并说:“我要去拜访一个人,不能马上就走。到合口桥时,你可以在那里等着我。”使者遵从他的话,自己上马飞驰而去。没等使者到合口,麻襦已经站在桥上。算算他走路的速度,就象飞一样。

石虎曾在白天睡觉时,梦见一群羊驮着鱼从东北方向走来。醒后问是怎么回事,澄说:“这梦不吉祥。鲜卑有人要统治中原吗?”慕容氏后来果然在中原建都。

佛图澄有一次与石虎共同坐在正厅中间,澄忽然惊道:“幽州起火了!”他拿起酒来泼洒出去,过了一会儿笑道:“已经得救了!”石虎派人去幽州检查,回来说:“那天大火从四门烧起来,西南有黑云来,骤然降雨把大火浇灭了,雨中有一股酒气。”

建武十四年(公元348年)七月,石宣与石韬将互相残杀。一天,石宣来到佛寺,与佛图澄坐在一起,寺塔上有一铜铃独自响了起来,澄对石宣说:“能听懂铃音吗?铃音在说:‘胡子洛度。’”石宣脸色大变,说:“这话说的是什么?”澄只是就话道:“我这个老胡人身为道士,不能象山居之人那样不说话,又受到这么优厚的待遇,难道这不是洛度吗?”石韬后来到了佛图澄那里,澄熟视他良久,石韬感到恐惧,便问澄,澄说:“我奇怪你身上有血腥味,所以直瞅你。”八月的一天,佛图澄让弟子十人在另一间屋里去做斋事,自己暂时进了东阁。石虎与杜后前来问讯,澄说:“你身边有贼,不出十天,在我的西南与北殿的东面,会有人流血,你千万不要往东面去。”杜后说:“和尚老胡涂了!哪里来的贼呢。”澄立即改口说:“人的六情,都是贼。老的自然难免糊涂,只要少的不糊涂就行。”他借题暗示,不愿直说。过了两天,石宣果然派人在佛寺里杀害了石韬,想借石虎前去吊丧之机,行刺大王,石虎因为佛图澄预先有劝诫,所以得免。石宣的事情败露了,被收入监,澄劝谏石虎道:“既然是陛下的儿子,为什么给他重加刑呢?陛下如果能忍怒而施以慈悲,王位可延至六十余岁,如果定要杀了他,石宣会成为扫帚星,下扫邺宫的。”石虎没有听从他的劝告,用铁锁链拴着石宣的头,牵到柴堆上点火烧了,又将其官属三百余人抓来,全部车裂分尸,扔到漳河里。佛图澄便令弟子停止在另一件屋里的斋事。

一个月后的一天,有一匹妖马,鬃毛与马尾都有被烧的痕迹,进中阳门,出显阳门,头冲着东宫,哪里也进不去,向东北方向跑了,眨眼之间就不见了。佛图澄听说这件事后,叹道:“灾难到来了!”

十一月,石虎大宴群臣于太武前殿,佛图澄吟唱道:“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将坏人衣!”石虎令人欣开殿前石头一看,见有棘子生在石下,佛图澄回到寺院,看着佛像说:“很遗憾,没有能够维护佛祖的庄严。”又自语道:“还能有三年吗?”“不得,不得。”“有二年、一年、一百天、一个月吗?”“不得。”于是不再说话。默默走回自己房里,对弟子法祚说:“戊申年祸乱兴起,己酉年石氏就会灭亡,我要在末乱之前,先从化(死)了。”他即刻派人给石虎送去辞别信,信中写道:“物理必迁,身命非保,贫道焰幻之躯,化期已及。既荷恩殊重,故逆以仰闻。”石虎悲伤地说:“从没听说和尚有病,怎么突然告终。”他立即出宫亲自到寺院慰问佛图澄。澄对石虎说:“出入生死乃道之常也,寿长寿短皆由命定,不是谁能说了算的。夫道重行全,德贵无怠,苟业操无亏,虽亡若在。违背这些而去延长寿命,非我所愿。如今意有未尽的是,国家心存佛理而全力奉法,兴起的寺庙崇显庄丽,堪称德政,应享神祐;然而,施政苛刻,刑酷罪滥,显然有违于圣典有背于法戒,如不自省而革除,终当无佛保祐。若能改变自心心思,施惠于民,则国运得以延长;我命尽寿终,死无遗恨!”石虎悲恸呜咽,知其必逝,立即为他挖圹营造坟穴。十二月八日,佛图澄逝世于邺宫寺,这一年是晋穆帝永和四年(公元348年),享年一百一十七岁。士人黎庶无不悲哀,倾国哭丧。遗体葬于临漳西紫山间,就是石虎为他修造的坟地。

不久梁犊作乱,第二年石虎死了,冉闵篡位杀戮,石氏一家全被杀尽。冉闵的乳名叫“棘奴”,佛图澄原先所说的“棘子成林”,指的就是他。

佛图澄身高八尺,风姿甚美,妙解深奥的经书,兼通治世之论。每逢讲经的时候,他能正确阐明教义的宗旨和细微的意思,使经典的古奥原文明确清晰易懂。他能以慈悲大度的襟怀对待苍生,竭诚拯救世人的危难困苦。石勒、石虎凶暴强横,动不动虐害无辜,残忍无道;若不是与佛图澄生活在同一时日,谁能劝说了他们两个啊!然而百姓每天都在蒙恩受益,却不知道是澄劝导二石的结果。佛图澄自己说他出生的地方离邺城九万余里,他弃家入道一百零九年,平生酒不入口,过了中午不食,不符合戒规的不做,无欲无求。跟他受业的弟子常有数百名之多,前后门徒几近一万,他所经历的州郡,兴立佛寺多达八百九十三所,他弘扬佛法的盛况,没有人比得上。

当初,石虎把佛图澄生前的锡杖及钵盂装殓在棺材里面,后来冉闵篡位,开棺时只见有锡杖和钵子,没有见到尸体。有人说,佛图澄死的那天,有人在流沙上看见过他。石虎怀疑他没有死,便打开坟墓和棺材看一看,棺材里只见到一块石头,石虎说:“石头就是我呀,大师埋葬了我而他却走了。”没过多久石虎就死了。

后来慕容隽建都于邺城,住在石虎的宫里,每每梦见老虎咬他的胳膊,心里说,一定是石虎作祟,便派人寻找石虎的尸体。后来在东明馆掘到了,尸体僵硬没有腐败。慕容隽踢着尸体骂道:“死胡人竟要吓唬活天子!你把宫殿建成后连你儿子都要图谋,更何况其他人呢!”他把石虎的尸体鞭打毁辱够了,又让人扔进了漳河。尸体倚着桥柱不挪地方,秦将王猛便将他收起来安葬了。这桥柱,就是当年那个叫“麻襦”的人所说的“一柱殿”。

佛家以慈悲为怀,千年前,佛图澄施神通、用佛理去教化暴君以减少杀戮,但石虎仍是坏事做绝,最后遭鞭尸。这善恶有报,毫厘不爽,是真正的天理。

注:澄,有人写作佛图澄,有人写作佛屠澄,都是因为根据梵文音译时出现的不同而已。

(资料来源:《高僧传》)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