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福州山區村落婚嫁習俗

福州山區村落婚嫁習俗

分享

 

婚嫁習俗是社會風俗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村落文化的重要內容,它最能形象地反映區域社會與族群文化的特質。本文選擇閩清縣村落作為考察物件,試圖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對傳統福州山區村落的婚喪習俗作較全面的描述和論述。
 
一、婚嫁習俗

婚嫁習俗是社會發展過程中長期積澱下來的被某一特定地區的人們反復適用’ 遵循的關於形成婚姻家庭的非正式的規則。傳統閩清村落的婚嫁一般需要經過如下幾個環節:

1、“起貼囝”與“議彩禮”。男家托媒向女家提親,要姑娘的生辰八字,俗稱“起貼囝”。男方家長拿著男女兩人的“貼囝”讓算命先生“合婚”,看看雙方年齡、屬相配對不配對,姑娘的“八字”、“清潔不清潔”,有否帶“剪刀片,鐵掃帚”之類惡煞。為了慎重,再把這男女“八字”,一起壓在祖先香爐下,三日內無“衝破”——家中人畜物件無損,算是吉兆。如果認為可以結親,男家便遣媒人往女家議聘,俗稱“議彩禮”,即男家要求女方開具所需彩禮,所議的內容主要有“聘金”、“餅肉”、“布料”及妝奩等。東橋、下祝等閩江以北村落往往還加“五海”,即目魚、海蠣幹等海乾貨五種。貧富不同,嫁妝各異。但鏡箱, 燈,馬桶則必備。因為鏡可以鎮妖,燈諧音“丁”。意味著添子息,舊時婦女不出門,馬桶當然更必要了。議聘之後, 接著就是“插定”,並同時送“上半禮”。

2、“插定” 與送“日子單”。 插定儀式在女家舉行。寫明“議單”,交出彩禮的一半,稱“上半禮”。早年“議單”,一般都加上文縐縐的八股序頭,如:“蓋天地之正氣,應陰陽之配合, 良緣由夙締, 佳偶自天成”等等。寫禮單講究字數成雙配對, 以取(夫婦齊全)之意。如“金花成雙”、“聘金成錠”、“團酥(餅)成杠”、“德禽(雞)八翼”、“喜面纖縷”、“增子(榛子)成封”、“豚蹄(豬蹄)成肩”等。

當男方擇定娶親的日子,便要把準備迎娶歸的日子寫在一張紅紙上,派遣媒人送到女方家,這就是送“日子單”。送“日子單”同時,一般也把餘下的彩禮付清,稱“下半禮”。迎娶之前,男家對女家主要的親戚、親房都要奉送上一份禮物,主要是禮餅、禮雞等,禮餅俗稱“定日餅”,是一種用白麵粉、豬肉、花生、芝麻、糖等製成的甜餅。女家將男家送來的禮物按親疏不同分送給親戚長輩。受禮者按送禮等級準備首飾、衣料、器皿等送賀禮,稱“添箱”。

3、“罵媒人” 與“賴床”。早年閩清姑娘出嫁前或出嫁當日有“罵媒人”的習俗。姑娘當眾指著媒人罵。如:“媒人媒人伓(不)是人,因為毛米落喉嚨,故此到處去騙人。亂講奴夫是洋下人,實際家在深山角角壟,前門老虎過田壟,後門鳥囝啄稈芒。”“會做媒人坐長頭桌,胎(不會)做媒人坐尾桌,亂作媒人毛(不)敢上桌”。

又如:“會做媒人蔸上扛(抬)胎做媒人扛鏡箱。”

罵了媒人每每也罵父母:“爹娘目睭奢?(眼歪斜),只看番錢一藶又一藶,毛管女囝有食共毛食(不管女兒有沒有吃)”。結婚當日,姑娘有臥床不起之俗,稱“賴床”。“賴床”的原因有的說是早年人的思想比較保守,太早起怕被人說“不正經”。愛做新婦。“昨夜是躺在‘鼎面’上睡”(鼎面即鍋蓋)。也有人說是難舍骨肉深情,總想多拖延一些時間。

閩江以北村落花轎多拖延至傍晚出發,男方有提火把接轎的習俗。

4、“迎娶” 與“鬧房”。男方迎娶要做很多準備,通常迎娶前一天,男家組織人馬帶花轎、金鼓班、禮書大貼、“過門擔”等到女家。

“過門擔”中主要裝的豬肉、面、五子、寶圓、栗子、花生、瓜子、紅棗、兩對大花燭和兩合“金花”。這一天,男方家還要張燈結綵,貼門聯#裱新房,傳統閩清村落婚嫁門聯都留“白頭”。據傳這是一千多年前的遺俗,傳說當年南唐兵下入閩,把當地無諸國的後裔都殺了。還要與他們的妻子成婚,妻子們不從,提出要為其夫“做孝” 的先決條件,紅白喜事一起辦,所以紅聯都要留二三寸白紙頭。

迎娶當日,男方娶親的人員到達女家後先食用甜點,象徵生活甜美,接下來新郎要拜女方祖宗神位和父母。然後方可迎娶新人,迎娶的隊伍在返回時,一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花轎將至,親族要持“高照”(長柄的大燈籠)和火把接轎,為避邪,公婆、小姑及與新娘屬相相克的親屬要退避,廳堂前準備著米篩和“火鼎”等物,“火鼎”內放木炭、茶葉、鹽等物件,並升火“制煞”,一對男孩持燈籠分立花轎左右。“伴房嫂”(喜娘)掀轎門,先摘下新娘頸上的桂圓串向遠外拋去,然後扶新娘下花轎、跨米篩、繞“米鼎”三圈進入廳堂,隨後,新郎給新娘“揭蓋”就是新郎一手拿厘戥(稱錢、分、厘的小秤)一手握尺把新娘頭上的蓋羅揭起“伴房嫂”唱 “新郎揭蓋歌”:“揭蓋揭得起,家會烘烘起,揭蓋揭得高,起厝買田抱細哥,揭蓋揭得中,四代兩公孫”。也有唱:“揭蓋揭的起呀#家產猛猛起呀,揭蓋揭正中呀,四代兩公孫呀”。每唱一句,觀眾隨喊一句,“好呀”。隨後新郎、新娘拜堂“拜堂”,按“一拜皇天”“二拜祖”“三拜公婆”“四夫妻”的程式進行,拜畢,公婆給新婦“授簪”“授簪”,在福州其他地方也叫“添花”。添花時伴房嫂又唱起“新人添花詩”:“添好花, 結好籽,先養男,後養女,新娘添好花,五子登科簪金花”。也有唱,“添花添在左,添子添孫早;添花添在右,發財常常有;添花添長春,福壽喜甯康;添花添得高;起厝又置田。” 添花之後,新郎、新娘拜跪長輩,而長輩也得給新娘“拜見禮”。拜堂完畢,新郎新娘進洞房, 主家設宴款待賓客。

在閩清村落眾多的宴席中,要數婚宴最隆重、熱烈,宴席一般有十二盤菜。其中,“三鮮燕”、“三乾菜”和“三主食”是必不可少的。“三鮮燕”主要是三鮮:肉、燕、大雜燴,“三乾菜”一般是目魚、海蠣幹燴豆腐、海參,而“三主食”一般是湯圓、白粿、切乾面。

出席婚宴的賓客主要是以男方父母為中心的親鄰,一旦確定酒席的桌數,也便確定所請的以父母為中心的親屬親疏等次。在此,個人的情感好惡、私交的親疏並不起作用,倘使在同一親疏等級的親戚被偶然疏忽遺漏,則會招致許多麻煩和非議。

舉辦婚宴,男家必須準備一本禮簿,記錄各人贈送的禮金數額,以備日後還禮時參考。

閩清人婚嫁有鬧房(做“戲出”)習俗。鬧房前,新房門緊閉,鬧房的帶頭者! 俗稱“八仙頭”在新房門外唱“房詩”。“房詩”強調內容好,有格律,有押韻等。八仙頭主要憑詩本唱,個別有才情的八仙頭則會即興創作,直唱得“守門者”滿意才開房門。進入新房內,八仙頭還得將預放在床上的物品唱一首“搬出一件”全取完才能看新人。看新人要唱“看新人歌”、“新人坐床歌”。接著就開始做“戲出”。“戲出”題目是由賓客出的,要求新郎新娘按題表演,如用一根紅線系著一粒花生,懸在半空,讓新郎新娘去咬等。洞房氣氛熱烈,喜氣洋洋。

5、“回鸞”與“請回門”。婚後第二天或第三天,新娘兄弟二人提上雞和麵到新郎家去請新郎新娘“轉馬”,舊稱“回鸞”。新女婿到岳家後,叩拜祖先、岳父母。岳家備宴請女婿“並送小雞一合”。如三日內“轉馬”的傍晚即回;第四天“轉馬”的可以過夜。

完婚後次年正月,岳家還有“請回門”之例——新婚夫婦再回岳家,備粉幹、餅等禮物分送岳家親人。受禮者要輪流宴請新女婿,俗稱“春酒”,也稱“扛頓”。最後岳家也備宴回請辦“春酒”的親人,謂之“回敬”。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