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明代的时尚密码

明代的时尚密码

分享

【新三才网讯】陪太太在台北逛忠孝东路的服饰店时,听她指指点点,评论哪家的服饰设计前卫,哪家过时,忽然想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

几百年之后的考古学家,如果看见我们今日的服饰,他们分得出来哪家的设计最时尚,哪家最過時吗?

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显然不容易,毕竟几百年之后的事还没有发生。不过,我倒是可以模拟一下,从现在倒推回几百年前,观察一下当时的时尚,看看我们是否能瞧出什么端倪来。

用这个方法来读《金瓶梅》里的第十五回“佳人笑赏灯楼”,乐趣显然完全不同了。

这个篇章记载的是富商西门庆的大老婆吴月娘,带着李娇儿(二妾)、孟玉楼(三妾)、潘金莲(五妾),到位于市中心狮子街欢度元宵灯节时的景象。这群花枝招展的贵妇走在大街上,当然是明代时尚流行与目光的焦点。(《金瓶梅》故事背景设定在宋代,但内容细节全以明代为本)

就先从大老婆吴月娘看起吧。根据书上记载:“月娘穿着大红妆花通袖袄儿,娇绿缎裙,貂鼠皮袄。”

吴月娘这套看了有点昏头的服装,隐藏了几个有趣的重点。

首先,根据《明史.舆服志》的规定,平民百姓是不能穿大红色衣裳的。一般女人的礼服最多只能“紫,不用金绣;袍衫止紫、绿、桃红及诸浅淡颜色,不许用大红、鸦青、黄色”。不但色彩有规定,连式样也有限制,以吴月娘身上的“通袖袄”(衣身的花样和袖子的花纹一致)来说,在明代是官太太才能穿的款式。换句话,吴月娘以商人太太身份穿“大红通袖袄”,显然是非常明显的僭越。

再来看看小妾们的穿着打扮:

“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都是白绫袄儿,蓝缎裙。李娇儿是沉香色遍地金金比甲,孟玉楼是绿遍地金比甲,潘金莲是大红遍地金比甲”(比甲类似当代的背心,但长度过膝)。

妻妾身上的金比甲以及以及种种艳丽的色彩,说穿了,也一样和朝廷的规定作对。尽管大家都违规,但最有趣的是:在大老婆和小老婆之间,僭越尺度的大小,还是必须严格地遵守着妻妾的阶级分际的。这场服装秀抢眼的程度,依名次排列下来,应是:

第一名,大红妆花通袖袄(吴月娘,记大过一支)。
第二名,大“红”遍地“金”比甲(潘金莲,记小过二支)。
第三名,“绿”遍地“金”比甲(孟玉楼,记警告一支、小过一支)。第四名,沉香色遍地“金”比甲(李娇儿,记小过一支。)

这个有趣的观察,让我们体会到两个重要的心得:

一、千逾越,万逾越,最难逾越、最不可跨越的就是“阶级”。
二、正因为“阶级”的严格控制,对“阶级”的逾越与叛逆,相当程度地决定了明代的时尚与流行。

有趣的是,尽管21世纪的服装已经不再受到身份、阶级的限制,但同样的时尚密码仍然还是通用的。

读者也许要问:在这样的时代里,还有什么好僭越、叛逆的呢?

事实上,只要稍微注意近几年的时尚轨迹,从迷你裙、热裤到露肩、露背、露小腹、露乳沟、露股沟……这一路的趋势观察下来,我们不难发现,时尚早把矛头对准了“暴露”的禁忌了。
换句话说,原来禁忌与尺度才是这一切背后最大的推手。就像个“叛逆”的青少年一样,时尚与流行向来是必须靠着“反对”他们的上一代来确立自己的存在的。用这样的观察与理解再思考一次一开始我提出的问题:

“几百年后的考古学家,怎么分辨我們的時代何者是最新的时尚流行呢?”

我相信几百年后的考古学家会发现的,恐怕会是个无趣至极的答案:

反正布料用得最少的那些就是。

至于到了那时候,当“暴露”这个禁忌也被消耗完之后,时尚流行还能挑衅什么,僭越什么,作为它的新元素呢?这显然已经超乎了我逛街时应烦恼的范围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