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台湾民间故事】鸭母王「朱...

【台湾民间故事】鸭母王「朱一贵」

分享

图:朱一贵发出成两路纵队的口令,鸭群迅速移动,排成两行笔直的队形。

台湾自从唐山渡海到台湾以来,闽南人与客家人的斗争,喋喋不休。鸭母王「朱一贵」的兴起,是台湾史上第一次闽、客两股力量的结合(亦是唯一的一次,可惜后来也走上内讧的宿命),短暂奇妙地推翻满族的统治,建立了第一个本土政权。
 
朱一贵是福建省漳州人,在清朝初年,由故乡-福建省漳州府长泰县迁到台湾,住在高雄县内门乡,靠养鸭为生。
 

他共养了三百只鸭子,因为饲养很好。所以每只都长得健康、肥大。每只每天总生二颗蛋,而且他还能把鸭群像军队一样的集合、操演。引起大家的好奇,于是封他一个外号,叫鸭母王。
 
有一天早上,朱一贵赶着一大群的鸭子,沿着弯弯曲曲的田埂,向二层溪走去。看到荡漾清澈的溪水了,心中豁然开朗,等所有鸭子到齐后,他将竿子一挥,把鸭群赶下水去,自己在岸上的大树底下躺着休息,接受温柔的东风吹拂着,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知经过多久, 正当他酣睡入梦时,忽然一阵粗犷的喊声:「鸭母王! 鸭母王!」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他揉一揉眼睛,睁眼一看,见前面站十几个彪形大汉,但除了李勇、黄殿、杜君英三人认识外,其余的从来都没有看过。于是开口问道:「诸位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们听说你的鸭子会像军队一样的操练。想来见识一下,你操给我们看看好吗?」
 
  「好的!没问题。」见有人欣赏自己对鸭子的御驾术,立刻高兴答应。只见他精神抖擞地站起来,拿了赶鸭的竹竿,向溪边走去,到了溪边。他把竹竿一挥,叫「过来」。三百只鸭子好像听到指挥官发出集合的号令,很快地向他靠拢过来。
 

「立正!」朱一贵放声大喊。
 

  三百只鸭听了,都站着不动。
 

  「成两路纵队!」朱一贵再发出口令。
 
  鸭群迅速移动,眨眼间,便排成两行笔直的队形,一点不亚于受过训练的兵士。
 

  「齐步‥…走!」朱一贵发完口令。并向鸭子招手,同时身体向后退。两队鸭子就慢慢跟他走,显得非常有规律,简直就像训练有素的鸭子军团。
 

  「立‥‥定」
 

  「解散!」
 

朱一贵叫完最后的口令后,随即将竹竿一挥。三百只鸭子拍拍翅膀。又向溪里扑去。
 

十几个人看了他这场鸭军操练后,都非常惊讶,也非常钦佩。
 

李勇上前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能指惮这无知的家畜,真了不起,你未来必定是个真命天子,有前途。」
 

「对!只有皇帝才能指挥畜牲,像从前的明太祖一样,能够指挥牛群。」黄殿走也过来,附和着说。
 

「哈!哈!哈!」朱一贵被捧得飘飘然,发出一阵哈哈的大笑,好像自己将来真是真命天子。
 
  这晚,朱一贵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入眠。一闭眼就觉得自己身穿龙袍、头戴皇冠,坐在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上,接受群臣的欢呼。
 

第二天一早,他听到公鸡喔!喔!喔!的叫声,就马上爬起来,提着竹篮去捡蛋,地上密密麻麻的鸭蛋,都是二个一堆。数一数,又是六百颗不多也不少。心理一阵喜悦。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真不是盖的,只有鸭母王养的鸭,才会每只每天生下二颗蛋。于是把自己鸭蛋收好,挑去卖,并向买蛋的人渲染一番,「真的?训练有素的鸭群,且每天每只都生二颗蛋。」。很快的鸭母王的大名传遍了每一个角落。一些好奇的人。都不远千里跑来看,朱一贵来就非常豪爽好客,再加上访客的奉承,他更尽心招待,不论富贵、贫贱、三教九流,一律宰鸭款待。因此,拜访的人越来越多。
 

但奇怪的是,仅管朱一贵每天杀鸭请客,但第二天当他把鸭赶到溪里时,数一数鸭子的数目,仍然是三百只,一只也不少。这个奇迹,使访客亲友们非常惊异。大家都说:「鸭母王天天杀鸭,为什么仍然每天一样多只呢?」
 

「为什么不会少呢?」
 

「他是真命天子呀!」
 

「对,我是真命天子,我要做皇帝。」朱一贵终于下定决心。
 
 鸭母王 朱一贵平常就痛恨满清官吏的贪污腐败,早就存着反清复明的思想。在黄殿、李勇等人的从怂恿下,于是登基的决心更加坚定。终于拟定了起义的计划,派人向各方分头进行,暗地招兵买马,准备草粮。不到几个月的工夫,便成立一只几千人的军队。就在康熙六十年四月十九日那一天,一切的部署完成,大伙儿便在黄殿家里排起香案。结盟誓师,公推朱一贵为盟主,竖起「大元帅朱」的大旗,浩浩荡荡的向冈山进军。
 
  那时,因天下太平很久,一般官史都过纸醉金迷,极其淫逸的生活。既缺少武备,又毫无防范,朱一贵的军队很轻易的就把冈山占领了。那些平时饱受官吏压榨,痛苦无告的老百姓。看见朱一贵的军队到了,都额手庆贺。各地反清复明的志士,也都纷纷起来响应,高喊:「杀贪官、污吏!」,因此朱一贵的军队业越来越多,就向各地进攻,占领了草潭、下埤头、小琉球、嘉义。凤山。杀死捱台湾府总兵欧阳凯。鸭母王的义师直逼府城(台南府)。知府王珍见朱军来势汹汹,竟弃城而逃。带了几个亲信直奔澎湖。鸭母王于是在兵不血刃下,取得台南府。当朱一贵的军队要进入台南府,行至西城(大埔)时,看见右边广场上有一座戏台,戏子们全跑光了。只留下演戏用的冠、袍、带、履以及刀、枪,散乱在台上。朱一贵一眼看到台上的黄龙袍及金光耀目的皇冠,不由勋欣喜叫道:「啊!这正是我梦寐而求的东西,现在不期而获,真是天意!」说罢!立刻跳到台上,穿戴起来,然后问他的部下道:「我像个皇帝吗?」
 

  「像极了!」
 

  「真像极了!」
 

  部下献媚地说,随即跪下三呼:  「臣等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一贵乐得心花怒放,一方面叫道:「免礼,免礼」,一方面又指着台上凌乱的袍、冠说:「你们也拿一套穿穿看。」
 
部下一听此言,蜂拥而上,个个争先恐后,你穿袍,我戴冠。一下子,把台上的衣冠及箱里的戏服抢得光光的。
 
  第二天,朱一贵在台南府的衙门前筑起天坛,在祭拜天地、神祇及明代各帝王后,正式登上皇位,受百官朝拜。朱一贵自称为「中兴皇帝」,一切制度都比照明朝,年号是「永和」,贴出布告,大赦天下,以打倒满清,恢复明朝为宗旨。
 
在朱一贵称帝的前一天晚上,北京皇城内的钦天监,忽然发现天罡星侵犯紫微星。不由大惊,到五更上朝参见时便向皇上奏道:
「臣昨天夜里观察星象,看见天罡星冒犯帝星,莫韭东南方有兵刀之灾,台湾一定出了霸子,请陛下速派大兵征讨。」
 

康熙皇帝听了,正要问各大臣的意见。忽见太监捧一道奏章进来。原来是台湾府知府王珍在澎湖呈来的告急表章。这样一来,钦天监的话便得到了证赀。于是就任命闽南总督觉罗满保和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为正副总兵,统领二万精兵。由福建分乖六百多艘兵舰,征伐台湾。
 

鸭母王得到清朝派觉罗满保进攻台湾的消息,马上就调兵遣将,防守每一港口。
 

六月十六日那天,施世骠的军队在安平附近登陆。与鸭母王的军队展开一场血战。
 

鸭母王因兵力分散及守将苏天威的疏忽,在清兵几次的猛攻下,鹿耳门很快就被清兵占领,不久安平也告失守。这一挫败,鸭母王的士气大为低落,加上亲信部将杜君英等投降,力量一再削弱,打一次败一次,一直从湾裹败退到月眉潭。
 
这天,鸭母王领着残兵进入「沟仔尾社」(嘉义县太保市),要社内的头目杨雄捐些粮食、金钱、犒赏。杨雄慑于他的兵威,不敢不从,只好同兄弟杨旭杀宰羊。大排筵席。慰劳鸭母王的军队。吃喝的时候,杨雄端了一杯酒,对鸭母王必恭必敬的道: 「中兴王,请喝此杯,祝陛下早日中兴。」
 

  「唔!中兴,我一定会中兴,我不会失败。」鸭母王傲笑地说,随即接过来一饮而尽。
  「是的,真命天子,天必保佑。」杨旭也奉承地敬了一杯酒。
 
  「嗯!真命天子,哈!哈! 哈!」命令地说:「喝!大家痛快的喝,尽量地喝。」说着,摆出一副英雄气概,一连干了三杯。

  就在大家酒酣耳热时,杨雄悄悄离席。暗地里吩咐家人赶往清兵营里报信。鸭母王一点也不知道,还在那儿左一杯右一盏的狂饮。不久,便烂醉如泥。颓然席上。杨雄把他扶进卧房。他还挥了挥手,示意杨雄出去,接着便倒在床上。呼呼地进入梦乡。
 

  正当他睡眼蒙眬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厮杀的喊叫声,  「杀呀! 杀呀!」  「一个都不能放他走!」

 鸭母王从梦中惊醒,知道情势不妙。连忙挣扎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门外,到门口一看,自已的部下一个不见。只见重重迭迭的清兵把村庄围住。鸭母王想逃走,但两只脚就不听使唤。只好束手就擒。鸭母正仅仅做了二十几天的中兴王。后来朱一贵被押往北京,临刑前,刑官问他:「你只是一个平凡的老百姓,竟敢密谋造反,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则慷慨激昂的回答说:「我只想光复大明江山而已。」朱一贵虽然壮烈的牺牲了,但他豪迈的风格以及至死不屈的精神,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他中兴王朝的泡影,蓦然地起来又忽然间幻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却留给台湾后人一句谚语:鸭母王入沟仔尾,死路一条。这句话另有一个含意说:「因为水沟的末端无水,鸭子跑去沟仔尾,稳是死路一条。」

五梦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