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忆故宅(十六)(图)

忆故宅(十六)(图)

分享

庭院里的海棠

              
 
                  

【新三才首发】庭院里花草树木

大家应该对传统四合院的一般格局有个大概的了解了,那么我们是怎么在四合院里生活的呢?这个说起来太庞杂了,与现代生活最大的差别就是庭院的使用。本栏目开头就说过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最善于利用“虚”的概念,如果房屋拆了院子也就消失了,所以庭院不是一个建筑物实体,只是一个虚的空间,可恰恰这个空间却承载着最多的生活内容。

庭院里是个小世界,花草树木、猫狗鸟儿、昆虫金鱼应有尽有。传统四合院里用方砖铺成十字形的甬道,连接东西厢房和南北房,留下的土地可以栽花种树。最正宗的是种海棠树,寓意兄弟情谊和睦,而且海棠春天繁花似锦,秋天果实累累,很有生机。什么枣树、梨树、桑树等就不受欢迎,因为这些树木名称发音不好,与“早丧”、“早离”谐音,我们是个重视家庭团聚的民族,当然很忌讳这些悲伤的事。我小的时候因为不能把一个梨完全吃下,要和妹妹分吃一个都不可以,实在吃不下又不能浪费奶奶就会跟着也咬一口,和我们解释说三个人吃就能够破解二人分离的不吉利了,虽然我们现代人听了觉得好笑,甚至有自欺欺人之嫌,但其中浸透的浓浓的亲情却是滋润我一生的。

那时我家院子里还种花,有北茉莉、月季、凤仙花,北茉莉是草本茉莉,不同于开白花熏茶叶的茉莉,但是香味一样,颜色是多种的。月季的香甜气很重,不知为什么虽然小时候还不太注意男女的区别,却总觉得那是女人的气味,现在证实我的感觉是对的,因为医书上说月季花有调理女性的月经的功用,自己都觉得神奇,当时怎么感觉的?!

茉莉和月季能长到半人高,夏天晚上坐在院里乘凉看着月光下疏疏落落的花影,一阵微风吹来香气袭人,虽然没有水但也颇合“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意境。还有那凤仙花,我们叫它指甲花,因为花瓣摘下来放到小瓷碟里加上点白帆捣烂可以染指甲,放暑假时白天和表姐表妹在一起她们染手脚的指甲,我虽然是男孩也和他们一起玩得不亦乐乎,我还知道如果染的不满意用醋就可以清洗干净。

盆栽的花更多了,石榴、菊花、桂花等等。还有一种洋绣球,至今我不知它真正是什么名字,颜色很鲜艳,一朵朵的小花聚拢在一起朝外开着真的像个绣球一样,这是我姥姥最喜欢的花,一盆盆的摆满窗台,夏天在院里的窗台,冬天放到屋里的窗台还有姥姥的床边,她没事就凑到跟前总也端详不够。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姥姥早已过世,前几年我在伦敦的一个大商场外边的花坛里看到栽满了洋绣球,顿时觉得好亲切,感觉一下子姥姥来到了身边,真是睹物思人,心里难免一丝忧伤袭来。

菊花是金秋季节的主角,品种繁多争奇斗艳,我那时候还小不懂都是什么名字、有什么说道儿,只是觉得好看。而且我们前院的邻居家也很喜欢菊花,我们还互相参观比较呢,邻居家还把半个半个的鸡蛋壳倒扣在花盆里,说是蛋壳里残留的蛋清是很好的花肥,我更觉着花盆里显得挺别致的,所以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当然最关键要看主人喜欢什么,但凡不非常犯忌讳都可以栽种。比如一般认为葡萄阴气重,尤其是怀孕的母亲不适合接近葡萄架,老人们说容易结葡萄胎,我至今也不怎么相信这个说法。我的一个亲戚家就有一颗长了很多年的葡萄树,葡萄架可以遮盖大半个院子,夏天都不用搭天棚了,每到秋天一串串的葡萄太诱人了,我们可以边摘边吃,吃着这一串要看还有哪一串熟了,摘到很甜的葡萄特有成就感。比我儿子现在幸运多了,他得学校组织郊外采摘才可以去一次,交了钱也就可以看到几棵青涩的苹果树,估计好的果园农民舍不得让小学生进去玩儿,乐趣大打折扣的。

现在我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人生观和喜好,明白了板桥先生为什么“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也敬重梅花傲雪迎风凌寒盛开的品质,向往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散淡生活,更爱生于幽谷远离尘嚣“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兰草。可惜我失去了儿时的庭院,没办法把这四君子请到家里伴我晨昏冬夏的,所以经常在心里设想以后我要有个院落,那里是竹子,那里是梅花,我要在修竹梅花间读书品茶、静息抚琴,不知此生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如果不能,这四君子就只有在我心里成长绽放伴我一生了,我想有的人不会理解这些,因为没在庭院里生活过的人或许没有这种情愫,而这情愫是联系着我们文化的脉络,所以我不想失去,也不想我们失去他,这也正是我写这个系列文章的初衷。(待续)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