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茶文化中不得不提及的茶盞

茶文化中不得不提及的茶盞

分享

茶盞,可以是飲茶的器具,也可以用於彰顯地位,古時貴族的鬥茶便是典型的體現。對於今人,過去已為歷史,而對茶盞的追求大多源於茶本身。因為茶盞因茶而生。

茶與茶盞的關係,是相生相融的。茶,因為茶盞而有了形,人們既可品其味,又可觀其色,還可聞其香,更可杯底留香。茶盞,因為茶的存在而存在,因為茶,它退去了初入凡塵的青澀,變得內斂、深邃;因為茶,它感知到每一位有緣人的喜怒哀樂;因為茶,歲月不落塵埃,它滿腹靈性……

時光,讓茶盞經歷茶,讓茶釋放出最好的芳華。這芳華里有著太多的故事,有著太多的情感,但每一份都是值得珍藏的記憶。

飲茶之風「興於唐而盛於宋」,唐代流行煎茶,茶具喜用青瓷和白瓷。宋代流行沖茶且鬥茶成風,為了分辨水痕比出高低,宋人棄青瓷白瓷改用黑瓷,並在黑色釉上大做文章,燒制出兔毫盞、油滴盞、玳瑁盞、木葉盞等茶具珍品,使我國茶文化更加豐富多彩。

唐代流行用青瓷白瓷

在唐代以前,飲茶主要流行於上層社會。到了唐代,飲茶之風才擴散至民間,茶已成為百姓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到了宋代,飲茶之風更盛,中國茶文化進入全盛期。茶莊、茶肆、茶坊、茶館遍布城鄉,當時人們常說,早晨起來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把茶和柴米油鹽相提並論,可見當時茶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已佔據非常重要的地位。另外,史籍上之所以有「茶興於唐而盛於宋」的說法,是因為宋代興起了鬥茶風。

茶盞貴為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宋徽宗

鬥茶是由於茶水生成方式的不同而形成的。唐人飲茶的方式是煎茶,先將采來的茶葉用熱氣炙干,然後趁熱搗碎,製成茶餅。飲用時將茶餅打碎,投入茶臼內研細后,再拿去煮茶。而宋代流行沖茶,即先將茶葉做成茶餅,飲用前把茶餅碾成細末放入茶碗或茶盞,再沏以初沸的開水,於是水面浮起一層白色的泡沫,這層泡沫稱為水痕,鬥茶是要比試誰的茶盞中泡沫停留的時間更長。《方興勝覽》記載:「斗試之法,以水痕先退者為負,耐久者為勝,故較勝負曰一水、兩水。」因鬥茶是以茶色是否鮮白為標準,因而所用茶具以黑釉瓷器為主。

宋徽宗喜歡飲茶,對如何制茶和飲茶極有研究,著有《大觀茶論》一書,書中說:「盞色以青黑為貴,兔毫為上。」《方興勝覽》也說:「茶色白,入黑盞,水痕易驗,兔毫盞之所以為貴也。」鬥茶成風使市場對黑釉瓷器的需求量極大,所以宋代黑瓷生產形成一個龐大的體系,不僅一些青瓷窯場如福建建陽的建窯、江西吉州窯、山西榆次窯等以生產黑瓷為主,連如定窯之類的以產白瓷為主的名窯,也為適應市場需求而大量生產黑瓷。

「鬥茶」之法講究茶質、水質和技藝。為了創造最佳的鬥茶效果,不僅需要茶品好,技巧嫻熟,而且需要優質的茶盞。所謂「好馬配好鞍」。《茶錄》說「茶色白,宜黑盞。」這種鬥茶,黑白分明,一目了然。所以鬥茶家們都對黑釉茶盞(碗)情有獨鍾,皆因建盞最適合「鬥茶」。

建盞皆用正燒,外壁往往施半釉以免粘窯,釉在高溫中易流動,便形成了這美美的「釉滴珠」,又稱「釉淚」。建窯黑釉屬於古代結晶釉範疇,含鐵量較高。在高溫溶燒過程中,由於窯內火候的高低和氣氛的變化,使釉面產生奇特的花紋。與華麗的彩繪和繁縟的雕飾不同,它們是釉料在一定的溫度和氣氛中產生變化的結果,陶瓷工藝界稱之為「窯變」。

宋人愛鬥茶茶盞黑為貴

宋代鬥茶所用的黑瓷茶盞以兔毫盞、油滴盞、玳瑁盞和木葉盞最為名貴,藝術成就也最高。兔毫紋的形成是由於釉中的鐵質在高溫中聚集,並向下流動,產生流淌狀絲毛紋,因細密如兔毛而得名。油滴盞的油滴紋是黑釉在高溫中形成的結晶釉,釉面密布銀灰色和褐色斑點,猶如漂浮的油滴。玳瑁盞的玳瑁紋是在黑色釉面下出現的褐黃、鐵鏽色斑點,狀似玳瑁背上褐色和淡黃色相間的花紋。因這種紋飾和鷓鴣鳥羽的花紋也很相似,所以又稱鷓鴣斑。

木葉盞以樹葉為標本

而藝術效果最為驚人的是江西吉州窯生活的木葉盞,這種茶盞的紋飾是如何形成的有多種不同的說法,有一種說法認為,製作時以天然樹葉為標本,先對葉子進行特殊腐蝕處理,去掉葉衣,只剩葉莖和葉脈,再把它貼在成型的胎體上,然後通體施黑釉高溫燒制。燒成后的樹葉呈金黃、淺黃、淡紅、淡紫、銀白等顏色,樹葉的形狀及莖脈有的在黑釉的映襯下清晰可見。木葉紋有半葉、一葉,也有兩葉、三葉。木葉盞的器型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口徑10厘米左右的圓盞,另一種是稍大一點的斗笠盞。木葉盞在宋代的名氣不及兔毫盞和玳瑁盞,但其奇特的製作工藝和樸實自然的裝飾風格越來越受後人的重視,以至於把它視為吉州窯的極品,因留傳至今的木葉盞寥寥無幾,因而更顯珍貴,是很多藏家夢寐以求的寶貝。

中國茶網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