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民俗 【台湾民间故事】虎姑婆

【台湾民间故事】虎姑婆

分享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偏僻的乡村里,经常出现老虎化成人到处吃小孩子的传闻。

这村庄,有一个妇人带着二个人小女孩住在一座山脚下,孤伶伶一栋房子,夜里寂寞得可怕。大女孩〈姊姊〉叫做阿金,小女孩〈妹妹〉叫做阿玉。有一次,这个妇人有个亲戚生了小孩,请她去帮忙。临走的时候,吩咐她们说:「现在妈妈要到妳舅舅家,留下妳们二人,我不在家时要把门窗关紧,不要出去,好好看家,明天我就回来,无论谁来敲门,千万不要去开门。」

母亲去了之后,由于是白天,阿金和阿玉姊妹俩和睦一起完耍,到了晚上,阿玉就说:「姊姊,天黑了,我很害怕,赶快把门关上。」阿金也感到有点害怕,就把门窗关紧,吃完妈妈预备的晚餐后,早早上床睡觉。不久,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请妳们打开门啊!」外面叫嚷着,阿玉被敲门声所惊醒,想起母亲临走前的吩咐,闭息不敢作声。可是外面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厉害。

阿玉更加害怕,就把睡在旁边的姊姊摇醒,抱住姊姊说:「姊姊!外面有人敲门,我很害怕。」
 
阿金仔细听敲门声音,果然听到外面有人一边敲门,一边嚷着:「妈妈回来了,赶快开门。」

于是姊妹边走到门边,边说:「妳不是我们的妈妈,我们的妈妈的声音不是这样的。」又说:「妳不是我们的妈妈,妈妈不会这样快就回来。」

「砰!砰!砰!」门敲得更厉害。

 
「快开门吧,我真的是妳们的妈妈呀,因为害怕妳们会寂寞,特地赶回来。」

姊妹以为是真的,就把门把开,一看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吓了一跳,大声喊道:「呀,妳是谁?」说着又把门关上。

「不要害怕,我是你的姑婆,你祖父的妹妹,因为我们很久没有来往,所以我们互不认识,今夜受到妳们母亲的拜托,特地来与妳们作伴。

阿金慌忙地说﹕「姑婆,请你从门隙间把你的手伸出来。你真是姑婆的话,手一定是光滑的。」原来姑婆是虎精变的,牠那只手是毛茸茸,一点也不光滑。可是被阿金这么一讲,虎姑婆的手一剎那间就变得又光又滑,从门缝伸进门里来。姊妹俩看见了,这才放心。

由于姊妹平常曾听过她们的母亲说,她们有一个姑婆,可是她们从来没有看过,以为这个就是,就把门打开,请姑婆进来。但是进来的姑婆除了满脸皱巴巴外,两只像老虎般凶恶的眼睛,长得奇丑无比。

「姑婆,妳什么时候开始认识我们。」阿玉问道。

「在妳们很小的时候,我常常来,那时后,妳们长得很可爱,哈!哈!哈!」

一面笑着,一面瞪着阿金,斥喝着:「妳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的脚?」阿金因为看她的脚和普通人的脚不太一样,所以怀疑瞪着。

「我今晚走累了,我要跟妳们姊妹一同睡觉,我睡在中间。到了半夜,姊姊阿金突然醒来,听到姑婆不知在吃什么发出「卡、卡」的声音。

「姑婆,妳在半夜里吃甚么东西呢?」阿金问。

「…..我在吃花生啦!」「花生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姑婆慌忙的回答。

「姑婆,分给我吃一点好吗?」阿金说。

「不行,小孩子睡觉时,不能吃东西。」姑婆不愿意给她。

「拜托,给我一点点就好。」阿金固执地要。姑婆很不愿意地掷一块东西给她。阿金把它拿到手里一看,吓得毛骨悚然。因为那并不是花生,而是妹妹阿玉的指甲。阿金马上知道,妹妹已被虎姑婆吃了,她也会被吃掉,心中盘算要如何逃跑,便向虎姑婆说:「姑婆,姑婆,我尿急,想去厕所。」

这时虎姑婆也知道阿金已发现她的妹妹被牠吃掉,立刻露出狰狞的面孔说:「不行,妳是我明天的餐点,我怎么可能让你逃走。」

「拜托,我实在尿急,何况当你吃我的时候,也会有尿的味道很不好。如果妳怀疑我的话,就把绳子绑住我的脚吧,这样我就不可能逃跑。」阿金说。

虎姑婆听了,觉得有道理,就用绳子绑在阿金脚上,自几拿着绳子的一端,让阿金去厕所。

图:虎姑婆用绳子绑在阿金脚上,自己拿着绳子的一端,让阿金去厕所。

聪明的阿金进入厕所后,赶快脱下脚上的绳子,把它绑在厕所的横木上,逃走了。虎姑婆等了很久,阿金还是没有回来,觉得很奇怪,于是到厕所一看,看不见阿金的踪影。马上到处寻找,终于在房屋附近山脚的一棵大树上找到。虎姑婆气忿忿的喊道﹕「妳这小鬼,赶快下来吧。不然的话,我要把这棵树砍掉!」「姑婆,请你等一下﹗」阿金吓得面无血色,手脚颤动的说。

「妳不要浪费这么大的力气将大树砍断,我愿意下来给妳吃,但在给妳吃以前,我有一件心愿。请妳能答应,我很喜欢吃一吃油炸的小鸟,可不可请妳给我一锅热腾腾的花生油。」

虎姑婆虽然很凶暴,但牠想到这女孩已经再逃也逃不了,在不费吹灰之力下,阿金就会爬下来给牠吃,就放心一口答应阿金的要求。

在虎姑婆照阿金的意思拿来热腾腾的油锅时。虎姑婆把绳一头仍给树上的阿金,一头栓在锅上,阿金用绳子把锅拉到树上,阿金从树上抓了几只小鸟,炸了三只,自己吃一只,将其余二只投给虎姑婆。但虎姑婆更想吃阿金,催阿金赶快下来。树上的阿金一点也不慌,说﹕「好,我要跳下去给你吃,请妳闭着眼睛,张开嘴巴,我就马上会跳进你的嘴里。」虎姑婆于是闭着眼睛,张开了血盆的大嘴,等候阿金的跳入。阿金看到虎姑婆在树下张开了大嘴,等候时,突然从树上将一锅子滚热的花生油往虎姑婆的大嘴一倒。「哎呀!」虎姑婆大声哀叫了一声,被热滚的油烫死,倒卧在地上,变成一只大老虎。

五梦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