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八仙】阳帝君—吕洞宾

【八仙】阳帝君—吕洞宾

分享
吕洞宾路遇汉钟离

 “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在关、洛修炼达数十年,又到南方长江中下游一带活动,后不知所终。吕洞宾为道教“北五祖”(五玄甫、钟离权、吕洞宾、刘海蟾、王重阳)之一。内外丹家,有《内外丹百字吟》存世。

吕洞宾为古今独树一帜的仙人,成仙得道后,不登仙界,普化众生。

一、 路遇汉钟离 惊悟黄梁梦

吕岩,字洞宾,河中府永乐县(今山西)人,生于唐德宗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四月十四日。其曾父吕延之,曾任唐浙东节度使;祖吕渭,唐德宗时为礼部使郎;父吕让,历任太子右庶子、海州刺史。

吕洞宾少有大志,通习儒家经典,以博学通达远近闻名。为光大先祖鸿业,决心走科举入仕之路。后来,吕洞宾多次应举,都名落孙山,心中烦闷,郁郁寡欢。

吕洞宾最后一次落第之后,在长安街市游逛,以消遣解闷,不意之间,在一处酒肆门前遇见一位道士,正朝酒家走去,口里还咏唱着:

莫厌追欢笑语频,寻思离乱可伤神。
闲来屈指从头数,得到清平有几人?
得道真仙不易逢,几时归去愿相从。
自言住处连沧海,别是蓬莱第一峰。

吕洞宾听着听着,不由地走近了那位道士,待道士唱完,吕洞宾不禁上前施礼说:“敢问道长尊姓大名?”道士回荅道:“贫道姓钟离,名权,字云房,号正阳子,又号为天下都散汉。”吕洞宾立即延请到酒店入上座,斟酒共饮。三杯过后,钟离权请吕洞宾赋诗助兴,借此窥察他向道的至诚之意。于是,吕洞宾即席口占一绝道:

生在儒家遇太平,悬缨重滞布衣轻。
谁能世上争名利,臣事玉皇归上清。

钟离权一听,知其诚心向道,宴罢,即邀吕洞宾到终南山自己的隐居之所。钟离权为款待同志,亲自下厨做黄梁米饭,而吕洞宾却伏在桌上呼噜呼噜地进入了梦乡。

梦中,吕洞宾赴京应考,一举成名,榜列甲第,官运亨通,自州县地方官青云直上而到朝廷政要,清正亷洁,政绩卓著。两次娶了清河大族崔氏名闺,举家人财两旺,儿孙满堂,为官显赫达四十年,后居宰臣十年,独禀朝政,春风得意。忽遭厄难,籍没家产,贬谪边疆,孑然一身,困顿至极,瘦骨嶙峋,立马风雪之中,不禁仰天长叹。正在无奈之时,恍然惊醒。

钟离权站在一旁,看着惊魂未定的吕洞宾,笑着说:“黄梁尚未煮熟,梦境就如此结束了。”

吕洞宾听后大惊,立即问道:“先生何以知之?”

钟离权趁机启悟说:“刚才的梦,升降浮沉,荣辱无常,五十年来一瞬间,真的是,富贵不足喜,贫贱何足忧!纵然说富貴喜梦,贫贱忧梦,说到底,都是梦。梦境总有醒来时。”

吕洞宾顿悟老师的指点迷津,恳请钟离权收为弟子;钟离权己认识吕洞宾诚心向道,又经过十次考试,才正式收为弟子,于是授吕洞宾延命之术和金丹之功,以及《灵宝毕法》、《火龙剑法》。

钟离权在终南山传法于吕洞宾后,便对吕洞宾说:“我将奉玉帝之诏,明天去蓬莱岛赴天池会去了。”随后谆谆告诫吕洞宾:“将换骨丹藏记心,牢牢守住,时候一到,就功成圆满,自会飞升。”

第二天,风和日丽,彩霞缭绕鹤岭,一只白鹤盘旋鹤岭上空,不一会儿,钟离权跨上鹤背,向吕洞宾挥手而别,便消失在东北方向。

二、 东都题诗 面晤陈抟

吕洞宾自钟离权去后,觉得不易久留终南山,便决定遵照老师指点,到华山修炼。

吕洞宾在华山莲花峰下的羽谷,选择了九岩洞住下来,潜心修炼钟离权授的长生真诀。有时登山临水,啸傲烟霞;有时饮酒赋诗弹琴舞剑;有时还善于结交山中的农夫,樵子,僧人,道士,隐士,剑客,甚至更有异常之人。他在山中不感寂寞,反觉得日月如转轮,过得飞快。

吕洞宾有时下山,遨游于东西两京,放浪洒肆,混迹于妓馆,以此来制约自己的感情,这也是自古以来高人杰士的修炼方法之一。

有一次,吕洞宾到了东都洛阳,在一家妓院住了下来。他看到了妓馆的狎客挥金如土,醉生梦死;流落风尘的妓女,吹笙伴唱,强露欢颜。灯红酒绿,通霄达旦。“难道这就是造化!”于是,他提笔在妓馆的影壁上写下了一首《题东都妓馆壁》的诗:

一吸鸾笙裂太清,绿衣童子步虚声。
玉楼唤醒千年梦,碧桃枝上金鸡鸣。

妓馆里歌舞飘缈的狎乐生活,年复一年,无有尽头,甚至可以延续千年,但是终究有被金鸡鸣醒的时候。

吕洞宾看到偌大一个洛阳城,座落在邙山脚下,这里居住着上百万众生,芸芸往来,形形色色,犹如走肉行尸,苦骨列列,依然不觉不悟,挣扎于无穷无尽之苦中。

吕洞宾有一把奇特的九龙剑,雌雄合鞘。他常告诉人这把剑的功用有三:一斩色欲,二斩贪嗔,三斩烦恼。看来主要是帮助自己修道炼法。他曾仗剑扶杖游关中,遨楚天,临岳阳,一晃六个年头过去了。

一天,有一位大名鼎鼎的道士名叫陈抟,也来到华山,住在云台峰下云台观里。

陈抟,字图南,亳州(今河南鹿邑)人,自幼聪慧有奇才,满腹经论,擅长诗文,但总是屡试不第,于是绝望于仕途,便上武当山隐居学道,自号扶摇子。他学得了辟谷炼气的道术,能够一睡经月,不饮不食。

他精研《周易》,见解独特,被称为“高论駭俗”,其所著《指玄篇》,被道教尊为高品。吕洞宾虽年长于陈抟,学道也早,道行也深,可对陈抟钦敬如师,便经常驻拜访请教;陈抟对吕洞宾也相敬如宾如友,无不心印切磋。

三、武昌显小技 三游岳阳城

吕洞宾在华山前后住了四十年,修炼内丹终于成功,按道家修炼说法,可以登仙脱世了,然而,他为了实现自己的宿愿,去化度众生,点破世人迷津,并嘲弄世间各种腐朽的私欲,让其暴露出应得的恶果。

吕洞宾有一天南游到武昌,看见天心桥畔,各种杂卖杂耍的人,一字排开,非常热闹。他化作一个卖木梳的老头,摆摊叫卖,所有摆出来的木梳,破旧不堪,而且要价很高,围了半圈的人,都说他是个疯子。吕洞宾也不理会,忽然抬头看见人群后有一位老妇人走过,吕洞宾一打招呼,她便走了过来,吕洞宾拿起梳子就给她梳头发,梳着梳着,稀疏的头发越梳越密,越梳越长;原来如霜的头发,越梳越黑,满脸绉纹的老妇,一时间变成了一个青春少女。围观的人都嘘嘘惊呼。吕洞宾脱口而出道:“她年鹤发鸡皮媪,今日玉颜花貎人”。说完,便把一地摊的烂梳子,抛到了江里。人们正在往江里看的时候,吕洞宾和老媪却不见了。

吕洞宾飞上了黄鹤楼,边饮边思,刚才的小技,竟无人能懂,于是,就在照壁上题了一首诗:

黄鹤楼前吹笛时,白蘋红蓼满江湄。
衷情欲诉谁能会,惟有清风明月知。

吕洞宾南下长沙,化作一个乞丐,手持一个小瓦罐向人乞讨,不少人向罐中投钱,但一直投不满。不一会儿,一个和尚推着一小车钱走过来说:“我这一车钱送给你,你那小罐能盛得下吗?”吕洞宾捧着瓦罐走到车子边说:“来,试试!”

和尚把车子轻轻一斜,车上的钱顺着罐口直往里呼呼啦啦地流,和尚十分惊奇说:“你是神仙,你是神仙!还是幻术!”

吕洞宾顺口说道:“非神亦非仙,非术亦非幻。天地有终穷,桑田几变迁。身固非我有,财亦何足恋,何不从吾游,骑鲸腾汗漫?”

和尚瞪着眼直直看着吕洞宾,吕洞宾看他不悟,二话没说,拿起小罐就往车子里倒,不一会儿,小罐里钱倒完了,车子里的钱仍是满当当的。

吕洞宾游到了巴陵郡首府岳阳。当时郡守正在岳阳城鸣锣开道出巡,吕洞宾正喝得酩酊大醉跌跌撞撞拦住了去路。郡守一怒之下命小吏拿下醉汉关进大牢。第二天,一大早人不见了,只见狱壁上留下一首诗:

道我醉来真个醉,不知愁是怎生愁。
相逢何事不相认,却驾白云归去休。

吕洞开宾第二次到岳阳,已是宋仁宗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太守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还请范仲淹写了《岳阳楼记》。吕洞宾很想面结这位地方官,便化名华州回道人前去拜见。谁知滕子京一眼便看透了他的道风仙骨,即口占一绝来回应:

“华州回道士,来到岳阳城。
别我游何处?秋空一剑横!”

吕洞宾开怀大笑,认为遇到了相知,便攀谈起来。不料,一入正题,便南辕北辙,最后二人不欢而散。

吕洞宾第三次到岳阳,化作一位治病的老者,坐镇街头,医病施药,凡有病来医者,药到病除,不讲数,随便给钱,他随手将得来的钱转施给穷人。可是,没病的人也来要药,吕洞宾如数照给,谁知要药者一转身,药就不见了。有一位富家公子,说来买仙丹,吕洞宾拿出一粒丹药,放在手上,金光闪闪,说:“这一粒一千贯要吗?”富家公子说:“太貴了!”吕洞宾说:“小伙子,一千贯能买一个长生不老的神仙吗?”说着便将丹药含在口中,没等小伙子清醒过来,吕洞宾便登云而去。

吕洞宾登上岳阳楼,在影壁上题了一首诗:

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
三入岳阳人不知,朗吟飞过洞庭湖。

吕洞宾题罢诗,便顺江而下,漫游到了会稽山。

四、庐山磨剑 东林暢饮

这一天,会稽山上举行道会,谁知讲话的人,全是道混子 ,所讲内容,既无盖世之道,又远非仙家真谛,吕洞宾听不下去了,便随手拿一顶涼笠,挂到了壁上,众人都知道壁上没有钉子,怎么会挂上去呢?众人正在纳闷,吕洞宾不见了,只见墙上留下一首诗:

偶乘青帝出蓬莱,剑戟峥嵘遍九垓。
我在目前人不知,为留一笠莫沉埋!

吕洞宾又游到庐山,住在了简寂观。一天清晨,吕洞宾在山门外松树下磨剑霍霍,住持候用晦十分不解地问:“先生磨剑做甚?”吕洞宾说:“要削平世间不平事,不磨不利。”

侯用晦更其不解说:“有道之士,尊道贵德……”

吕洞宾没等他说完,便说,我送你一首诗吧!于是,脱口而出道:

“欲淬锋芒不惮劳,凌晨开匣玉龙嗥。
手中气概冰三尺,石上精神蛇一条。
奸血默随流水尽,凶豪今逐渍痕消。
削除浮世不平事,与尔相将上九霄。

侯用晦越听越惊异,随口问:“敢问道长是……”

吕洞宾即答道:“三千里外无家客,七百年来云水身。”

侯用晦想再追问,吕洞宾便招手说“瑶台金阙,后会有期,”遂隐入松林,不知去向。

宋神宗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八月,吕洞宾漫游到吴兴郡。他听说东林庵有位隐士叫沈思,当地人叫他沈东老。沈东老乐善好施,满腹经纶,又是酿酒高手,酿得“十八仙白酒”很有名气。吕洞宾化名回道人,会见沈东老。二人一见,谈机默洽。沈东老随即备酒,吕洞宾酣畅淋漓地喝了起来,一下子饮到第二天天亮。吕洞宾对沈东老的款待,十分感激;于是拿起桌子上的石榴皮,在墙上涂写了一首诗:

西邻己富忧不足,东老虽贫乐有余。
白酒酿来缘好客,黄金散尽为收书。

沈东老读罢诗句,异常感动,频频告诉吕洞宾:“有缘,有缘!”吕洞宾说:“后会有期,后会有期!”一转身便隐身而去。

吕洞宾的诗作编为四卷,收入《全唐诗》中。

(摘自《九都释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