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心通天地神靈 琴棋書畫的美...

心通天地神靈 琴棋書畫的美妙(圖)

分享

 

“琴、棋、書、畫”是中國古代四大文化藝術,源遠流長,蘊含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天人合一的宇宙觀,是自古以來謙謙君子修身所必須掌握的技能。我國傳統文化講究人、意、物、境相融統一,形神兼備,“琴、棋、書、畫”四藝因其清、和、淡、雅的風格,寄寓了文人凌風傲骨、超凡脫俗的處世心態,既為修身養德,亦為經世濟用,造詣深者都有着相當高的道德境界。

琴,是指“古琴”,又稱“七弦琴”,別稱“綠綺”、“絲桐”等。世傳遠古聖人伏羲、神農、堯、舜,按天地、陰陽、五行之說削桐為琴,束絲為弦,周文王、周武王又各加一弦,即七弦琴,以通神明之德,修身理性,返其天真。古琴形制依鳳之身形而製成,其全身與鳳身相應,有頭、頸、肩、腰、尾、足。琴面“上圓而斂,法天”,為陽;背板“下方而平,法地”,為陰,如東漢《新論琴道》所說“遠古聖人上觀法於天,下觀法於地,近取諸身,遠取諸物而創製”。

古琴有泛音、按音和散音三種音色,分別象徵天、地、人,三者相合而萬事俱諧。古琴的音箱壁較厚,琴弦較長,所以其聲具有獨特的韻味和歷史的滄桑感。

古琴以其“貫眾樂之長,統大雅之尊”被視為高雅的代表和君子的象徵,《禮記》上說:“士無故不撤琴瑟”。古琴豐富的文化涵載是儒、釋、道三大家傳統文化在琴中的結晶,講求“琴德”與“琴道”,道法自然,重弦外之音,講求中正平和、以善感化,“以己之心會物之神,以達於天地之道”。琴樂聖潔飄逸,可以載道,可以像德,可以明志,可以靜心,可以啟智。

因此古之聖賢制禮作樂教化天下之民,使民心善良,嚮往道義。流傳至今的著名古琴曲有《南風》、《蕭韶》、《猗蘭操》、《高山流水》、《陽春白雪》等。

“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心無物慾乾坤靜,坐有琴書便是仙”,古琴韻意橫生,古人留下了很多雅緻的詩詞文畫,如《詩經》中寫道:“我有嘉賓,鼓瑟鼓琴”;唐代李白在《聽蜀僧浚彈琴》中寫道:“蜀僧抱綠綺,西下峨嵋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劉禹錫在《陋室銘》中寫道“可以彈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張祜在《聽岳州徐員外彈琴》中寫道:“玉律潛符一古琴,哲人心見聖人心”。古琴以祥和的樂境、至美的樂音啟迪人的心靈,在清靜中達到人神相和,感悟德的內涵和大音希聲的道的境界。

棋,是指“圍棋”,相傳起源於堯舜之時,晉代張華在《博物志》中寫道:“堯造圍棋以教子丹朱”。古人下圍棋是為了修身養性、生慧增智,而且圍棋還與天象易理、兵法策略、治國安邦等相關聯。圍棋盤象徵著宇宙,中間的一點天元代表宇宙的中心,而滿盤其他的三百六十個棋點代表着其他三百六十個天體,而三百六十這個目數在舊曆當中恰恰代表了三百六十天。而四個邊就是作為一年的四季春夏秋冬,黑白子的不同,作為黑夜與白晝的交替,如此一來,宇宙天地的一切便具象化在這個小小的棋盤當中。

圍棋玄妙無窮,一張方圓不及二尺的棋盤上一十九紋棋路縱橫交錯,涇渭分明。三百六十一枚黑白棋子錯落有致,變幻無常,包羅萬象。

圍棋體現出了我國傳統文化中蘊藏着的智慧與靈性,規則簡單而變化無窮,從棋盤中有限的空間進入到無限的空間。歷史上有許多先知先覺,如三國時的諸葛亮在《圍棋歌》中寫道:“蒼天如圓蓋,陸地似棋局”,人生百態盡現於棋局之中,諸葛亮察世間萬物於胸,覺天地變化於前,認為世間事似乎在舉子落子之間都會產生影響,體現出超然脫世的智者風範。

唐太宗也雅好圍棋,深明棋藝棋理,並作有不少圍棋詩賦,如他在《詠棋》中寫道:“手談標昔美,坐隱逸前良。參差分兩勢,玄素引雙行”,而他在與虯髯客的對弈中,沉穩地“一子定乾坤”的故事更被後人傳為美談。

古詩中有很多關於圍棋的描寫。如劉禹錫的“雁行布陣眾未曉,虎穴得子人皆驚”,驚嘆了圍棋之妙着;宋代張擬的“豪鷹欲擊形還匿,怒蟻初復陳已成”,描寫了圍棋的滄海桑田;元代黃庚的“何處仙人愛手談,時聞剝啄竹林間,一枰玉子敲雲碎,幾度午窗驚夢殘”(手談、玉子均為圍棋的別稱),描寫出在靜里思索,在棋處安生的幽遠意境。

人生如棋,棋亦如人生,人可以不下棋,但不能不走人生的棋。因為人一出生就在棋中,棋一盤結束可以再來一盤,而人一生的棋局只有一盤,落子不悔,人生豈可走回頭路?圍棋的道理給人以啟示:看清全盤,目光高遠,找到自己的因緣,找到通向美好未來的光明大道,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會有完美的結局。

書,是指“書法”,是用毛筆書寫篆、隸、正、行各體漢字的藝術。技法上講究執筆、用筆、點畫、結構、墨法、章法等,它體現在字裡行間之中,體現在行雲流水的筆畫之中,體現在通篇的布局之中,形式美與內容美的和諧,造就了書法藝術的和諧之美。蠶頭燕尾的隸書,中規中矩的楷書,瀟洒飄逸的行書……異彩紛呈,翩若驚鴻,宛若游龍。

我國書法歷來注重字的氣質、神韻,給人以無限的想像與無盡的心曠神怡之感。書法也與書寫者的性格特徵、志向、思想境界密切相關。古人提倡“作字先做人,心正則筆正”,《書道》中說:“自來書品,視其人品。故無學不足以言書,無品尤不足以言書,此書道之理也。”認為不斷升華思想境界,才會使藝術作品展現出神采和神韻。

歷史上流傳千古的書法家幾乎都是品德高尚之人,他們的道德、人格、氣節和他們的書法作品並傳後世,使人讚頌不已。比如,王羲之品德清純,他的字清秀超逸;虞世南、褚遂良、柳公權忠正廉潔,其書法充滿嚴正之氣;歐陽詢、歐陽通父子不同流俗,其書法險勁秀拔;顏真卿剛正不阿,他的字也結體嚴謹,法度完備,“望之知為盛德君子也”。

王羲之被譽為“書聖”,他虔心信道、修道,以純正的心感受天地造化自然萬物之美,探索宇宙的深奧精微,印證到書藝上,他在《書斷》中說:“千變萬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發靈,豈能登峰造極”、在《蘭亭》詩中說:“大哉造化工,萬殊莫不均”。他的美文妙筆《蘭亭序》、《十七帖》等,堪為我國古代書法藝術的瑰寶。

唐太宗非常重視書法,倡導天下學習王羲之的字體,使書法正統化,並親筆撰寫了《王羲之傳論》,並稱其“盡善盡美”。唐代書法水平因而達到了歷朝歷代的巔峰,也是我國書法史上書法家最多的一個朝代。

畫,是指“中國畫”,又稱國畫。我國傳統繪畫工具和材料有毛筆、墨、國畫顏料、宣紙、絹等,題材可分人物、山水、花鳥等,技法可分工筆和寫意。中國畫與書法一樣,強調筆墨工夫,都是以毛筆落墨的輕重疾徐,造成線條的剛直、柔和、嚴整、飄逸等不同變化;而水墨的濃淡,也表現出微妙的韻律,千姿百態。

中國畫講究神似,更講究意境,作畫者做到得心應手,意到筆隨,力求生動、傳神,產生無盡的意趣和詩意。如北齊時曹仲達擅畫佛畫,他畫過許多佛陀、菩薩、神仙,筆法剛勁稠疊,所畫人物衣服褶紋多用細筆緊束,似衣披薄紗,猶如剛從水中出來一般,被譽為“曹衣出水”;唐代吳道子被尊為“一代畫聖”,擅畫佛像、神仙和廣闊的宇宙,筆法圓轉飄逸,所畫人物衣褶飄舉,線條遒勁,人稱“蘭葉描”,具有天衣飛揚、滿壁風動的效果,被譽為“吳帶當風”。從古代畫家作品及其筆法上,人們可以看到其純凈的心態、內在的精神力量及從中獲得的審美藝術觀照。

中國畫講究含蓄,只要心有靈犀,就能領悟意境感,達到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效果。畫作中有表現光明和莊嚴的神佛聖境、有風骨的仁人志士、象徵著氣節的梅、蘭、竹、菊等,使人升起對神佛的敬仰,堅守節操和向善向上。國畫中還有與詩文相輔相成,內涵豐富,被稱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如唐代王維一生“好道”,他畫的《山陰圖》,在平坦山丘上,兩人對座相談,一人隔溪獨望前山風景,遠景是煙霧迷濛的山林,正使人想到“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他畫的《江山雪霽圖》,天高淡遠,含萬千氣象於幽深靜穆之中,正使人想到“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

元代王冕一生愛梅、詠梅,他畫的《墨梅》,畫面題詩:“不要人誇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這些畫作意味雋永,都使人感受到生命的“真意”和世界的神妙和蘊含的無限生機。

琴棋書畫,精妙絕倫,不愧為我國藝術之奇葩,從中可領悟到傳統文化的韻深意遠。其實一切正統藝術無不如此,含蘊着宇宙人生的深刻道理,啟發人們感悟人生的真諦和完善理想道德人格,探求天道,追求寧靜高遠的境界。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