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龙蟠虎踞南京城

龙蟠虎踞南京城

分享

    明朝开国之初的五十三年(1368~1420年)建都在长江下游的南京。永乐十八年(1420年)迁都北京后,南京成为明朝的留都。
    南京地理条件优越,北倚长江,水源充沛,运输便利,南有秦淮河绕城而过,是水运集散地。这里自古就有“龙蟠虎踞”的美誉,钟山龙蟠于东,石城虎踞于西,北有玄武湖一片大水面。从公元3世纪至6世纪曾有六个王朝建都于此,前后达三百余年。公元1366年朱元璋开始就旧城扩建,并建造宫殿。公元1368年朱元璋登皇帝位,南京成为明朝都城。经过二十多年的建设,终于完成了南京作为明帝国首都的格局,全城人口达到百万。
    南京是在元代集庆路旧城的基础上扩建的。城市由三大部分组成,即旧城区、皇宫区、驻军区。后两者是明初的扩展。环绕这三区修筑了长达33.68公里的砖石城墙。
    旧城区位于秦淮河与长江的交汇处,是城市对外交通的要冲地带,居民密集,商业繁荣,为朝廷服务的大批手工业作坊也设置在这里。由于地近皇城,大臣们的第宅也都集中在此区,如徐达宅在大功坊、常遇春宅在常府街、郑和宅在马府街等。皇帝命令建造的十六处大酒楼则分布在商市汇集的旧城西南一带。
    皇城区设在旧城东侧,北枕钟山支脉富贵山,南临秦淮河。既有水运方便,又和旧城紧密相联,各方面都很理想,也合乎风水术所追求的阳宅“背山、面水、向阳”的模式,唯一的缺点是地势低洼。
    明初,南京城内外驻军约二十万人,除一部分驻守皇宫和沿江外,大部分军队都驻扎在城内西北地区。这里有大片营房、粮仓、库房和各种军匠工场,形成一个独特的军事区。
    在上述三地区的中间位置,建有高大的钟、鼓楼,作为全城报时之所,这显然是接受了元大都的遗规。
    南京的道路系统呈不规则布置,城墙的走向也沿旧城轮廓和山水地形屈曲缭绕,皇宫偏于一边,使全城无明显中轴线,一反唐、宋、元以来都城格局追求方整、对称、规则的传统,创造出山、水、城相融合的美丽城市景观。
    南京的城墙墙基用条石铺砌,墙身用10厘米×20厘米×40厘米左右的大型城砖垒砌两侧外壁,中实杂土,唯有皇宫区东、北两侧的城墙全部用砖实砌。南京城33.68公里长的城墙,所用之砖由沿长江各州府的一百二十五个县烧制后运抵南京使用,每块砖上都印有监制官员、窑匠和夫役的姓名,其质量责任制之严格可以想见。城墙沿线共辟十三座城门,门上建有城楼,重要的城门设有瓮城,其中聚宝门、通济门、三山门是水陆交通要道,每门都设有三道瓮城以加强防卫。当初城墙上建有军士宿卫用的窝铺房二百座,雉堞一万三千余个。现城墙尚存21.35公里,窝铺无存,雉堞有少数残留。

明朝初期定都南京的原由


    明朝初年建都南京的重要的理由是从经济上出发的:第一因为江、浙富庶,不但有长江三角洲大粮仓,而且还是纺织工业、盐业中心,应天是这些物资的集散地,所谓“财赋出于东南,而金陵为其会‘。第二是吴王时代所奠定的宫阙,也不愿轻易放弃,而且如另建都城,则又得再加一番劳费。第三是朱元璋的左右文武重臣都出自江淮,也不愿远离乡土。

    第一个理由是主要的,后两个理由是次要的。虽然如此,朝廷上下又觉得不是十分妥当,因为从照应北方军事的观点来说,这个都城的地理位置偏东南,显然是不合适的。洪武元年取下汴梁后,朱元璋曾亲自去视察,认为这地方虽然地理适中,但是在军事上却无险可守,四面受敌,论形势还不如应天。只是为了西北未定,要运送粮饷和补充军力,不能不设置一个军事上的补给基地,于是仿古代两京之制,八月以应天为南京,开封(汴梁)为北京。次年八月,陕西平定,北方全入版图,形势改变了,国都重建问题又再次提出。廷辰中有人主张关东险固,金城天府之国;有人建议洛阳为全国中心,四方朝贡距离相等;有人提出开封是宋朝旧都,漕运方便;有人以为北平宫室完备,建都可省营造费用。各种意见都引古论今,提出讨论。

    朱元璋批评这些建议都有片面的理由,但都不全面,都不能够适应当前的局势。长安、洛阳、开封过去周、秦、汉、唐、宋都曾经建都,但从今天的情况看,打了几十年仗,人民还未休息过来,如在这些地方新建都城,供给力役都出自江南,百姓负担不了。即使是北平,虽然有元朝的旧宫室,总得有些改变,还是费事。还不如仍旧在南京,据形势之地,长江天堑,龙盘虎踞,可以立国。次之,前临长江,后淮水,地势险要,运输方便,也是一个建都的地方。洪武十一年下诏改南京为京师,踌躇了十年的建都问题,到这时才下了决心。以上均见《国初事迹》、《明史 太祖本纪二》、《明史 地理志一》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