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从北洋水师结局看当今中国命...

从北洋水师结局看当今中国命运

分享

当历史海风轻轻在生变吹过,一支曾经是中国海军引以为豪的舰队灭亡了。这支舰队在历史上的地位恐怕是当今中国海军也无法超越。当我在15年后再看这部电视剧后依然是我感受,颇深。而今天的感受是儿时无法感觉到的。旁白者一句句扣人心弦的话,不禁让人回想到那一段不堪的往事。

当北洋舰队官兵运送提督丁汝昌等人灵柩上康济军舰离开刘公岛海军基地时候,日本联合舰队鸣放礼炮下半旗向北洋水师官兵致敬时候,我无言以对。我们输了,我们输了……。我们输在哪里,我们输在装备?我们输在官兵作战英勇?我们输在经济能力?我们输在人才?不,我们都不是。

打开那段屈辱的历史仔细查看。是的,我们不输在经济实力,不输在军事装备,更不输在爱国热情。就装备而论,在1890年时,北洋海军二千吨位以上的战舰有七艘,共二万七千多吨;而日本海军二千吨位以上的战舰仅有五艘,共一万七千多吨。既使不能说清朝的军力强于日本,也决不能说清朝的军力弱于日本。就我们官兵士气而论,中日初次交锋,日舰截住运兵船高升号,船上清兵宁死不当俘虏,用步枪还击日军,最后被击沉,无一人生还。平壤等战役中清兵也拼死一战,日军往往要集中炮火和成倍的优势兵力,才能攻克一个阵地。根据日军的记载:“大小炮弹连发如雨,炮声隆隆震天撼地,硝烟如云涌起,遮于面前。在如此激烈的炮击下,原以为敌兵会立即溃散。然而,我军前进一步,敌军亦前进一步,彼此步步相互接近。此时,除使炮击更加猛烈外,亦别无他顾。战争愈来愈激烈,乾坤似将为之崩裂。……”日军损失惨重,中日的伤亡人数对比是基本相当的。其后进行的黄海海战更是北洋水师全体官兵视死如归的表现。就财政而论,在甲午战争之前清朝的年收入固定的是6000万两白银年财政收入,而日本政府的年度财政收入只有八千万日元,我们当时年财政收入是日本的1.5倍。就人才而论,我们海军管带(舰长)一个一个全是英国皇家海军军事学院毕业的优等生。北洋舰队定远管带刘步蝉还曾经担任过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代理舰队长。论人才、论装备、论经济、论哪一样哪一样不输给日本,为什么我们还会输的那么惨。

我们输在哪里?我们输在制度的腐败。象慈禧老佛爷,要做寿,要搞庆典,修园子;反正国家的利益在她的私人利益之下,北洋的经费她可以任意取用,挥霍,而使北洋舰队老化,无钱按原计划购新舰,连吉野也因此由中国定造舰变成日本舰。甲午海战旗舰“定远”更是因年久失修,开炮竟震塌舰桥,让整个舰队失去指挥。还有一帮清朝的大小官腐化堕落暗饱私囊,购来一些低劣的炮弹甚至教练弹充数。因此虽然有多次日舰中弹,却未见炮弹爆炸。记得曾经有位专家学者说过,从一个国家的军队如何的腐败就可以知道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多么的糟糕。在这种制度下,再强调爱国,有用吗?还是有个谁也管不到的老佛爷,把一人,一家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更输在官场上那些大小官员你死我活争斗,正如李鸿章在与光绪皇帝君前奏对中说到那样:朝中动嘴内外交腾,实干里外不是人。正所谓阵前未能身亡,背后油嘴杀人。当丁汝昌被革职后,在北洋水师做为一名职员的英国人查理与刘步蝉交谈中说,他搞不懂中国为什么要把一个作战勇敢而且很有作为一个将领革职,刘步蝉无奈回答说,你们西方人也许永远无法理解中国,在西方你干的好,我佩服你但是我会比你干的更好一定要超越你;而在中国老子干不成的事情也叫你干不成,老子做不好的事情也让你做不好。而造成这样事情发生的正是独裁专制的制度下,在这样的制度下要想成为人才而就必须成为奴才,当你成为奴才的时候,那也许我才能承认你是人才。试想一个成为奴才的人怎么还能成为人才呢!在这样的制度下中国怎能强大。如果是经济,我们可以强国,如果是军事,我们可以强军。但如果是制度的腐败,我们又将何去何从?

回想这样的事情在看今天的中国这样的事情依然在发生,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进三十年的成绩是我们的一些国人感觉良好,踌躇满志的话,那么清王朝进行的自强运动就更应该是我们的感到骄傲。看下今天的中国大小官员的表演真是无奇不有丑态百出,为了升迁大搞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一座座高楼大厦,一栋栋豪华的政府办公楼。可知在那些高楼下石多少国民血泪。大小官员的浮夸,虚报比比皆是,就如清军朝鲜统帅叶志超之所以能爬上清军朝鲜统帅的位置,是因为他谎报牙山胜利。这种胆大作风实在是不能不让人感到惊讶,难道就不怕被揭穿吗?同时为了利益不惜搞得民不聊生,道德的沦丧是人们一切为了钱,而不再顾及国家民族的命运。假烟、假酒假、的婴儿奶粉、造假能够登峰造极的造假。劣质工程毫不顾忌他人生命…………。当正常的“游戏规则”无法建立时,剩下的只有暴力、阴谋,或其它。正如马基雅维利《君主论》说的那样,一个有道德的君王不是按照善恶法则统治,而是能够随心所欲地实行为公民的荣誉所必要的一切。但是那些独裁者往往忽略了马基雅维利的劝告。君王必须避免招致仇恨和轻视。也就是说,必须超越道德,但是无视道德是要付出代价的。当今世界民主思想的潮流从英国政治学家洛克提出新政治,到法国孟德斯鸠权利的制衡机制已经过去几百年的历史。而当今中国不论是思想的还是其它的方面依然不愿意接受西化改革,也许中国的官员依旧做着大清王朝官员做的天朝大国梦想,依然陶醉在盛世的欢歌笑语中,不愿意接受任何谏言。统治者用一个虚无的和谐口号来粉饰天下的太平。

当1905年君主立宪之时,清政府还有消化的能力,引导的能力,控制的能力。等武昌起义之时,它一点讨价还价的能力都没了。今天的当权者也许不会想到这些,毕竟灾难没有发生,但当俄国、罗马尼亚当权者派去镇压的军队扭转枪口时,已标志了一个王朝,一个威信的彻底灭亡。今天的中国就像一支表面强大的北洋舰队一样,表面强大实质内部已经腐朽,当真的遇上大风大浪的时候,它的结局就只有在一场激战中烟消云散。面对历史我无言以对……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