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千古奇冤:蜀將魏延叛蜀之謎...

千古奇冤:蜀將魏延叛蜀之謎

分享

 

本文以客觀史實為依據,著重探討蜀國名將魏延在蜀漢後期階段所建立的卓越功勳,及因與丞相府長史楊儀性格不和,于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後被誣以叛蜀而遭冤殺之謎。

摘 要:魏延 蜀中名將 功高蓋世 楊儀 相爭 叛蜀 奇冤

 一、前言

蜀國名將魏延是三國史上頗具爭議的人物之一。有人說他是蜀漢後期最為重要的大將,因“性矜高”而與“平日諸將素不同” ;屢次北伐時,“延每隨亮出,欲請兵萬人,與亮會於潼關,如韓信故事”,深為一生謹慎的諸葛亮所“制而不許”。建興12(西元234)年秋,在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後,因與丞相府長史楊儀爭奪蜀漢最高軍事統帥權,被誣以叛蜀而遭楊儀部將馬岱所追殺,為後人嘆惜不止,深以為冤。如冒鶴亭先生就在《疚齋日記‧讀三國志蜀志》中雲:

“魏延之反,亦冤辭也。其人過於自負,歎恨己才,用之不盡,故諸葛卒後,曰:‘丞相雖亡,吾自見在。府親官屬(指長史以下)便可將喪還葬,吾自當率諸軍擊賊,雲何以一人死廢天下之事邪!且魏延何人,當為楊儀所部勒(約束),作斷後將乎!’。蓋欲遣行者護丞相喪歸,自留渭南,與司馬決鬥。其才不及諸葛則有之,其興複漢室之心,與諸葛同也。而楊儀素與延不平,不欲下之,便引諸營相次還,延於是怒,先儀南歸,燒絕棧道,使儀歸不得。此則逞一朝之忿,而忘君國之大事矣。陳壽於延傳末雲:‘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還者,但欲除殺儀等。平日諸將素不同,冀時論必當以代亮。本指如此,不便就背叛。’斯為得之。蜀中人才本少,橫加延以反名,長城自壞,儀之肉寧足食哉!”

也有人說“魏延腦有反骨,久後必反”,且多次賣主求榮,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諸葛丞相而所不容,並在其死後設計除掉之。這種說法常見於流傳甚廣的《三國演義》,但《三國演義》畢竟為小說家之言,且大都人都認為它只是七分史實、三分虛構,不可盡信。況且史書《三國志》中的魏延就看不出反叛蜀漢的意圖,正如《三國志‧蜀書‧魏延傳》所言:

“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還者,但欲除殺儀等。平日諸將素不同,冀時論必當以代亮。本指如此,不便背叛。”..

知人論世,斯為得之。魏延有錯,但無反骨,事去千載,言之慨然而又枉然。且考諸史籍,只見其忠義雙全、勇略過人,而無叛蜀之跡。但“金無足赤,人無完人”,魏延桀驁不馴的性格和驕傲粗魯的脾氣,導致在關鍵時刻被人誣以謀反,終慘遭滅門之禍。正如蜀人楊戲著《季漢輔臣贊》中雲:

“文長剛粗,臨難受命,折沖外禦,鎮保國境,不協不和,忘節言亂,疾終惜始,實惟厥性。”

因此我們說魏延脾氣固然偏激,但在政治上他絕對忠於蜀漢政權,毫無叛蜀之跡。有問題的只是他性格上的“不協不和”,才導致其身死族滅。下面我們將深入探討魏延所謂的“叛蜀”之說。

二、心存漢室,足見其忠

蜀將魏延是先主劉備最為欣賞和看重的名將之一,也是第一批隨劉備西入益州、力定巴蜀的功勳之臣。《三國志‧蜀書‧魏延傳》就曰:“魏延字文長,義陽人也。以部曲隨先主入蜀,數戰有功,遷牙門將軍。”可見,在劉備西取益州的戰爭中,魏延多次力戰有功,從軍隊的基層開始,一步一步往上爬,以致最終完全取得先主之信任,將鎮守漢中的重任交給他。《三國志‧蜀書‧魏延傳》就曰:

“先主為漢中王,遷治成都,當得重將以鎮漢川,眾論以為必在張飛,飛亦以心自許。先主及撥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一軍盡驚。”

在當時,漢中是蜀國的最前沿陣地,得漢中,可不僅可北爭關隴,而且還能南蔽巴蜀。正如楊洪對諸葛亮雲:“漢中則益中咽喉,存亡之機會,若無漢中則無蜀矣,此家門之禍也。”(《三國志‧蜀書‧楊洪傳》)。蜀將黃權亦說:“若失漢中,則三巴不振,此為割蜀之股臂也。”(《三國志‧蜀書‧黃權傳》)。清人顧祖禹曰:“漢中府北瞰關中,南蔽巴蜀,東達襄鄧,西控秦隴,形勢最重。”(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卷五十六)。曹魏若是佔領漢中,將嚴重威脅巴蜀。當時蜀漢的五虎上將俱在,有“絕倫逸群”的關雲長、“雄壯威猛”的張翼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的馬孟起、“老當益壯”的黃漢升及“智勇雙全”的趙子龍。但先主卻把這肩關益州安危的重任交付于魏延,足見其知人善任,對魏延是絕對信任的。故在大會群臣之際,試問說:“今委卿以重任,卿居之欲雲何?” 魏延氣幹雲霄對曰:“若曹操舉天下而來,請為大王拒之,偏將十萬之眾至,請為大王吞之。” “先主稱善,眾威壯其言。”可見其忠義雙全、勇略過人。但魏延也不辜所負,在他鎮守漢中的十五年裏,曹魏從末越過漢中半步。直至蜀漢後期薑維調整軍事部署,採用誘敵深入之術,最終被魏將鐘會長驅直入,導致蜀漢的直接滅亡,深為後人嘆惜不已,如郭允蹈就在《蜀鑒》雲:

“蜀之門戶,漢中而已。姜維之退屯于漢壽也,撤漢中之備,而為行險僥倖之計,則根本先拔矣。異時鐘會長驅直入,曾無一人之守,而敵已欣然得志。初不必鄧艾之出江油,而蜀已不支,不待智者而能見。嗚呼,薑維之亡蜀也。”

以此觀之,在蜀國滅亡的後期階段,若諸葛丞相遺命讓“攻守兼備”魏延統軍漢中、北進中原,魏國終不能越雷池半步,蜀漢政權也不會在很短時間內滅亡,可歷史不容假設。反觀諸葛遺志的繼任者姜伯約雖“忠勤時事,思慮精密”、“敏於軍事,既有膽義,深解兵意。”,但終因其才疏學淺、難堪重負。正如陳壽在《三國志‧蜀書‧薑維傳》中評曰:“姜維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眾黷旅,明斷不周,終致隕斃。老子有雲:‘治大國者猶烹小鮮。’,況於區區蕞爾,而可屢擾乎哉?”。魏延與薑維軍事才能之高低,一目了然,足可見諸葛亮也有識人不智、所托非人之時。

 三、屢立功勳,足見其勇

 魏延在蜀漢後期軍事行動中,多次隨諸葛亮北伐中原,屢立戰功,被後主封為前軍師,征西大將軍,假節,領漢中太守,南鄭侯。地位僅次於以丞相錄尚書事,假節,領司隸校尉,益州牧,武鄉侯的諸葛亮,成為蜀漢晚期最為重要的將領之一。

蜀漢建興八年(西元230年),魏延率兵,“西入羌中,魏後將軍費瑤、雍州刺史郭淮與延戰于陽溪,延大破淮等”(《三國志•蜀書•魏延傳》)。此次戰役是由魏延單獨領軍作戰,對手郭淮又是曹魏在關西隴左首屈一指的名將,《三國志》號稱其“方策精詳,垂問秦雍”。郭淮曾在街亭敗馬謖、破高詳,“摧破廖化,擒虜句安”(《三國志•魏書•郭淮傳》)。其深通兵法、神機妙算,即使諸葛亮亦畏懼他三分。如青龍二年,諸葛亮兵出斜谷,屯田于蘭坑,等待時機再伐中原。當時司馬宣王駐兵渭南以防蜀軍,“淮策亮必爭北原,宜先據之,議者多謂不然。”,但司馬懿採納了他的建議,即刻讓其率軍駐屯北原,“塹壘末成,蜀兵大至,准逆擊之。” 。過了不久,“亮盛兵西行,諸將皆謂欲攻西圍,准獨以為此見形於西,欲使官兵重應之,必攻陽遂。其夜果攻陽遂,有備而不得。”魏延就是面對郭淮這樣的魏之名將,卻能大破之,此足見其具有獨自作戰的統帥才能,實可堪大任也。後來在諸葛亮的幾次北伐中,魏延也多次摧城撥寨,屢立戰功。《三國志‧諸葛亮傳》注引《漢晉春秋》載:“宣王(指司馬懿)自案中道向亮,亮使魏延、高翔、吳班赴拒,大破之,獲甲首三千級,玄鎧五千領,角弩三千一… …..

作者:陳新祥

來源:拙風文化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