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虚构的“狸猫换太子”――北...

虚构的“狸猫换太子”――北宋章献皇后刘娥最传奇的故事

从卖唱的孤女,到一国之母,恐怕任何一个朝代的皇后,都没有过如此离奇的传奇。北宋章献皇后刘娥在史书记载中,默默无闻,大多数的国人对此也没有更多的了解。而一提起民间传说“狸猫换太子”估计就家喻户晓。这位曾在历史上被称为“宋代武则天”的一代女主,以这样一种被扭曲了的形象,而生活在日常人们的记忆中。

从古到今,幽幽史书记载最多了就是帝王将相,而被掩盖最多的也就是深宫秘事。正是如此,这些离奇的故事却成为老百姓最感兴趣的话题。宋朝的深宫秘事中,流传最广就是“狸猫换太子”。说是在宋真宗的后宫中,德妃刘娥与李宸妃同时有孕,李宸妃先期诞下皇子,刘德妃妒忌,就将一只剥皮狸猫换去了皇长子,真宗以为李宸妃产下怪胎,便对李氏加以惩处,而将刘德妃随后生下的儿子立为皇储。另一种说法则是李宸妃产下皇子,刘德妃却不慎流产,她嫉妒之下将李宸妃之子据为己有。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李宸妃被迫流落民间,直到包拯横空出世,才得以揭开这桩宫闱迷案。于是刘娥被活活吓死,老包也因为替宋仁宗找回了亲生母亲而官升龙图阁大学士。而实际上,这个传说故事与历史事实相比,不说是风马牛不相及,也是差得太远了。真正的刘皇后虽然也属处心积虑之人,但是绝没有到如此阴险毒辣的地步。

据宋史记载:真宗对刘娥非常宠爱,但是苦于其没有生子,于是想出了由侍女代孕的计策。李侍女是杭州人,出身卑微,生性寡言沉静,入宫后便做了刘娥宫中的侍儿,偶尔也为真宗侍寝。大中祥符元年的一天,她做了一个怪梦,梦中有一个赤脚羽衣的仙人从天而降,还说是来给她做儿子的。醒后她将这个梦说了出来,顿时使真宗和刘娥都喜上眉梢。此后不久,李侍女果然怀上了身孕。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10)四月十四日,李氏果然生下了一个男孩。孩子一堕地,李氏做为母亲的权利和义务也宣告终了——真宗早已向世人宣布刘娥有孕,并且早在孩子出生前三个月便晋封刘娥为“修仪”了。现在这个男孩也就顺理成章地归到了刘修仪的名下。在这样的安排下,乳名受益的赵祯成了真宗与刘娥的儿子,真正亲生孩儿的李氏在整件事里只扮演了一个“代孕”的角色。她只得到了一个“崇阳县君”的封号。

不过对比起民间传说“狸猫换太子的事例,宋真宗和刘娥表现却恰恰相反。或许出于愧疚,真宗此后仍然频频召见李氏,而刘娥也默许了真宗的举动。不久,李氏又生下了一个女儿,晋封才人,正式进入妃嫔行列。赵祯虽归到了刘娥的名下,真宗便开始计划册立刘娥为皇后了。更何况刘娥通晓书史,对朝中政事了如指掌,已经成了真宗真正的内助。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十一月,真宗晋封刘娥为“德妃”。十二月丁亥,德妃刘娥终于成为大宋王朝的皇后。成为皇后的刘娥,从此成为真宗赵恒名正言顺的内助。她才华超群,不但通晓古今书史,而且记忆力极佳,朝政事务和大臣们的彼此关系,她只要听一遍就能把来龙去脉和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在皇宫内务方面,她也努力做后宫表率,除了大型典礼之外,她的服饰简朴得与寻常宫嫔没有什么区别,处理宫中家务事也都遵照从前的定规而没有任何逾越,宫中都对她心悦诚服。

从一个卖唱的孤女,到一国之母,再到垂帘听政,再到身披龙袍。刘娥的一生,充满了曲折离奇。刘娥可以说,是中国历史是最具传奇性的皇后之一。她可算得是历代皇后中出身最寒微最孤苦的,甚至连出身都存疑;她虽然尊贵,却是孤独的,她终其一生没有一个真正血缘意义上的亲人;但是她却也是中国第一个建立了完整的垂帘听政制度的皇太后,由于她的原因,使得宋朝垂帘听政的皇太后达八人之多,数目为历朝之冠;在刘娥之前的太后谥号均为二字,从刘娥开始,参照女皇武则天,称制太后谥号为四字;她是中国历史上继武则天之后,另一个穿上龙袍的女人,再也没有第三个;她被后世的史学家评定为续,汉代吕后、唐代武后并称三大女主,并称其为“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的大宋女主;清代的慈禧是她的崇拜者,曾经下旨要自己一切听政的体制都要参照“宋代典故”。

由此可见,“狸猫换太子”的故事是虚构的,她不曾谋划陷害宋仁宗赵祯的生母李妃,不是心狠手黑之人,至于狸猫换太子更是无稽之谈。因此,即使在她死后,宋仁宗从大臣们那里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世,也并没有来什么秋后算账,仍然一如既往的尊崇刘皇后,善待她的娘家人。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