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厉王暴政害国(18)

厉王暴政害国(18)

第五节  厉王暴政害国

懿王在位的时候,周王室逐渐衰落了。懿王死后,共王的弟弟辟方即位,这就是孝王。孝王去世后,诸侯又拥立懿王的太子燮(xiè)即位,这就是夷王。夷王逝世后,儿子厉王胡继位。

厉王贪财好利,亲近荣夷公 。大夫芮(ruì)良夫规谏厉王说:“王室恐怕要衰微了!那个夷公只喜欢独占财利,却不懂得大祸将至。财利,是从各种事物中产生出来的,是天地自然拥有的,而有谁想独占它,那危害就大了。天地间的万物谁都应得到一份,哪能让一个人独占呢?独占就会触怒很多人,却又不知防备大难。荣夷公用财利来引诱您,君王您难道能长久吗?做人君的人,应该是开发各种财物分发给上下群臣百姓。使神、人、万物都能得到所应得的一份,即使这样,还要每日小心警惕,恐怕招来怨恨呢。所以《颂诗》说:‘我祖后稷有文德,功高能比天与地。种植五谷养万民,无人不向你看齐。’《大雅》说:‘广施恩泽开周业。’这不正是说要普施财利而且要警惕祸难来临吗?正是因为这样,先王才能建立起周朝的事业一直到现在。而如今,君王您却去学独占财利,这怎么行呢?普通人独占财利,尚且被人称为是强盗;您如果也这样做,那归服您的人就少啦。荣夷公如果被重用,周朝肯定要败亡了。” 厉王不听劝谏,还是任用荣夷公做了卿士,掌管国事。

厉王二十一年至二十六年(前858—前853年),周朝的西北连续六年大旱。《诗经》上是这样描述的:“浩浩昊天,不骏其德;降丧饥馑,斩伐四国”。 “民之无良,相怨一方” 。持续长时间的大旱,加上厉王的腐朽残暴,结果是饿殍遍野。

旱灾结束后,人民需要休养生息。可是,身为一国之君的厉王,却变本加利地剥削和压榨人民。他在灾后進一步实行“专利”,就是把原来公有的山林川泽霸占为已有,不许人民樵采渔猎。厉王的所为引起了众怒。一部份人认为这种做法违背了周室“王人”的传统,“王而行之,其归鲜矣” 。另一方面,在遭受数年旱灾之苦之后,又断绝了鱼猎薪樵之源,造成“下民胥怨,财力单竭,手足靡措” ,达到了“民不堪命”的地步。对于厉王的暴虐无道,放纵骄横,国人纷纷公开议论他的过失。

为控制社会上的言论,厉王从卫国请来巫师,借助巫术去侦察人们的窃窃私议,发现了后就来报告,立即杀掉。这样一来,人们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见面,以目示意。镐京城内,一片恐怖气氛。可是诸侯也不来朝拜了。厉王三十四年,厉王更加严苛,国人没有谁再敢开口说话,路上相见也只能互递眼色示意而已。厉王见此非常高兴,告诉召公说:“我能消除人们对我的议论了,他们都不敢说话了。”

大臣召公见厉王如此倒行逆施,便向他進谏。召公说:“这只是把他们的话堵回去了。堵住人们的嘴巴,要比堵住水流更厉害。水蓄积多了,一旦决口,伤害人一定会多;不让民众说话,道理也是一样。所以,治水的人开通河道,使水流通畅,治理民众的人,也应该放开他们,让他们讲话。民众把话从嘴里说出来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坏也就可以从这里看出来了。好的就实行,坏的就防备这个道理,就跟大地出财物器用衣服粮食是一样的。民众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心里考虑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们的嘴巴,那能维持多久呢!” 但是厉王根本不听劝阻,继续一意弧行。

在天灾、人祸的双重折磨下,厉王三十七年(前842年),在小领主共伯和的领导下,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武装起义。不可一世的暴君厉王,被国人暴动吓破了胆,逃奔到彘(zhì,今山西霍县),结束了其残暴的统治。厉王在外住了十四年而死。这次暴动不仅赶走了周厉王,而且动摇了西周王朝的统治基础.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