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春秋五霸:知人善用却不能善...

春秋五霸:知人善用却不能善始终的齐桓公(23)

分享

第一节  春秋五霸:知人善用却不能善始终的齐桓公
平王东迁之后,天子直辖的“王畿”,在戎狄不断袭扰和诸侯不断蚕食下,大大缩小了,最后,仅剩下成周方圆一二百里,即今河南西部一隅的地盘;同时,天子控制诸侯的权力和直接拥有的军事力量,也日益丧失。天子不仅经济上有求于诸侯,政治上也往往受诸侯的摆布。但天子以“共主”的名义,仍然具有号召力。因此,一些随着地方经济发展逐步强大的诸侯国,就利用王室这个旗号,“挟天子以令诸侯”,积极发展自己势力。
在中原一带,处于今山西的晋国,山东的齐国、鲁国,湖北的楚国,北京与河北北部的燕国,以及稍后于长江下游崛起的吴、越等国,都在吞并了周围一些小国之后,先后强大起来,成为了大国。而以前周王室的西土为秦国所有。秦国逐渐吞并了周围的一些戎族部落或国家,成为了西方强国。不过,这一时期,各大国间的战事尚不频繁,处于发展自己势力的时期。据《左传》记载,春秋时共有一百四十多国。其中比较重要的有齐、晋、楚、秦、鲁、宋、郑、卫、陈、蔡、吴及越等国。

首先崛起的大国是齐国。齐国的开国者是吕尚,又称姜尚或姜太公。因姜太公辅佐周文王、武王建立大业,并最终推翻了商纣政权有功,武王在平定商纣成为天下之王后,将齐国营丘封赏给了他。后来封赏之地又進一步扩大。齐国在地理上有着良好的自然条件,“自泰山属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 。而且自开国以来又十分注重发展经济,太公时期就“通工商之业,便鱼盐之利” 。 在政治文化上,顺应“其民阔达多匿知”的原有文化,有条件的推行宗法制和集权制的结合,“因其俗,简其礼” ,为政简而不苛,平易近民。

到齐桓公(前685年–前643年)即位时,齐国有了更大的发展。齐桓公是一个知人善任,用人不疑的君王。他即位后,不计前嫌,任用曾箭射自己的管仲为相。后来有人進谗言,中伤管仲,齐桓公不仅加以驳斥,而且对管仲更加信任,尊为“仲父”,明确“国有大政先告仲父,次及寡人,有所施行,一凭仲父裁决” 。这样,使得管仲能够施展他的聪明才智,作出一番事业。

管仲,名夷吾,字仲,谥敬,是春秋初期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他辅佐齐桓公后,对内政外交政策進行了全面的改革,制定了一系列富国强兵的方针策略。他合理征收赋税,减轻农民负担,以达到民富、民安;又改進国家管理体制,发展民间武装力量,并统一军政的领导;还运用国家力量发展盐铁事业,增加财政收入。这为齐国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管仲在政治上要求齐桓公“修旧法,择其善者而业用之” 。所谓“修旧法”,是整饰旧制度的意思,“业”,韦昭注云:“犹创也”,指注入符合新时代的新内容。他强调要“慎用其六柄” ,六柄就是“生、杀、贫、富、贵、贱” 。“择其善者而业用之”,当然就不是一味的接受,而是有选择的。所以他“与俗同好恶”,“俗之所欲,因而予之;俗之所否,因而去之” 。“柄”,是后代法家的很重要的集权观念。“六柄”,简而言之,就是赏罚“二柄”,即生、富、贵是赏;杀、贫、贱是罚。由此可见,管仲虽尚不可能制定或公布“峻法”,但能使民“畏威如疾”,当是管仲“严刑”的结果。如果承认“严刑”自管仲起,所谓“法家”也当自管仲见其端倪。

管仲还规定,国中有“慈孝于父母,聪慧(惠)质仁发闻于乡里者”,“有拳勇股肱之力,秀出于众者” ,由乡长推荐,试用为官。试用称职的,正式委任为吏。任官称职的,要经过君主当面审核,才能令他协助上卿治理政事。这种选拔人才的三选制,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过去的世卿世禄制,为下层士民進入仕途开创了条件。
春秋初年,各国的对外政治,大体可以分为三种关系:一是华夏对夷狄,二是诸侯对周天子,三是诸侯对诸侯。齐桓公稳定了国内的局势后,便积极开展对外活动。他在外交上,接受了管仲提出的“尊王攘夷”的策略,即在尊重周王室权利的前提下,联合其他国家攻打那些蛮夷之邦。齐国先联合燕国打败了北戎;又联合其它国家制止了狄人的侵扰,即“存邢救卫”;公元前六百五十六年,齐国与鲁、宋、郑、陈、卫、许、曹诸国联军侵蔡伐楚,观兵召陵,责问楚为何不向周王纳贡。楚的国力也很强盛,连年攻郑。但见齐桓公来势凶猛,为保存实力,许和而罢。以后,齐桓公又多次大会诸侯,周王也派人参加会盟,加以犒劳。

齐桓公除了知人善用,而且还十分守信,这也为他在诸侯中赢得了声望。比如,桓公五年(前681年)时,去征伐鲁国,鲁军眼看失败。鲁庄公请求献出部分领土来媾和,桓公答应了并与鲁人在柯地盟会。将要盟誓之际,鲁国的曹沫(huì)在祭坛上用匕首劫持齐桓公,要求归还鲁国被侵占的土地。桓公被迫答允。后来桓公被放后,想不归还鲁国被占领土并杀死曹沫。管仲说:“如果被劫持时答应了人家的要求,然后又背弃诺言杀死人家,是满足于一件小小的快意之事,而在诸侯中却失去了信义,也就失去了天下人的支持,不能这样做。”桓公于是就把曹沫三次战败所丢的全部领土归还给鲁国。诸侯闻知,都认为齐国守信而愿意归附。七年(前679年),诸侯与齐恒公在甄地 盟会,齐桓公从此成为天下诸侯的霸主。

齐桓公虽成为天下霸主,但依旧能够遵守礼制。桓公二十三年(前663年),山戎侵伐燕国,燕国向齐国告急。齐桓公派兵解救了燕国,接着讨伐山戎,到达孤竹后才班师。燕庄王为了表示感谢,亲自送桓公進入齐国境内。桓公说:“除了天子,诸侯之间相送不能出自己的国境,我不能对燕无礼。”于是把燕君所至的齐国领土用沟分开送给燕国,让燕君重修召公之政,向周王室進贡,就象周成王、康王时代一样。诸侯闻知后,都更加尊重和服从齐国。

三十五年(前651年)夏,桓公与诸侯在葵丘 盟会。周襄王派宰孔 赏赐给桓公祭祀文王武王的福肉、丹彩装饰的弓箭、天子乘用的车乘,而且特许桓公不用下拜谢恩。桓公本想答应,管仲却说:“为君不君,为臣不臣,乱之本也” 。意思是君之为君,臣之为臣,就是据礼而有的,如果齐桓公不遵守礼的规定,使天子不尊,诸侯也就可以效尤,也不遵守礼,那么桓公的地位也就难保了。桓公听到管仲之言而忧惧,结果还是下拜接受祭肉。桓公尊王,诸侯也得尊王,因此桓公才能“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国语•齐语》说:“诸侯称顺”。通过这次盟会,齐桓公再次确定了其中原霸主的地位。

秋天,再次与诸侯在葵丘盟会时,齐桓公脸上骄傲之色明显。诸侯见桓公如此有些人也开始离心。此时周朝王室衰微,天下只有齐、楚、晋、秦四国强盛。晋国刚刚参加盟会,晋献公便死去,国内大乱。秦穆公地处偏远,不参加中原诸侯的会盟。楚成王刚刚将荆蛮之地占为己有,认为自己是夷狄之邦。只有齐国能够召集中原诸侯盟会。因此桓公宣称:“寡人南征至召陵,望到了熊耳山;北伐山戎、离枝、孤竹国;西征大夏,远涉流沙;包缠马蹄,挂牢战车登上太行险道,直达卑耳山而还。诸侯无人违抗寡人。寡人召集兵车盟会三次,乘车盟会六次,九次会合诸侯,匡正天下于一统。过去三代开国天子,与此有何不同!我想要封祭泰山,禅祭梁父。” 而封祭泰山,禅祭梁父是只有周天子才可以做的,齐桓公以诸侯霸主的身份欲行之是一种僭越行为。管仲极力劝阻,但桓公不听。管仲于是介绍封禅之礼要等远方各种奇珍异物具备才能举行,桓公这才作罢。

四十一年(前645年),管仲去世后,桓公不听其言,任用品德不佳的易牙、开方等人。这些人专权后,开始祸乱齐国。后来,桓公生病时,他的五个儿子各自结党要求立为太子。桓公死后,为了争夺王位,齐国发生了内乱。桓公的尸体被丢在床上六十七天,尸体上爬满了蛆虫。

桓公去世后,齐国渐趋衰落。尤其经过崔杼、庆封之乱后,大伤元气,终于被贵族田氏所替代。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