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臨危不懼

臨危不懼

分享

謝安從容對險境

謝安與孫綽等人曾划船到海上游玩,正當他們玩得高興的時候,天氣突然起了變化,海風推著海浪陣陣翻湧,游船在風浪中顛簸不定。大家都害怕起來,只有謝安鎮定自若,照常吟詩唱歌。船老板看到謝安這樣膽大無畏,心理特別高興,便繼續划船。

不一會兒,風浪更急了,大家越加緊張。謝安不慌不忙地對船工說:「這樣划下去,從哪裡上岸呢?」船工說:「只能從原地上岸。」於是,船工才划船返回。大家都佩服謝安的膽量。

謝安的臨危不懼氣慨,不僅體現在自然風浪之中,而且,在政治風浪中也是這樣。

簡文帝去世以後,宰相桓溫想推翻晉室,爭奪王權,覺得謝安和王坦之都是絆腳石。在新亭(今江蘇南京市南)他的官邸,他叫謝安和王坦之到他那裡去見見面,想埋下伏兵在宴會中殺害他們。

王坦之害怕得要命,就問謝安:「怎麼辦呢?」謝安神色自然,毫不畏懼。他十分鎮定地說:「晉朝的存亡,就在於我們這次去還是不去!」

到了桓溫府上,見面之後,王坦之嚇的膽戰心驚、汗流浹背,衣服都濕透了,他雙手直打哆嗦,連記事本也倒著拿。

而謝安十分鎮靜,到了廳堂,他從容自在地坐上席位,對桓溫說:「我聽說作為王室的護衛,各地的大將都有自己的職責和道德,應該把兵力部署在邊境上嚴守疆土,建功立業,沒想到您怎麼從牆壁後面向別人捅刀子呢?」

桓溫笑著回答說:「沒辦法,我現在不得不這樣啊。」

接著,謝安與桓溫在輕鬆的氣氛中談了很長時間,桓溫最後不得不放棄了自己謀反奪權的意圖。

當初,王坦之與謝安在社會中都很出名,經過這一件事,人們就分別出了他們之間的優劣。謝安這種「驟然臨之而不驚」的大丈夫氣概,也被後人所讚賞。

沉著鎮定勝秦軍

公元三八三年,前秦的君主苻堅不聽滿朝大臣的勸告,帶領數十萬軍隊大舉進攻東晉。東晉的宰相謝安指揮八萬兵馬拒戰,在淝水(今安徽壽縣北)打了一仗,結果,秦軍的前鋒慘敗,大軍混亂不堪,苻堅也被亂箭射傷,倉惶而逃。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以少勝多的淝水之戰。在這次戰爭中,謝安表現了足智多謀、遇事鎮定的大將風度。

這年八月,苻堅發兵長安,將士共有六十多萬,騎兵二十七萬,旌旗戰鼓遙遙相望,綿延千里、他們水陸並進,浩浩蕩蕩地向建康撲來。

東晉下達詔令,任命謝安爲征討大都督,任命徐州、衮州刺史謝玄為前鋒都督,與輔國將軍謝琰、西中郎將桓尹等人的兵眾八萬人抵抗秦軍。

東晉由於弱小,面對大軍壓境的局面,京城裡的人都十分恐懼。謝玄前去向謝安問應對之策,謝安顯示出平靜自然、毫無懼怕的神色,回答說:「已經另有打算了。」接著,便不再開口說話。

謝玄不敢再問,就讓張玄再去請求指令。謝安不僅不作回答,反而命令駕車到山間別墅遊玩,而且叫親戚朋友一起去。到了別墅,他又讓謝玄與他玩圍棋賭博。謝安的棋藝一直不如謝玄,這天,謝玄由於內心恐懼,在有利的形勢下投子打劫,反而還輸給了謝安。

與謝玄下完棋以後,謝安對他的外甥羊曇說:「請你照看一下這裡。」接著,他便出去登山漫遊,到了晚上才回來。

荊州的桓沖對眼前的局勢深深地擔憂,他要求派精銳部隊三千人到建康保衛京城。謝安固執地阻攔他,說:「朝廷已經有了對付敵人的辦法,士兵武器都不缺乏,你們應該留在西邊,加強防守。」桓沖嘆息地對別人說:「謝安身居朝廷的氣量,但不熟悉帶兵打仗的方法。如今大敵臨頭,他還盡情遊玩,不停地高談闊論,只派遣一些未打過大仗的年輕人去帶兵抵抗;再加上我們的兵力不足,力量軟弱。看來,天下的結局已經可以知道了,我們將要成為外民族的俘虜了。」

就在桓沖憂慮重重的時候,謝安把各路的將領叫到家裡,交代了各人的任務,對整個戰事作了總體部署。謝石、謝玄、謝琰等將領看到謝安這樣鎮定自如、沉著應戰,心理也增強了信心,高高興興地回到各自的軍營。他們指揮大軍向淝水靠近,把人馬駐紮在八公山邊,與駐紮在壽洋的秦軍隔岸對峙。一場決定東晉天下大局的戰爭立刻就要打起來了。

當前方的戰鬥正在激烈進行的時候,謝安卻每天都在跟客人下圍棋。謝玄率領八千精兵,渡過淝水,向正在後撤的秦軍發動猛烈的進攻。結果,晉軍獲得了全面勝利,收復了壽陽。通訊兵把前線的捷報飛快地送到了謝安的手上,謝安看了一眼,又隨手把它放在座位上,沒流露出一點高興的精神,依然跟客人下棋。客人問他送來了什麼消息,他只平平淡淡地答了一句:「小兒輩已經攻破秦軍了。」

其實,從戰爭開始到結束,謝安沒有一天睡好覺。他作為全軍的統帥,比別人更加著急,更關心前方的戰鬥情況。晉軍得勝利之後,他也比別人更加高興。所以,下完棋以後,送走了客人,他回房過門檻的時候,把拖鞋上的木齒都碰斷了還不知道,因為他在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完全陶醉在勝利的歡樂之中了。

謝安能夠在緊急的時刻,從容鎮靜,指揮若定,喜憂不形於色,真可謂大智大勇。

以少勝多的奧秘

謝玄是宰相謝安的姪兒子。在淝水之戰中,謝安是全軍的總指揮,而謝玄則是帶頭衝鋒陷陣的前鋒主帥。

當秦軍的前鋒部隊占領壽陽(今安徽壽縣)之後,苻堅更加驕傲起來。他把大部隊留在項城,親自率領八千騎兵趕到壽陽,恨不得一下子把晉軍消滅掉。

謝玄先派遣龍驤將軍劉牢之帶領五千精兵對洛澗(今安徽定遠西南)的秦軍發起突然襲擊,斬殺了秦軍的將領梁成及他的弟弟梁雲。主將被殺,秦軍全面崩潰,步兵騎兵爭先恐後渡過淮河逃跑。

劉牢之又率兵追殺,活捉了梁地、王顯、梁悌、慕容屈氏等秦軍將領,還繳獲了大量的武器和物資。梁成的五萬人馬在劉牢之五千精兵的打擊下,一敗塗地,有一萬五千人喪了命。

這一勝利,極大地鼓舞了晉軍的士氣。他們認識到,號稱百萬的秦軍,其實並沒有什麼戰鬥力。於是,謝玄親自指揮主力部隊來到淝水西岸,與苻堅的軍隊隔河對峙。

秦軍在洛澗的慘敗,給了苻堅很大的打擊。他要求苻融陪他到壽陽城樓上去察看一下對岸晉軍的形勢。在城樓上,他看到晉軍的陣容整整齊齊,將士威武雄壯。又看到對面的八公山上,隱隱約約全是晉兵。其實,這是苻堅心理恐慌,看花了眼睛,把八公山上的草木看成人了(草木皆兵)。

苻堅回頭對苻融說:「這是一支十分強大的敵人,怎麼說他們弱小呢?」他頓時感到害怕起來。於是,他屯兵壽陽,在淝水邊上,嚴密防守,不使晉軍渡過河去。目的是想等他的大部隊到來之後,再進攻晉軍。

在雙方暫時相持不下的情況下,謝玄心裡卻急了。因為晉朝的兵力是秦軍的十分之ㄧ,等待的時間太長了,各路秦軍會師以後,對晉軍是十分不利的。

謝玄爲了爭取時間,盡快打敗敵人,就派人對秦軍的前鋒主帥苻融說:「您從那麼老遠來到我們的境地,卻在淝水邊上部署軍陣,按兵不動。這是長期相持的策略,而不是速戰速決的辦法。如果你們的部隊能夠稍微向後面撤退一點點,騰出一小塊地方來,讓晉軍與你們的士兵決一死戰。你我騎著馬在旁邊緩慢地行走,緩慢地觀看,不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嗎?」

苻堅的眾多將領都表示反對,說:「我們應該以淝水為阻攔,不要讓他們渡過淝水上岸來。這樣,我們兵多,他們兵少,勢必萬無一失。」

但是,苻堅求勝心切,他對眾將領們說:「我們只向後撤退一點點,讓他們過河來,然後,我們出動鐵甲騎兵,奮起攻殺。他們向前打不過我們,向後又沒有退路,必然會全軍覆沒。」苻融也認為這樣做可以。

於是,苻融就揮舞戰旗,指揮眾兵後退。可是,苻堅的軍隊一退就不可收收拾。有一位將領名叫朱序的,還故意大聲喊道:「秦軍失敗了!」士兵聽到以後,更加狂奔亂跑,再也不想停下來了。

謝玄和謝琰、桓伊等將領就率領八千精銳部隊過河去,追擊敵人。苻堅的軍隊潰不成軍,自己互相踩死和投河而死的人,遮蔽了山野,堵塞了河流。

逃跑的人聽到刮風的聲音和飛鶴的鳴叫聲,都認為是東晉的軍隊將要到來。有句成語<風聲鶴唳>指的就是這種情形。敵人拼命逃跑,晝夜不停,飢寒交迫而死的人十個之中有七、八個。

苻堅見此情景,氣急敗壞地揮舞著長劍,想壓住陣腳,阻止部隊撤退。可秦軍像湖水一樣向後湧去,一群亂兵衝來,把苻融的戰馬也衝倒了。苻融從地上剛剛爬起來,就被趕到的晉兵一刀殺死。

苻堅看到情況不妙,騎著馬拼命地逃跑,不料一支流箭飛來,正好射中他的肩膀。爲了逃命,他也顧不得疼痛,繼續單身匹馬向前狂奔,一直到了淮河以北,他才停下來歇一口氣。

在這次戰役中,謝玄這位青年的將領善於利用敵人驕傲輕敵的弱點,巧妙地製造機會和抓住機會來克敵致勝,為晉軍的勝利立了大功。

(责任编辑:瑀彤)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