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勸民為善 化心弭盜(图)

勸民為善 化心弭盜(图)

分享

據《東周列國志》記載,公元前593年,晉國飢荒,盜賊蜂起,執政荀林父非常擔憂,尋訪國中善於察盜之人,有一個叫郤雍的人非常善於測度,曾經在市井間遊走,忽指一人為盜,派人拘捕審訊,果然就是盜賊。

荀林父問:「何以知之?」郤雍說:「我觀察這個人眉睫之間,看見市中之物有貪婪之色,看見市中之人面有愧色,聽說我的到來有懼怕之色,從而判定此人乃是盜賊。」

郤雍每日可以捕獲盜賊數十人,市井悚懼,而盜賊卻越來越多。

大夫羊舌職對荀林父說:「元帥任郤雍以獲盜也。盜未盡獲,而郤雍之死期至矣。」荀林父驚問: 「何故?」羊舌職回答說:「周諺有云:『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慝者有殃。』恃郤雍,一人之察,不可以盡群盜,而合群盜之力,反可以制郤雍,不死何為?」意思是,一個人連深淵裏的魚都能看清楚是不吉利的;聰明的都可以判斷誰隱藏了甚麼東西的人,必定會為人所怕,那麼他就會很危險,依賴郤雍一人的明察,不能夠盡獲群盜,然而群盜合力卻可以反制郤雍,郤雍的死期就要到了。

不到三日,郤雍偶然間獨行到郊外。群盜數十人,合而攻之,將郤雍殺害。荀林父聞訊後也憂憤成疾而死。

晉景公聽說羊舌職有先見之明,便把他召來問到:你對郤雍一事預料得非常準確,然而如何息盜你有無良策呢?」

羊舌職回答說:「夫以智御智,如用石壓草,草必罅生。以暴禁暴,如用石擊石,石必兩碎。故弭盜之方,在乎化其心術,使知廉恥,非以多獲為能也。君如擇朝中之善人,顯榮之於民上,彼不善者將自化,何盜之足患哉?」羊舌職認為,用智御智,就像用石頭壓草,草還會從縫隙中生長出來;而以暴禁暴,則又如同用石頭去打擊石頭,則兩敗俱傷,兩塊石頭都會破碎。因此,治理盜賊的根本方法應該是對盜賊進行正確的引導,使他們有廉恥之心,不再去做鼠偷狗竊之事。如果君王能在國內推行選賢授能政策,使百姓中有仁德的人處於上位,沒有仁德的人積極進取,那麼,那些誤入歧途的人必然會改邪歸正。

景公又問曰:「當今晉國誰是善人,你不妨推舉一人。」

羊舌職曰:「無如士會。其為人,言依於信,行依於義;和而不諂,廉而不矯;直而不亢,威而不猛。君必用之。」士會即范武子,羊舌職稱讚范武子言而有信,遵守道義,與人和睦而不諂媚,正直廉潔卻不違反常態,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所以極力推薦。

等到士會平定赤狄凱旋回朝,晉景公就任命士會代替荀林父。而且加封太傅之職,改封於范,士會成為范姓之祖,即范武子。他將緝拿盜賊的科律條文全部廢除,專以教化勸民為善。於是奸民都逃奔到秦國去了,盜賊銷聲匿跡,晉國大治。

晉國兩次治盜,方法不同,結果迥異,何也?老子曰:法令滋章,盜賊多有。民不重德,才是亂而不治的根本原因。以嚴刑苛法使人畏懼,無異於揚湯止沸,如果利誘多於畏懼,人人鋌而走險,生死不怕,法令滋章,反而弄巧成拙。荀林父、郤雍治盜失敗的原因就在於此。君子務本,范武子看到了問題的本質,他自己有君子之風,以身作則,對百姓則修德崇禮,教化勸善,使人知廉恥,守禮義,採用的是釜底抽薪的良方,因而晉國得以大治。

話說荀林父用郤雍治盜,羊舌職度郤雍必不得其死,林父請問其說。羊舌職對曰:「周諺有云:『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慝者有殃。』恃郤雍一人之察,不可以盡群盜,而合群盜之力,反可以制郤雍,不死何為?」未及三日,郤雍偶行郊外,群盜數十人,合而攻之,割其頭以去。荀林父憂憤成疾而死。晉景公聞羊舌職之言,召而問曰:「子之料郤雍當矣!然弭盜何策?」羊舌職對曰:「夫以智禦智,如用石壓草,草必罅生。以暴禁暴,如用石擊石,石必兩碎。故弭盜之方,在乎化其心術,使知廉恥,非以多獲為能也。君如擇朝中之善人,顯榮之於民上,彼不善者將自化,何盜之足患哉?」景公又問曰:「當今晉之善人,何者為最?卿試舉之。」羊舌職曰:「無如士會。其為人,言依於信,行依於義,和而不諂,廉而不矯,直而不亢,威而不猛。君必用之。」及士會定赤狄而還,晉景公獻狄俘於周,以士會之功,奏聞周定王。定王賜士會以黻冕之服,位為上卿。遂代林父之任,為中軍元帥,且加太傅之職,改封於范,是為范氏之始。士會將緝盜科條,盡行除削,專以教化勸民為善。於是奸民皆逃奔秦國,無一盜賊,晉國大治。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