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击壤歌》里辨善恶(圖)

《击壤歌》里辨善恶(圖)

【新三才首發】以前以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句话是近代社会的一句民间俗语,描述田园生活的自然惬意,由此我也很向往“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的生活。后来读《诗经》让我意外地发现这句俗语可不俗,这是《诗经.击壤歌》里的一句,就凭这个出处,任凭是一句什么话也足可登大雅之堂了!

《诗经》中有“王官采诗”的说法,其中“风、雅、颂”三大分类中的“风”,就是前往十五个地区采集来的民间歌谣,而“风”相对的为“雅’,”雅”即为在高位者所听的,简单的说就是宫廷音乐了。相传帝尧在位时,官员到民间探访采集民间歌谣以了解民情,看到了几位老人边击壤边唱歌,记录下来。《击壤歌》应为最古老有记载的民间歌谣,它的全文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套用现代人的说法意思就是:“每天早上我便起来耕作,到了日落就回家休息。我自己挖掘井汲水喝,自己耕田种地以收成为食,我自食其力过我的日子,至于帝王有何才干、帝王的施政对我有何恩惠可言,干我什么事呢!”

诗歌反映了帝尧时代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农民只需自食其力的劳作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好就可以了,既没有自然灾害也没有社会动荡,甚至没有统治者的行政干预扰民,以至于人们都意识不到这么良好的社会秩序本身就是帝尧治国有方的结果,最终忘却了帝尧的存在。这是真正的德政,只为天下苍生默默的付出,却连一声赞许都不为自己争取。

也许这种做事原则、为政之道会被现代社会的人们认为是傻子当官。所以专门有些人只为自己谋权牟利,毫不为他人负责,对于名声却又在乎得不行。就像郭德刚相声里说的那样:“有困难要帮,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帮!”那帮人完全成了给自己树碑立传的阴谋诡计,害了人还要骗得人家感激涕零,此含灵巨贼也!举个例子,有的官员贪污腐败,不作为或滥作为,老百姓生活捉襟见肘,在最困难的时候,比如过年过节了,领导亲自带队,拎上几桶油、拿个红包里边封几百块钱送到困难群众家里,还得让人家连连道谢,跟随的记者不失时机地拍照录像,然后给领导大肆在报纸电视上宣传吹嘘。

说来是人类社会的悲哀:坏人因为狡猾而被人称颂,暴政之下的伪善却被人感激。自认为看透世态炎凉的聪明人因此选择从恶如流,带动着社会堕落还觉得自己也很无辜。愿人间多几双慧眼,能够识别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能够关注那纯朴无闻的善良,能够珍惜那大道无形的德政,能够体味安然自在的帝尧时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帝力于我何有哉!帝力于我何有哉      !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